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风雨人生 >

我在美国大学体验“色情文化”

2010-10-13 10:01 Sherah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并非所有的“色情”都和低俗有关,我们在性感和淫秽之间保持着一条清晰的界限,我们可以大方地谈性,但我们都知道,不要沦落到下流和粗俗的地步。       ——美国大学生


创建于1892年的美国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位于美国南方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市,乃美国一流大学,有着“南方哈佛”之称。2009年夏天,19岁的我离开北京的家,独自来到莱斯大学留学。我本以为,在这样一个以“保守的共和党大本营”著称的城市求学,来自世界各地的莘莘学子们一定会清心寡欲、埋头苦学的。可我压根没想到,我刚到这里不久,就遭遇了几场学生们自发组织的惊艳而劲爆的“裸奔”和“颓废派对”洗礼……藉此机会,我亲身经历了美国高校形形色色的“色情文化”……
惊奇!两军对垒对抗裸奔族
2009年9月13日晚上9点多钟,我和几个同学正在图书馆里安静地自习,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图书馆的同学们齐刷刷地将脑袋转往落地窗户的方向,我也顺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群白花花的人影向图书馆的落地玻璃窗方向跑来,脚步声清晰可闻,越来越近。
天哪!这时我才看清楚——他们原来是一群裸男裸女!身上一丝不挂,从上到下只有在关键部位用剃须膏的泡沫覆盖着。只见一个裸男身体一转,把屁股蹭向玻璃,顿时,玻璃上就留下了一大片“苹果状”的剃须膏泡沫,他这一突如其来的“屁股涂鸦”将一个坐在窗边的“女书呆子”吓了一大跳,书本从她的手里飞了出去,并伴随着她的一声尖叫!
然后,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中,这群“疯子”又从容地撤退了,只在图书馆的落地玻璃上留下了各种人体部位的抽象造型。之后我们发现,凡是学校里面有玻璃的地方,都被这群“白色恐怖分子”们留下了记号。
次日,我们兴冲冲地跟学长们分享我们昨晚见到的奇闻,谁知学长却不以为然地说:“难道你们在新生指导周里没学过贝克(Baker)13吗?”贝克13?我茫然地摇摇头,学长耐心地告诉我们:“贝克13就是每个月的13号、26号和31号(都与13有关)的日子,一群裸体族从贝克学院出发,绕着各个住宿学院跑一圈,将每个学院的宿舍作为堡垒去攻克,只要把身上的剃须膏成功地涂抹在学院的玻璃墙上,就算胜利了,而学院里的‘非裸人’都有义务保护好自己学院堡垒不被攻陷……”我还想继续问下去,学长似乎疲于解释,便说:“等着下个月的13号吧,到时你们就知道了。”
下个月的13号在我的期待中如期来临。12号晚上,学长就把我们这些新生召集起来开会,说明天又是贝克13了,我们要保护自己的学院不被裸奔族攻克,大家都要行动起来“保卫家园”。接着,学长便对我们面授机宜……
第二天,夜幕降临了,我们学院的5楼顶层露台上,已经被我们摆满了装满水的塑料水桶和装了水的气球,这就是学长授意我们准备的反“裸奔族”的最佳“武器”。学长还因势利导地做了分工——身强体壮的男同学守住一楼大门,看到裸人出现,便主动进攻,抱着水球冲向裸人,将他们淋个落汤鸡。女生们则上到楼顶,看到裸人在下面“攻城”,赶紧往下泼水,但不能扔桶……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9点多钟,我们这个住宿区的同学们已经各就各位了。我和室友站在五层的露台上往下看,只见楼下站满了我们的“守卫队员”。远处,不时传来阵阵尖叫、口哨和笑声,大概是裸奔族正在大肆“攻城略地”吧!我不禁有些激动起来,紧张的心情不亚于正在参加一场战斗!
很快,白色的人潮开始向着我们的宿舍区跑来了。这一次的声势更加浩大,足足有一百多人。他们距离我们的楼还有十多米的时候,楼下的男“敢死队员”们已经抱着水气球和水桶冲了出去,和白色裸奔族来个近距离接触。可这些裸奔族浑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竟然迎着“敢死队员”跑过去,然后给他们来个大大的拥抱,在水球洒落之前,白色的泡沫早已涂满了“敢死队员”一身。
我们楼上的女生们也不示弱,赶紧抄起水桶,向楼下的一群裸人泼下去,可水少人多,而且裸奔族手里都拿着剃须膏瓶子,随时往身上补充白色泡沫,很快,一群“白色恐怖分子”就冲破了楼下的防线,冲进了楼道。几个女生吓得在楼上大呼小叫,惊叫声、笑闹声,此起彼伏,这哪里像一场战斗,倒像是一场游戏。不一会儿,裸奔族们便往楼上涌来,凡是有玻璃的地方,都被他们又蹭又扭留下了白色记号。
这一次,我们失守了。我们以为学长在事后会责怪我们保护不力的,谁知,学长像没事人一样,说:“这只是一个游戏,不仅在莱斯大学十分普遍,在美国的其他高校也十分普遍,都是学生们缓解压力玩的游戏而已。”
惊讶!“颓废之夜”与人性关怀
2009年10月31日,是美国的万圣节。我的加州舍友艾瑞卡邀请我和她一起去NOD当保安。NOD?保安?我又不是男生,做什么保安?我满脸疑惑。
  听完艾瑞卡的一番解释后,我才有所了解。原来NOD是Night of Decadence的简称,翻译过来就是“颓废的一夜”,这是个派对的名字。“颓废的一夜”在美国很有名,《花花公子》杂志都曾评价它是全美十大校园“色情”派对之一,每年甚至有很多外校的学生赶来买票参加。本校学生若想参加,也需凭本校学生证,花10美元购票才能进入。但如果作为保安或服务性义工,就可以免票进入,而且还不必遵循他们“只准穿两件内衣”的规定。
艾瑞卡的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同意了一起去。结果,我们的申请都获通过。派对义工们被分成了四个小组:第一组负责派对现场的秩序;第二组负责私人派对的秩序;第三组负责急救工作;第四组负责检票。我被分到了急救小组。
“颓废之夜”终于到来了,我和同学提前一个小时来到了派对地点。派对现场就在魏斯学院的公共休息室,我们到达时,派对参与者还没到。让我感到纳闷又讶异的是,这样一个传说中十分有名的“色情派对”,现场的布置竟然不是那么花哨——休息室里的餐桌被挪到了墙边,上面放满了雪碧、可乐和其他小吃,当然还有啤酒。现场没有强烈炫目的灯光,也没有震天响的音乐,只有几个五彩的灯光球寂寞地一遍遍地扫着地板。唯一带点“色情”味道的,大概就是玻璃墙上用水彩画着的一幅幅被色情化的迪斯尼卡通人物了。
我们在急救组组长的带领下,到了工作岗位——派对现场顶楼的电影室。我们的任务就是负责照顾喝醉的男生女生,让他们在此休息,如果他们呕吐,还要帮他们擦洗。等他们醒来后,再派人把他们送回他们的学院宿舍。我压根没想到,学生们自发组织的派对,居然也考虑得如此周到。但我有些不明白的是:我们的工作为何叫“急救”呢?
过了一会儿,我们听到下面传来了激烈的音乐声,人声也开始嘈杂起来,派对开始了。我和一个印度女同学偷偷溜出去看热闹。顺着环形楼梯往下走,我们刚好可以居高临下看个仔细,只见进来的男男女女都装扮成了各种迪斯尼人物:一个胖女人身着黑色内衣,肩披紫色斗篷,头顶章鱼帽,手持歪歪扭扭的鱼叉,这是海巫乌苏拉;一个浑身涂满橄榄油的男人,仅用一块土黄色碎布围住下身,这显然是人猿泰山;还有一个头戴亮晶晶王冠的公主,穿着一身彩色比基尼,细看之下,才发现上身是油彩画的假胸罩……
音乐越来越劲爆,灯光越来越暗淡,会场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一开始还拘谨,随着音乐的“挑逗”,加上酒劲上来后,开始有人情不自禁地跳起舞来,接着更多的人加入进来。灯光打到纵情舞动的男孩女孩们身上,整个现场就像一群穿了比基尼的男孩女孩在一起纵情狂舞……
“老师不会来管吗?”我问那个印度女同学。她已经是二年级了,早已经历过这个场面。“这场面看上去刺激,其实一点也不淫秽,大家就是喝喝酒,跳跳舞,乐一乐,不会干其他事情,所以学校是不会干预的,不然这个传统也不会保持这么久……”印度女同学见怪不怪地说。
我和同伴正看得起劲,忽然我们的对讲机叫了起来,原来已经有“醉鬼”被送进了电影厅。我和同伴赶紧返回工作岗位,原来是一个喝醉的女生被同伴架了进来。我们将她扶进沙发,喂她喝水,她便哼哼着睡了过去,幸好没有呕吐。我们怕她着凉,又给她找来一块毛毯盖上。接下来,不断有“醉鬼”被送到电影室接受我们的照顾,但都是女生。由此,我才明白,我们的“急救”工作,原来不仅是照顾她们呕吐,更重要的是保护她们不被“性侵犯”。试想,如果这些醉醺醺的女孩没人照顾,被酒精刺激着的男孩们难免会对她们做出非分之举。原来,在看似放纵的“颓废之夜”里,居然还有这样一种令人感动的人性关怀!这是我之前压根没想到的。
到了11点半,电影室里已经躺下十多个不省人事的女生,沙发已经不够躺了。我拍拍最先来的那个女生,她睡眼惺忪地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我,我问她:“你想回派对还是回宿舍?”“宿舍。”她嘟囔着。我马上向组长汇报,组长让我把她扶到楼下,他再联系女孩所在学院的人来把她接走。
这一夜,我们一直坚守到了凌晨2点,我们大约“急救”了二十多个女孩。我们离开时,派对现场还有不少精力充沛的男孩女孩在喝酒跳舞。在门外,我们看到了几名校园治安警察和宿舍管理员,原来,外面还有保护神呢。
惊爆!美国高校“色刊”泛滥
第二天下课后,我和学长还有几个朋友在一起聊天,告诉他们我去NOD做义工了。学长不以为然地说:“这都是你们一年级新生最爱做的事情,在莱斯,除了‘颓废之夜’,你知道还有一个叫做‘纯洁之夜’的派对吗?”见我摇头,他继续说:“在莱斯大学,‘颓废之夜’是个臭名昭著的派对,有点理性和正常思维的人都会躲避它,所以,在该派对举行当天,也有人在其他学院组织反‘颓废一夜’的活动,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纯洁之夜’,这些派对上没有酒精,没有情色,参加者全都是无法接受NOD疯狂的人。”
啊?学长的一席话让我更为吃惊。没想到,在平静的莱斯校园里,原来还有着“针锋相对”的派对。这不禁又让我想起了前面参与过的对抗“裸体族”活动,看来,并非所有的美国大学生都青睐“色情文化”的。
“不信你去看一下莱斯校园网站的调查问卷,今年有一半以上的学生不愿意参加NOD。”学长说,“今年的‘颓废之夜’因为策划了一个迪斯尼主题,增添了温馨和浪漫气息,否则去的人会更少。不过,‘颓废一夜’虽然‘臭名昭著’,但还不算太过分。就连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名校也有各式各样的裸奔或裸体派对。每年期末考试前,耶鲁大学的图书馆内还会出现‘期末考小天使’,他们戴着面具、身上脱得精光,一边用歌声慰问埋首苦读的学子,一边还赠送饼干糖果给用功的同学。美国很多大学不仅有色情派对,还办色情杂志呢……”见多识广的学长侃侃而谈。
我目瞪口呆,随后按照学长的指点,去图书馆查阅了一些资料,果真惊讶地发现美国大学的“色刊”比比皆是,有的甚至得到了校方资助,有的还邀请教授担任顾问。其中,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校园“色刊”,当属由波士顿大学毕业生阿莉西娅创办的《爽》杂志了。这份刊物图片十分露骨,而且在波士顿的书店和报摊里公开出售,售价每份7.95美元,发行量达到了校园刊物中少见的1万份。《爽》还像普通刊物一样向作者支付稿酬,并经常举办派对……
得知我想写一篇关于美国大学“色情文化”的文章,学长还热心地给我介绍了他在哈佛大学的一个朋友David,David曾参与编辑过几期《氢弹》,他在网上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尽管美国校园“色刊”在风格上力求惊世骇俗,但有些校园刊物经常涉及约会强奸、性骚扰和艾滋病等话题,这是为了给大学新生们灌输性知识,加强他们的自我保护意识。
“作为读书人,我们在性感和淫秽之间保持着一条清晰的界线,我们可以大方地谈性,但我们都知道,不要沦落到下流和粗俗的地步……”David的一席话,让我对美国高校的“色情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
(本文谢绝各种形式的转载)
                   编辑/赵美萍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