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动物世界 >

新西兰官方发言人是只大鹦鹉

2010-11-18 15:14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2010年1月14日,新西兰总理约翰·基正式任命了一位新的政府官方发言人——一只名叫赛洛克的枭鹦鹉!去年,它曾经因为硬要与摄像师的头发交配,而网络爆红!为什么这只骑到人头上的枭鹦鹉被任命为“政府发言鸟”?针对这点,总理约翰·基说:“赛洛克在全世界都拥有粉丝,希望它能大声地讲出有关环境的议题,激起人们的环保意识。于是,赛洛克遍布全世界的粉丝都在关注一件事:鸟嘴里将讲出怎样的人话,而这人类的语言又将怎样说出动物们的心声……
发情鹦鹉,色胆包天
  新西兰号称“世界最后一块净土”,可是即使如此,人类社会的足迹还是不可避免地给自然界带去了负面影响,很多新西兰的独有生物开始面临濒危的处境。2009年初,英国动物学家马克与作家史蒂芬准备共同拍摄纪录片《最后一眼》,记录下这些濒危生物的生活状态,给人们敲响警钟。到了8月份,他们转战新西兰南部白垩岛,开始追踪新西兰特有的、全球仅存124只的“枭鹦鹉”。
  世界上共有300余种鹦鹉,不过从哪方面看,枭鹦鹉都可算是鹦鹉家族的另类。差不多所有的鹦鹉都是白天活动,只有枭鹦鹉在夜间活动;迅敏的飞行是所有鹦鹉的特性,枭鹦鹉却不会飞;鹦鹉一般都成群活动,枭鹦鹉却是独行侠;一般的鹦鹉都很聒噪,像小孩子一样自恋而且喜欢引人瞩目,可是枭鹦鹉却异常隐秘无声,它们就像是神出鬼没的夜游神,低调、神秘、独来独往,难觅行迹……
  马克和史蒂芬为了追寻枭鹦鹉可谓煞费苦心,他们白天检查枭鹦鹉可能栖息的地洞,晚上带着夜视镜四处巡查。由于枭鹦鹉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麝香气味,马克还特意带来了一只引导犬露露。第三天下午,露露就突然在一片草丛中停下了,一直叫个不停。马克轻轻拨开草丛,里面果然隐藏着一个地洞,那里极有可能是一只枭鹦鹉的门户,说不定就有一只枭鹦鹉在里面呼呼大睡。马克丢给露露一块骨头,让它安静下来,然后就和史蒂芬蹲守在洞口旁,一直到太阳落山。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夜深人静,月上梢头,洞口里面突然传出了一阵细碎的声音,马克和史蒂芬睁大了眼睛,就在不期然之间,一个酷似猫头鹰的大脑袋突然从洞口拱了出来,接着出现的就是它柔软的绿色和棕色条纹羽翼——这绝对是一只罕见的野生枭鹦鹉!
  马克和史蒂芬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惊动这只枭鹦鹉,可是这只枭鹦鹉却似乎压根儿没把这两个人放在眼里。它大摇大摆地走到马克和史蒂芬眼前,甚至还瞪了露露一眼。
  马克感觉好笑极了,他瞅准时机,一把按住枭鹦鹉,给它戴上了无线电讯号发射器,史蒂芬则端起摄像机,抓拍珍贵的画面。就这样,这只憨态可掬的枭鹦鹉被确定为马克和史蒂芬跟拍的对象,他们给它取名赛洛克。
  马克和史蒂芬跟拍赛洛克的饮食起居,赛洛克完全不以为意,它就像是天生的明星,完全习惯闪光灯下的生活。不过马克和史蒂芬最希望能拍摄到的是赛洛克交配的画面。因为枭鹦鹉交配的场景极其壮观而罕见。一般的鹦鹉通常会形成亲密而长久的伴侣关系,而雄性枭鹦鹉却要聚集在“表演场”通过竞争取得交配权,交配完成,雌雄关系即告结束,枭鹦鹉们即刻恢复单身生活。而且枭鹦鹉并非每年交配,而是隔二三年等待它们喜欢的一些特定树木大量开花结果时才交配,聪明的枭鹦鹉用计划生育的办法来控制数量,保证抚育后代所需的能量摄取。
  10月,正值枭鹦鹉发情期。一天傍晚,马克和史蒂芬又来到赛洛克洞前,这次他们还带来了一个有趣的朋友——一只趴在遥控坦克上的仿真雌性枭鹦鹉。马克一按遥控器,“枭鹦鹉女郎”就乘着坦克风情万种地向赛洛克的洞口开去。马克想测试一下长期独居的赛洛克是不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可是没想到,赛洛克在洞口探出脑瓜,对着“枭鹦鹉女郎”凝视良久,竟然表现得毫无兴趣。
  马克和史蒂芬无厘头的实验暂告失败,可是就在马克俯身准备拾起坦克的那一瞬间,赛洛克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洞了!胖胖的它身手矫捷,一下子就跃上了马克的头。然后激动、兴奋乃至狂乱地竖起翅膀,扭动身体,做出了交配姿势!白垩岛上的雌性枭鹦鹉太少了,赛洛克孤独太久了,以至于受到了一丁点刺激,就把马克的头发当成了雌鹦鹉,尝试与其交配!史蒂芬捧腹大笑,可是也没忘了用摄像机把一切记录下来,他一边拍摄一边大声调侃:“赛洛克喜欢你的头发胜过模型鹦鹉,因为至少你是热乎乎、活生生的!”
明星鹦鹉,政府代言
  赛洛克在马克头上闹腾了许久才安分下来,这次奇遇让马克和史蒂芬很兴奋,他们马上把这段视频传到了YouTube网站。他们的用意不仅仅是引观众一笑那么简单,这段视频虽然可笑,但也可悲——枭鹦鹉赛洛克先生明显没有得到应有的“性福”,原因正是枭鹦鹉种群过于稀少、濒临灭绝!
  赛洛克好色发狂的搞笑视频一登上网路,就吸引了数十万网友的点击,使得塞洛克一举爆红。一时间,全球的热心人都在搜索“什么是枭鹦鹉”、“它为什么濒临灭绝”,也有很多人提问或者思索:“我们能做些什么?”
  就在马克和史蒂芬继续奋战在白垩岛艰苦的环境中的时候,11月,史蒂芬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新西兰总理约翰·基的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您和您的工作伙伴,以及枭鹦鹉赛洛克先生能抽出时间和总理会晤。”史蒂芬扑哧一声笑了,他认为这绝对是网友在恶搞——像这样的电话他已经接到了无数。
  可是对方似乎对史蒂芬的轻视感到不解和愤怒,他简短地说:“请安排好档期,致电总理办公室约具体时间!”史蒂芬愣了,他将信将疑地拨通了总理办公室的电话,电话那边是一个专业而且甜美的女声:“哦,枭鹦鹉赛洛克的事情我知道!总理想要聘请赛洛克为新西兰官方发言鸟!”
  史蒂芬有点不知所云了,只听说有政府发言人,何曾听过政府发言鸟?就算鹦鹉会说人话,那也只是鹦鹉学舌而已啊!新西兰政府太无厘头了,怎么会开这么荒诞的玩笑!
  即便心存疑虑,马克和史蒂芬还是马上带着赛洛克赶到了惠灵顿。在那里,总理风趣地说:“我们都知道鹦鹉的鸟嘴里能讲人话,可是我更希望听到赛洛克通过人类的语言说出动物们的心声。赛洛克已经吸引了那么多的视线,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通过它关注我们的环保事业和环保经济。不过,在正式宣布这一任命之前,赛洛克应该学会说点话吧。它作为官方“发言人”,可是靠口才吃饭的!”
  马克和史蒂芬终于明白了总理的用意,总理是想通过赛洛克让全球民众关注新西兰,关注濒危动物,尊重生命,尊重自然!
  召开记者会发布消息的日期暂定在2010年1月,接下来马克和史蒂芬的任务就是用仅剩的时间教会一直沉默寡言的赛洛克开口讲话!人工饲养的枭鹦鹉本来就少之又少,从来没有人尝试教枭鹦鹉开口,他们能成功吗?
  马克向训鸟师讨教绝招。训鸟师说鹦鹉对清脆悦耳的女童的声音特别敏感,于是马克就让自己的女儿录了一段声音:“嗨,我是赛洛克!”每天在赛洛克耳边反复播放。有时候还会让女儿亲自开口,每说一句就当着赛洛克的面奖励女儿一粒坚果,意思是只要说话就有甜头。可是直到小女儿哭着说再也吃不下了,赛洛克也没有开窍。
  正当马克和史蒂芬一筹莫展之际,一天早晨,在洗手间洗漱完毕的马克抬起头,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不知何时,赛洛克离开了自己的小窝,跑到洗手间来了,它站在镜子面前,好奇地盯着镜子,学着马克的样子搔首弄姿。大概是第一次看到镜子这种神奇的景象,赛洛克不断地注视自己在镜中的影像,转动身体从各个方向观察自己,而且还不停地变换各种角度看个没完。
  史蒂芬看着赛洛克的样子忍俊不禁,可是马克却若有所思——赛洛克对镜子表示出如此大的兴趣,说明它从未对自己或者同类有清楚的认知,换句话说,孤独地生活在白垩岛上的赛洛克,很少与同类交流,也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有怎样的潜能。如果它知道了枭鹦鹉是能够讲话的,如果它善于模仿的本能被激发出来,那情况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为此,马克和史蒂芬设计了一个实验,他们在客厅里立起一面大镜子,只要赛洛克走到镜子前面搔首弄姿,马克就按动录音机开关,播放出女儿的声音:“你真帅!”这样可以让赛洛克误以为是镜子里的那个枭鹦鹉在讲话,它就有可能自然而然地进行模仿!
  就在实验进行的第七天,正当陪赛洛克玩镜子游戏的史蒂芬恹恹欲睡之时,突然听到了一个怪异的声音:“你真帅!”那声音明显不是来自录音机,史蒂芬连忙把赛洛克抱离镜子,重新试验,果然,当赛洛克执拗地回到镜子前面,镜子里的那只枭鹦鹉一出现,赛洛克就张嘴说:“你真帅!”
  史蒂芬激动得跳了起来!赛洛克张嘴说话了,总理交代的任务完成了,它将成为一只真正的政府发言鸟!
环保大使,出奇制胜
  2010年1月14日,新西兰总理约翰·基召开了别开生面的官方发言鸟委任记者会。一时间,会场内记者挤破了门。大家都知道鹦鹉会说话,可是没人听过新西兰国宝枭鹦鹉说话,更没听过枭鹦鹉还能替官方代言。
  记者会开始了,新西兰总理语重心长地说道:“赛洛克在全世界都拥有粉丝,它应该成为新西兰的官方发言鸟。塞洛克可以大声讲有关环境保护的主题,人们将渐渐通过它意识到自然界在发生什么,塞洛克可以让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濒危物种的保护上来……”
  接下来,主角登场了,枭鹦鹉赛洛克先生优哉游哉地从地面上走了进来。看到枭鹦鹉又胖又笨不会飞只会走的样子,记者们哄堂大笑。主持人大手一挥指向赛洛克:“下面请官方发言人赛洛克先生就职发言!”镁光灯闪个不停,赛洛克有点紧张。马克和史蒂芬更是手心出汗。他们用了整整一个月训练赛洛克说:“保护环境,保护我。”可是现在赛洛克只是无辜地望着大家,只字不语。这时候,一个记者站起来调笑说:“难道官方发言人根本不会发言吗?”就在这一刻,马克灵机一动,他在台下突然举起了一面镜子,对准了赛洛克。赛洛克一看到镜中熟悉的枭鹦鹉,马上张嘴说了一句:“你真帅!”提问的记者顿时开怀地笑了起来。
  马克瞅准时机,上前一步喂给赛洛克一份美味食物,于是赛洛克心满意足地按照原定计划说:“保护环境,保护我!”场内沸腾了,笑声鼓掌声不断。
  人们都以为任命赛洛克做政府官方发言人不过是走走形式,没人想得到这个官方代言人还真的有具体的工作职能。2010年1月底,新西兰的一家能源公司在新西兰南岛采煤时,一位矿工意外地发现了一种稀有的蜗牛。为此,公司紧急停工,全社会都在讨论该怎样处理这一紧急事件——是照原计划进行采煤,还是耽误两年之久,浪费近千万美元绕道掘进?一时间各种声音甚嚣尘上。
  为此,新西兰总理特命赛洛克出面解决这一纠纷。经过一周的筹备和安排,赛洛克就职后又一次召开了发布会。发布会的开头是一段以赛洛克为主角的卡通片。片子讲述了几千年前,枭鹦鹉是新西兰名副其实的主人,直到1000年前,毛利人来到了新西兰,结果,枭鹦鹉沦为了“生态难民”……现在,如果继续开采,蜗牛就失去了家园。片子的最后,出现了枭鹦鹉声音:“为蜗牛绕道。”
  当记者们感慨万千,为环境的破坏和珍稀动物的濒危感怀的时候,赛洛克突然来了一句:“我讨厌老鼠!”顿时,大家笑作一团。最终,这家能源公司决定停止在那一区域作业,选向另一个方向掘进。并宣布:“我们的决定是出于对弱小和濒危生物的尊重——为蜗牛让路,就是给人类开路。”
  公路改道,蜗牛不必搬家了,它们真应该感谢赛洛克先生。不过发言鸟赛洛克做的还不止这些。中国有句流传了上千年的俗语“管天管地管不着人拉屎放屁”,可是新西兰政府决定向农民征收牛羊的“打嗝儿税”、“屁税”及“污物税”,以控制对大气的污染。这项政策看似十分荒诞,遭到了牛羊养殖户的反对,甚至被全世界嘲笑。在这个时刻,总理决定再一次派出赛洛克先生。
  这次赛洛克使出奇招,在马克和史蒂芬的帮助下,它拖着一盆臭烘烘的鸟屎上了台,这时候ppt上出现了一系列惊人的数据:粪便污物排放出的臭气中含有大量甲烷,而甲烷会损害地球臭氧层,由此可加速地球升温。新西兰总人口约400万,而饲养的羊数则为总人口的近10倍。新西兰家畜排放的温室气体占该国内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55%,这一指标在发达国家名列前茅。接着,赛洛克先生从马克手里的铜盆里叼出了一枚硬币,然后滑稽地说:“一泡屎,一分钱!”
  赛洛克生动的宣传帮助政府加快了这项环保政策的实施,枭鹦鹉赛洛克也成了新西兰乃至世界响当当的人物。不过,马克和史蒂芬是不会忘记另一件头等大事的——等到下次春暖花开,枭鹦鹉交配的时节,他们一定要把赛洛克送回白垩岛,让它回归自然,加入到其他同类的交配狂欢之中。
  现在,最让新西兰人民开怀的是:枭鹦鹉是个长寿种族,有的甚至能活到80岁,人们都愿意相信赛洛克先生的官方发言人生涯还会有很长的任期,它一定还能做更多的实事。赛洛克先生平凡的鸟嘴能张口说出人类的语言,可是这用人类语言表达的字字句句却又是动物的心声。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