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风雨人生 >

一个台湾富二代的荒诞人生,昨天是富豪今天是

2010-10-13 10:08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金钱可以使你上天堂,也可以送你下地狱。


白鹭


有人可以一夜暴富,也有人会一夜之间变成穷光蛋。在台湾就有这样一个“富二代”,他叫杜亨明,原本是台湾酱料王国赤牛集团的继承人、名副其实的豪门小开,可发生在他身上的遭遇就像一部讽刺小说:他曾身价数亿,过着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令人惊奇的是,近日他却因在一家大卖场行窃区区85元(新台币)的一块蛋糕而被捕。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又是什么原因致使亿万富翁变成了窃贼?
家族内讧,一夜暴富
提起台湾的老字号沙茶酱,就不得不说起赤牛这个品牌。五十年前,创办人杜象白手起家在高雄市设厂生产冬菜调味料,后来还创立了几个品种的沙茶酱,在台湾的沙茶酱市场占领了一席之地,成为当地有名的富商之一。
杜象共有三个儿子,各有所长,选谁当继承人成了让他头疼的难题。身为老大的杜继生时常压制两个弟弟,而年轻气盛的老三杜耀祖则对大哥的做法很是看不惯,经常到父亲那里打小报告。他们拉帮结派,钩心斗角,使公司蔓延着看不见硝烟的战火。唯一不恋战的是老二杜亨明,头脑灵活的他原本很受父亲宠爱,但他却厌恶争战。
有一次,老大为了给经常和自己作对的杜耀祖颜色看看,将一笔坏账赖到了他的头上,并且从中作梗,找人私下传话说是老二杜亨明搞的鬼。杜耀祖对二哥杜亨明因此心生芥蒂,闹得十分不快。被莫名利用和冤枉的杜亨明知道是大哥在背后搞鬼,他厌烦这种兄弟相残的生活。
此后,杜亨明开始变得玩世不恭,沉迷于灯红酒绿。有一次他竟然因吸食毒品进了警局。杜象恨铁不成钢,临时冻结了他的信用卡,连零用钱也严加控制。有一次,他和一群公子哥到一家夜总会玩耍。他们玩打赌的游戏,谁输了谁请客。结果杜亨明成了场上败将,瘪瘪的钱夹和被冻结的信用卡让他出了大丑。“看着穿名牌,开好车,以为是个富哥,原来竟是个穷鬼!以后玩不起就不要来玩!”坐台小姐也跟着众人羞辱他。此时故意给他难堪的那人将一沓钞票丢到他面前扬长而去。
回家后,杜亨明找父亲大闹,杜象又气又急,想到自己在世时,或许家庭暂时能够保持平静,有朝一日他死了,不知道会闹得如何天翻地覆。
杜象深思熟虑后,找律师立下遗嘱。他分别以三个儿子的名义投资土地买卖,各自留给他们一笔财产,三碗水端平谁都无从挑剔。几年后,这个有着先见之明的老人突然暴病去世。按照他先前留下的遗嘱,三个儿子各自拿到了名下的土地。没有了父亲这个庇护伞,杜亨明在家中更无地位可言。虽然他是家族企业的一份子,但没人把他放在眼里。大哥和弟弟两个人相互斗法,同时又联手排挤他。杜亨明看透了虚伪的亲情,只想着有了钱后离这个家远远的。
老天眷顾杜亨明,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块位于高雄县大寮乡的土地,因都市计划改列住宅区而大大增值。2000年,39岁的杜亨明以3亿元的高价卖掉了自己手里的地产,一夜之间变成了坐拥数亿的大富豪。
奢靡放纵,盛极而衰
一夜暴富后,杜亨明马上花数千万在高雄买下一套豪宅,又一口气购入了保时捷等五辆名车。爱炫耀、爱享受的他几乎是夜夜笙歌,处处显富。
曾在夜总会被羞辱的经历让杜亨明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于是他来到昔日的那家夜总会,包下了整个酒店,呼朋唤友地开派对。此时他连皮鞋上都钉着金链子,“闪闪发光,走路有风”(小报调侃)。他对那些风月场中的女子却总充满一种想要报复的欲望。他看着她们个个花蝴蝶般围绕着他,使尽媚术,只为博得他一笑。高兴了,他可以把自己的金饰、项链、名表当成小费给她们,心情不好就可以一脚将她们踢出门去。其中有个小姐,只因说错了一句话,就被杜亨明当场淋了一身的酒,跪下来给他擦皮鞋。他还当着那小姐的面,将千元大钞大把大把烧掉,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仅一个晚上,他就花了50万。
自从杜亨明有了钱,他的朋友也莫名其妙地多起来。2001年4月的一天,一个名叫王文强的男人找到了杜亨明。王文强自称是杜亨明的校友,曾一起参加过学校的合唱团。杜亨明对这个男人无半点印象,但是他能说会道,又会溜须拍马,很快赢得了杜亨明的好感。两人在酒吧中潇洒地喝过几次酒,在夜总会泡过几回妞后,就开始称兄道弟了。事实上这个王文强是个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小混混,他无意中听说了杜亨明的豪爽大名,打听到他的一些情况后,佯称他的校友,拐弯抹角地套上了近乎。
这天,王文强哭丧着脸来找杜亨明,一见到他就开始唉声叹气。在杜亨明的追问下,王文强说出实情,原来不久之前他在一家赌场欠下不少钱,现在逼债的人堵到他家门前,他从后门跑了,现在是无处可躲了。杜亨明听罢,二话不说,很义气地答应替王文强还债。王文强喜上心头,差点跪下冲他磕头。从此王文强跟屁虫一样鞍前马后的侍候着。杜亨明很醉心于这种被追捧的感觉,觉得用钱能够摆平一切。
不久,大哥杜继生也主动登门造访。原来,受到同行的激烈挤压,父亲留下的家族企业面临资金周转困难,杜亨明是兄弟三人当中手头最有闲钱的人,他如果肯出资就能逆转乾坤。杜亨明不计前嫌,拿出1000万给了杜继生去周转。
杜亨明的风流放纵使他和妻子之间的感情日益冷淡。妻子虽然无法容忍他在外面的纸醉金迷,但是又不想失去阔太太的身份,于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杜亨明明白老婆无非是看重他的钱,更是肆无忌惮,有一次,他心血来潮居然带了十几个小姐回家陪宿,以千元大钞铺床,称如果谁侍候得他高兴,他就会把这些钱送给她们。
钱多得花不完,让失去人生目标的杜亨明偶尔会感到空虚。有一次,王文强看杜亨明太无聊了,就给他提议去寻找点刺激。他们当天就飞到澳门,豪赌了三天,输进去的钱上百万,杜亨明连眼都不眨一下。就这样,他在王文强的怂恿下不断进出各赌场,而王文强则暗中抽取掮客费。
这一天,王文强给杜亨明带来了一点东西。杜亨明一看那纸里包的白色粉末,就明白那是什么了。自从父亲过世后,他再没有碰毒品。但在王文强的一再诱惑之下,杜亨明的老毛病又犯了。刚开始王文强以孝敬大哥为名,不断地为杜亨明供应毒品,等看着他一天天上了瘾,便开始从毒贩手中买来向他高价兜售。杜亨明每天沉浸在虚幻缥缈的世界里,他的钱也以惊人的速度进了王文强的腰包。
杜亨明很快坐吃山空,终于有一天,保险柜里只剩下可怜兮兮的几万块,但是毒瘾发作的他毫不犹豫地把这几万块拿了出来。
清醒过来后,杜亨明望着空荡荡的保险柜,他第一次有了恐惧感,短短三年时光,他的3亿就这样没有了吗?他惊出了一身的汗,像是做了一场纸醉金迷的梦。现在梦醒了,他感到一片茫然,不知去往何处。
世态炎凉,穷途末路
没有了现钱,为了和从前一样过得潇洒自由,杜亨明开始卖房卖车。上千万的豪宅和五辆名车,相继被他低价出售。这些钱也很快挥霍一空。看着杜亨明风光不再,昔日削尖脑袋围拢在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悄然离他而去。刚开始不清楚现状的,还在他上门借钱“周转生意”时巴结地拱手奉上。可渐渐地,大家都知道了他的窘状,避瘟神似的唯恐避之不及,常常像打发叫花子似的将他轰出门外。
走投无路的杜亨明用身上的最后一笔钱将自己送进了戒毒中心。此时他突然想起过去曾借给大哥1000万,于是,他跑去找杜继生索要那笔钱。杜继生早就知道了他醉生梦死的生活,所以杜继生非但没打算还钱,还冷言冷语地对他一通指责,“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给你多少钱都是无底洞。所以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个子儿,家族企业你也有义务扶持的。把钱给了你,算是糟蹋了父亲的心血。”杜亨明愤懑不已,他真正体会世态炎凉,亲情凉薄。
2003年5月,身无分文的杜亨明终于因为交不出房租而被房东赶到了大街上。谁曾想过,这个流浪街头的穷光蛋竟是豪门小开。此时他的妻子也不愿收留他,而是向他提出了离婚。在杜亨明最落魄的时候,只有对他“衷心耿耿”的王文强。
这天,王文强将杜亨明请到了一家小饭店大吃了一顿,然后给他出主意说,你们家族企业有那么多客户,既然你也是股东之一,谁还能不卖给你这个面子,弄点钱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杜亨明听后心中一动,开始和王文强合伙策划,偷刻了公章,打着家族企业的旗号,私下诓骗公司顾客,代收货款。但他才刚刚骗到客户100多万,就被对方识破。赤牛集团被迫发出声明,向厂商、顾客道歉。杜继生还一怒之下把自己的亲弟弟以诈骗罪送进了牢房。
杜亨明没有想到大哥会这样绝情。两年之后,杜亨明从高墙中放出来了,没有钱,外加上有了前科,想找份工作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杜氏家族则冷漠地将他拒之门外。
杜亨明决定展开复仇行动。2005年底,杜亨明找到了一个比他先出来的狱友,他是在地下钱庄工作的。杜亨明偷出家族企业的印章,以公司作抵押弄到了一大笔钱,随后将个人的电话和地址全部留成了公司的。他就用这种方式借了一笔又一笔的高利贷,直到有一天,上千万的债务逼到了杜家,家里人方才震惊,杜亨明在外面借了那么多的债,还把父亲留下来的企业也押上了,官司打起来后,差点就被法院拍卖。
大哥杜继生和弟弟杜耀祖气得火冒三丈,幸而后来获得贷款才申请新公司买回厂房,得以重整家业。但是大家都将杜亨明看成了蛀虫,对他恨之入骨,甚至在报纸上公开发声明与他断绝关系。于是杜亨明想靠着家族企业招摇撞骗的伎俩再次落了空。他很快又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只能和过去的狱友混在一起。昔日一介大亨,成了十足的混混,靠勒索路人的钱财和小偷小摸填饱肚子。
2007年6月的时候,杜亨明恐吓勒索一名高中生时,被路过的警察发现,他再次被送进了拘留所。从监狱几进几出后,杜亨明结识了一批又一批的狱友。后来,他终于在一个公园里找到了合适的住处,在一群捡破烂的乞丐中抢占了一块安寝之地。他发现这个公园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能不断遇到那些搞外遇的男女,偶尔运气好的话,他能去敲诈上一笔,这样就能解决好几天的温饱。2008年底,杜亨明再次碰到了一对谈情说爱的婚外恋者,他故计重施地上前去要钱,没想到这次他撞到了枪眼上。原来警察接到被勒索人的举报,早就开始安排警力在此,将作案的杜亨明逮了个正着。他这次又被判了两年。
2010年初,刑满出狱的杜亨明回到了他的老根据地,但那个公园里他的位置早就被新人占据,他只能另辟它所。住处解决了,他又用过去的名牌衣服和皮鞋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一新,然后去超市免费品尝食物饱腹,谁会想到这个爱穿白西装的男人口袋里没有半毛钱,晚上露宿公园呢?
2010年6月底的一天,杜亨明到一家超级卖场闲逛,看到刚出炉的新鲜蛋糕,已经饿了一天一夜的他顺手牵羊地拿了一块价值85新台币的蛋糕。倒霉的是,他居然被抓了现行,送进了警察局,随后他的真实身份被曝光出来。到此时,杜亨明已经有窃盗、恐吓等三十五条前科记录在案。当晚交保后,他又到平常出没的公园,为了吹冷气睡好觉,他又叫救护车假装要送医,最后因没钱缴费而大闹医院。后来他被送往流浪汉收容中心安置,但没多久又逃跑。
已经和他断绝联系很久的杜家人没想到杜亨明已经潦倒到如此地步,但他们没有一个人同情他,纷纷指责他咎由自取,丢尽了家族脸面。一个曾经身价数亿的富二代,最后沦落成小蟊贼,杜亨明的荒诞人生无疑让人感到可笑又可悲。风流放纵,贪图享乐固然是造成他人生悲剧的原因,但谁也无法否认,他所身处的冷冰冰的金钱关系网同样难辞其咎。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