主页 > 动物世界 >

海豚湾,悲情的海豚湾

2010-11-10 15:00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不是所有的微笑都带来快乐,如果你看到一只海豚在微笑,就意味着几千只海豚已经被杀死。
  可这不是耸人听闻。2010年6月,获得第8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反映海豚在日本被屠杀的悲惨命运的电影《海豚湾》在日本禁映。而此时,东京街头出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美国老人,他背着液晶屏播放《海豚湾》,为了拯救海豚,他已付出了30年的奋斗和3个伙伴的生命……
爱的觉醒
  1955年,17岁的海军士兵奥巴瑞正站在太平洋舰艇上望着苍茫的海水思念亲人,一只海豚跃出水面,冲着他微笑,还发出美妙的歌声,旋转了两圈优美地潜入水里。奥巴瑞觉得海豚的微笑神秘而慈祥,就像母亲,令他迷恋,在百无聊赖的航行中,寻找海豚的身影,成了他最快乐的事。
  次年的圣诞节,他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带上母亲和弟弟去迈阿密水族馆游玩。在那里,他将关在水池里微笑的海豚看了个够,还看了海豚表演顶球,他对妈妈说:“退役后我一定要到这里工作。”
  5年之后,奥巴瑞愿望成真,当了一名海豚驯养师。一只叫凯西的母海豚最叫他怜爱,它不仅尾巴舞得优美,还会将奥巴瑞抛上抛下,甚至只要他走进场馆,就跳出来,和他打招呼。由于表演场场爆满,吸引了更多投资商的注意。1964年,由奥巴瑞和海豚们主演的节目《海豚美眉》开播。海豚们在电视中能惩罚罪犯,拯救生命,尤其是凯西,俘获了无数观众的心。节目热播了4年,也令奥巴瑞名利双收。
  1970年,从印度旅行回来、开着新保时捷的奥巴瑞,雄心勃勃地想自己开水族馆赚大钱,打算去捕更多海豚。动身前,一个同事告诉他,凯西很不对劲,让他去看看。
  此时凯西已经退休,被安置在水族馆外一个狭窄的水箱里。时隔一年,她仍然认识奥巴瑞,双眼牢牢盯着他。奥巴瑞下水想和她嬉戏,但凯西游向他的怀里,和他对视,突然停止呼吸,径直沉了下去,再也没有浮上来。奥巴瑞的心犹如被重击了一般,喘不过气来。当凯西被捞上来时,他震惊地看到,它至死都保持着微笑的面孔。生命尽头的凯西为什么还微笑?他就这个问题去请教海洋生物专家。
  专家告诉他,海豚只会微笑一种表情,且对凯西尸体的解剖表明,她是自杀。因为海豚每一次呼吸都是有意识的,当它自动关闭鼻孔,放弃呼吸,就能自己死亡。由于水箱活动区域太小,过滤系统噪音太大,而海豚声纳系统极为敏感,噪音会让她产生极大的精神压力,凯西才会自杀。
  原来,凯西不是为见他最后一面,而是要当着他的面自杀!原来,它不是为接近人类而保持微笑,更不是喜欢当小丑,而是因为它只能微笑!奥巴瑞难过不已,更是万分愧疚,过去的几年,他一直骄傲于海豚们的温驯,骄傲于自己能为观众们带来快乐,骄傲于他赚得盆满钵满,却完全没想到海豚们微笑的背后,隐含着巨大的痛苦和绝望。
  同时,迈阿密水族馆的其他海豚都出现了严重的胃溃疡,以致于驯养师不得不给它们服用大量的抗氧剂和胃泰美,原因也是噪音。
  奥巴瑞找到水族馆老板,要求他改善海豚生存环境,停止海豚表演,但却遭到嘲笑和谩骂。凯西临终前的眼神不断在他脑海里闪现,他想起2年前曾在佛罗里达海域亲手捕获过一只叫布朗的小海豚,且为了利益毫不犹豫将它卖给了达比米尼群岛的一个海边实验室。
  强烈的内疚和悲愤感使奥巴瑞作出一个看似疯狂的决定,他乘飞机赶往达比米尼群岛,租了一条小船趁黑夜靠近实验室,想要释放布朗。实验室亮如白昼,几只海豚无精打采地游动着,他这才想起,实验室的人轻描淡写地说过,海豚的大脑由完全隔开的两部分组成,当其中一部分工作时,另一部分充分休息,而研究方式竟然是让海豚终生不眠!
  奥巴瑞偷偷潜下水去,打开闸门,想诱导布朗带领同伴游出来回归大海。可恰逢涨潮,海水倒灌进水池里,不仅海豚不能往外游,奥巴瑞连同小船也被冲向实验水域。
  他被发现了,实验室控告他恶意侵犯财产,结果被判入狱,因此度过了人生中最不自由,却安静思考的7天。他不仅认识到,海豚的微笑是自然界的谎言,更意识到,因为《海豚美眉》的热播,让水族馆如雨后春笋般在美国建立,是他对海豚世界犯下了的不可饶恕的罪过!他要赎罪!
冒死拯救
  出狱后,奥巴瑞骤然改变自己建水族馆的打算,而是到各水族馆前进行演说,叫人们不要去看海豚表演。由于影响了别人发财的机会,奥巴瑞多次被控告入狱。当他发现公开的阻止不能凑效时,便前往世界各地的海豚围捕场,偷偷剪断铁丝网释放海豚,以切断水族馆的海豚供给。
  上世纪70年代末,奥巴瑞变卖所有家产,成立“海豚保护协会”,联合其他海洋生物保护者到各地游说,劝说政府立法保护海豚。他本有4个最得力的兄弟,但90年代初,有两人死于非洲渔民的追杀,还有一个在日本惨遭毒手。
  残酷的现实,逼迫奥巴瑞将自己锻炼成超级侦察兵和潜水高手,四处寻找和摧毁海豚围捕场。2003年,他来到日本太地町,通过可靠的消息渠道得知这个不到3000人的渔村,竟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豚供给中心。
  奥巴瑞打扮成一个女游客,选择9月份来到太地町,因为这时是开捕节。太地町位于临近太平洋海边高耸的悬崖上,风光迤逦,是海豚繁殖的重要场所。而这里的交通标志、房屋建筑也都以海豚雕塑为装饰,看上去对海豚十分友好。
  9月1日,渔民聚在一起喝酒狂欢。仪式结束后,他们来到太极湾,这里三面都是悬崖绝壁,是一个天然的围捕场。为了阻止外人进入,海湾四周布满带刺的铁丝网和像剃刀一样锋利的栅栏,只留下两个狭小的入口供渔民出入,门口还布满了警卫和警犬。奥巴瑞只能从远处潜水偷看。
  只见渔民们驾船到海豚栖息海域,围成圈不断敲打金属棒,巨大的噪音让惊慌失措的海豚们成群结队被驱赶到狭窄的太极湾里,随后被油布切断退路。接着,来自世界各地水族馆的驯养师被允许进入,挑选那些年轻美丽、唱歌又好听的母海豚。奥巴瑞知道,上等的海豚一只可以卖到9万英镑,最差的也可以卖到5000英镑。一只只日本海域独有的宽吻海豚被运走,而等待它们的则是凶多吉少的命运。
  让奥巴瑞更为揪心的是,渔民们并没有打开围栏,放走余下的海豚,还在继续敲击金属管,直至海豚筋疲力尽。他不知道他们还想干什么。夜幕降临,灯光下,最惨烈的事情发生了:渔民们高举起铁毛刺,毫不留情地刺向那些被困住的海豚。悲鸣声四起,海水渐渐变红,奥巴瑞泪水横流。他知道海豚要3到5年才怀胎一次,一次长达12个月,所以海豚是海洋中出了名的父母情深的动物,母海豚要将小海豚养大才离开,不管小海豚遇到什么危险,都不离不弃。显然渔民们也了解这一点,他们先刺杀小海豚,引母海豚过来,然后轻而易举地将其杀掉,再杀掉伤心的父亲。
  奥巴瑞痛彻心扉,可他不能强行去拯救,如果在这个国家被抓,意味着他在保护海豚这一事业上要永远出局。他克制不住地慢慢潜近,冥冥中,一只小海豚好像知道他的到来,奋力想跳过岩石和围网,但是渔民们的矛刺来得更快,它喷出鲜红的血,挣扎了几下沉了下去……海豚的悲鸣声渐渐从有到无,海风带来浓浓的血腥味,还有渔民的笑谈,吹得他一阵阵战栗,灯光下,海豚的尸体在浮上浮下。
  第二天,渔民们再次来到海湾,将海豚的尸体打捞上来,进行切割,然后与涌来的海鲜商贩交易。原来,太地町满街的寿司店卖的都是海豚寿司,而在东京各大超市,海豚肉会被贴上鲸鱼肉的标签出售,因为食鲸是这个国家的传统。而每只海豚切割下来的肉,至少能卖到330英镑。
  这才是大规模捕杀海豚的真正原因。而此前,日本官方在海洋保护会议上声称,海豚影响了日本渔业发展,捕杀海豚是用来研究,他们每年最多只捕杀2000头,而且捕杀技术不会令海豚痛苦。
  可仅仅一晚,奥巴瑞亲眼所见被杀的海豚至少400条,而捕杀季要到次年2月才停止,这是巨大的谎言和骗局!奥巴瑞下决心揭开这一血幕。此后他又多次潜入太地町,偷拍到许多血腥镜头。经详细调查,在太极湾,每年被捕杀的海豚竟然多达23000头,这比官方宣布的10倍还要多。
  2005年冬天,在一个海洋哺乳动物专家座谈会上,奥巴瑞抱着一只冒死从太极湾带回的小海豚尸体标本进入会场,想借机戳穿日本代表的谎言。可关键时刻,他登台发言的机会被取消,因为就连这次会议的资金都是来自对哺乳动物的捕杀。经济利益再次挡住了拯救之路,奥巴瑞万分沮丧,好在这时有一个人对他偷拍到的照片产生了兴趣,这人是美国《国家地理》前摄影师、电影人路易·皮斯霍斯。
  皮斯霍斯也是海洋保护协会的成员,他对于奥巴瑞讲述的日本秘密海湾的海豚屠杀,十分震惊,表示要去看一下。
揭露真相
  奥巴瑞随后高兴得知,皮斯霍斯是要将这一暴行拍摄成纪录片,公之于众。可要到一个保护血腥捕杀的地方去拍摄,何其危险。好在皮斯霍斯能量极大,三个月内就组织到好莱坞的电影道具高手、世界潜水冠军、社会活动家和侦查专家等,同时还准备了军用的无热源高清摄像机、迷彩服等。他计划将摄像机伪装成岩石,放到水底下进行拍摄。
  同年9月,这支精干的“特种部队”伪装成采风团到达太地町。但从第一天起就受到监控,总有便衣警察尾随,渔民组成的巡逻队也不准他们靠近太极湾半步,所有的行动都只能在夜色的掩护下进行。此时奥巴瑞年近七旬,为了能将七大箱摄像设备准确地装到太极湾水面下,他不顾高龄,带领世界潜水冠军,一趟一趟地在漆黑的夜里潜入深海。
  冷风过境,屠杀又开始了,摄影队在距离很远的悬崖上,看不到惨烈的场面,但一声声凄厉的悲鸣划破天际,猩红的海水慢慢扩散到脚下。该要有多少鲜血,才能染红这一大片海域啊,摄影队的“十一个罗汉”个个泪如雨下。
  他们获得许多非常珍贵的画面,但这些录像带要及时送出日本国境,因为他们住的旅馆不断遭到盘查。找谁送录像带最不受怀疑呢?奥巴瑞又主动请缨。于是他扮成一个老女人,穿着厚厚的毛衣,脚蹬女士皮鞋,将录像带藏在胸前,先坐汽车,再坐火车,再转公交,到神户、赖川等地,去找联邦快递在日本的分部,请他们将片子送到美国。从9月到次年2月,奥巴瑞这样不断地倒车,来回数十趟。
  之后摄影队又多次出动,拍摄到渔民与驯养师们讨价还价,又将海豚肉伪装成鲸肉送到超市里和餐桌上。日本校园天真烂漫的孩子,如何将海豚肉当做鲸肉吃掉。摄制组甚至还请科学家提取海豚DNA,发现肉里汞含量非常高,而汞一旦进入人体就无法排出,对神经伤害非常严重。
  可在纪录片进行后期制作时,皮斯霍斯认为最血腥的东西不能出现在银幕上,不能反复表现海豚如何悲惨死去,不能在影片中营造太多令人沮丧的氛围,而应该让观众从悲伤中产生思索和力量。结果40个小时的血腥镜头被剪辑成17分钟,随后又艰难地剪辑成只剩下3分钟,奥巴瑞捧起那些被剪辑掉的录像带,哭了一场又一场。
  随后他担任整个纪录片的讲述者:“人类脑的重量跟身体的比重是1:21,海豚是1:17,他们是所有动物中最接近人类智慧者。他们只微笑,会唱歌,会跳舞,爱亲人……”
  2009年,命名为《海豚湾》的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纪录片,出现在奥斯卡评委的面前,只见画面上先是碧蓝的海水,然后海水开始变红,镜头推近,鲜红的海水下面是数千只被追赶的海豚,一只海豚宝宝朝着镜头游过来,它身后跟着长长的铁叉,它被刺中后疼得跃出水面,激起血色的浪花,落下来,又被刺中,它悲鸣,铁叉接二连三落到它身上……
  评委们被震撼了,他们感觉到语言的苍白,只有泪水是最好的表达。结果他们一致投票,给与它最佳纪录片的荣誉。随后皮斯霍斯站到了领奖台上,他高举这奖杯,哽咽着说:“直到人们停止对海豚屠杀的那一天,我才是真正地领奖。”
  《海豚湾》一经播出就成为美国纪录片票房冠军,在世界各地影院也带来无言的眼泪和诚挚的掌声。人们不仅知道了发生在日本秘密海湾里的血腥屠杀,更气愤于他们对外界的谎言。澳大利亚一个跟太地町保持多年友好关系的城镇宣布与其断交,一些海洋生物保护者强烈要求关闭太极湾。
  迫于舆论压力,日本电影商于2010年6月引进《海豚湾》,然而,由于国内反对势力作梗,该片始终无法上映。奥巴瑞第一次如此近接近成功,他不想放弃。2010年6月24日,他身背大大的液晶屏,出现人潮汹涌的东京街头,顽强地播放《海豚湾》。
  渔民冲击他,警察包围他,他艰难前行,背上的画面让东京市民触目惊心:原来自己吃的竟是海豚肉,还含有汞金属;才知道海豚的平均寿命只有两年;才知道每年死在日本海沿岸的海豚不是2000条,而是上10万条!
  他们深感耻辱,深知被逐利的渔民蒙蔽,开始自发保护奥巴瑞。由于国内民众态度的转向,2010年7月3日,《海豚湾》终于在东京等地公映成功。
  如今,奥巴瑞依然在战斗,他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彻底结束对海豚的无情屠杀。他从未料到,因为孤寂的太平洋里一只海豚的微笑,他的人生会如此地跌宕起伏,他情愿没看到那只海豚的微笑,也情愿海豚永远不要对人类微笑。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