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风雨人生 >

留美博士吻瘫机场,闯祸的爱情罪与罚

2010-11-11 09:15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2010年1月,中国留美博士江海松在新泽西纽瓦克机场,违规跨越安全区吻别女友,导致机场关闭6小时,数千乘客重新安检,几十架航班延误,经济损失达一亿多美元的重大事故。事发后,江海松被美国安全部门逮捕,面临被监禁、遣返,以及巨额罚款的处罚。然而仅仅一个多月后,事情就获得了意外的从宽处理……
浪漫小伙机场送惊喜
  现年28岁的江海松是中国江西人,2004年毕业于上海交大,随后赴美国留学。2007年,他进入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联合分子生物学系,攻读博士学位。
  江海松饱尝异国漂泊的艰辛,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学校、廉价超市与租住地三点一线间度过。极度寂寞和苦闷,让他要么就上网到凌晨,要么一头扎进实验室,通宵不回。
  2007年春,在学校实验室,江海松认识了同样来自中国的女孩钱春(音译),当时24岁的女孩正在攻读医学研究生,经常前往实验室做实验。江海松对这个大眼睛,小虎牙,笑容总挂在脸上的漂亮女生有着非常美好的感觉,总喜欢找她说话。而钱春也对他非常仰慕,经常夸他是实验室最有才华的人。在异国他乡,一点乡情加一点好感,江海松和钱春很快相恋起来。
  2008年钱春毕业,在洛杉矶一个医学实验室找到工作,两人一东一西相隔数千公里后,距离让他们更加依恋。江海松经常跟钱春通电话,倾诉相思之苦,并多次飞往洛杉矶跟钱春团聚,共同度过了许多甜蜜时刻。
  2010年元旦,钱春兴奋地告诉他,她要去看他。江海松兴奋难眠。第二天,江海松接到女友后,一起回到了皮斯卡特维市的租住地,这间卧室成为了温馨的爱巢,在里面他们有说不完的甜蜜话,做不完的甜蜜事。
  但良辰苦短,1月3日下午,钱春要搭乘5点多钟的班机返回洛杉矶了。在反复叮嘱,反复吻别后,江海松将钱春送到了安检区,看着钱春接受安检。很快,钱春顺利通过安全门,此时离飞机起飞还有半小时,江海松隔着安全绳索叫住钱春,通过飞吻和手势表达依恋。钱春也作出热烈回应。随后钱春转身前往登机区,看着女友的背影,江海松感到无边的寂寞和不舍汹涌而来,就在这时,钱春又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里也满是失落。就是这个眼神,让江海松自律的意识突然崩溃,想到今后又是荒岛般的孤寂,想到女友在那边也是无依无靠,他的心开始撕裂。关键时刻,站在安全绳索旁边的一个警卫转过身去跟同事说话,他边说还边朝对方走去。
  一个大胆的念头闪过江海松的脑际,钻过绳索去最后吻钱春一次。江海松没有多想,迅速弯腰钻过安全绳索,然后大步跑起来,为了送给钱春一个绝对的惊喜,他还尽量使自己的脚步不发出声音。
  江海松很快赶上钱春,从后面一把抱住她。没有任何察觉的钱春一声尖叫,回头看到是他,兴奋地蹦起来,搂住他的脖子一边怪他恶作剧一边雨点般急促地亲他的额头、嘴唇、脸颊。仅仅几分钟的分离,江海春都像是忍受了一个世纪的相思煎熬,他紧紧地抱住钱春,捉住她的嘴唇,重重地压上去荡气回肠地吻了起来。
  钱春的意识稍微比他清醒,她很快将头抽出来,提醒他这还是警戒区。江海松这才回头去看警卫,只见他说完话已经朝回走了。为了不让警卫发现自己穿过了警戒线,他拉着钱春迅速跑往登机区,在那他们再次吻到了一起。
  激情退却后,江海松看了一下时间,离飞机起飞只有25分钟了,旅客已经排队进入登机口了。钱春怕掉队,给他一个飞吻后拖着行李迅速消失在登机口里。
  江海松带着甜蜜而忧伤的心情转身,发现登机区的气氛跟刚才不一样了,警卫在来回跑动,广播里在播着飞机暂缓起飞,旅客要重新接受安检的消息。大厅里立即一阵骚动,乘客们脸上满是紧张又不满的情绪。
  但这一切在江海松看来,跟他毫无关联,因为他并不需要登机。他三拐两拐找到出站口,机场因为害怕恐怖分子劫机,向来只重视进站口的安全保卫,出站口的安全级别则很低,他几乎没费周折就翻越了一个栏杆,走出了机场。
小浪漫闯下弥天大祸
  江海松不知道,跟宁静的马路相比,此时的纽瓦克机场却是一片混乱。首先是一个神经质的旅客,目睹江海松钻过警戒绳索,跟一个女孩亲吻,然后牵着手慌慌张张冲向登机区。这个有过航空历险经历的白人,看到一个亚裔人没有接受安检就闯入登机区,立即将他跟恐怖分子联系起来,他赶紧报告警卫,添油加醋地描绘了两人的行踪是如何的诡秘。
  警卫也大惊失色,因为就在9天前,纽约机场发生了一起炸机未遂事件,安全部门最后从旅客当中找到了恐怖分子。警卫赶紧报告长官,负责机场安全保卫的罗德斯警官迅速调用监控视频。但是关键时刻,线路出现故障,摄像镜头拍下的画面传到监控室屏幕时足足晚了五分钟,就是这关键的5分钟,江海松已经跨越栏杆走出了出站口。安检人员依照视频找遍了整个C航站楼,都没有找到穿黄色风衣的亚洲人。
  至此,恐怖气氛更加严重。机场将警戒级别提到最高,要求即将起飞的飞机停止发动,已经通过安检的乘客要重新逐一接受检查,尚未安检的旅客,则推迟进入安全门。稍后,荷枪实弹的特警用各种尖端仪器扫描旅客的全身以及飞机的每个角落,随后又对机场进行掘地三尺的清查。
  大量的乘客因此被困。钱春所在的飞机也在晚点之列,这个沉浸在甜蜜爱情里的姑娘,丝毫没有将特警的上机搜查,跟江海松联系起来。而两人在警戒区接吻时,因为江海松紧紧地抱着她,他的头刚好遮住了她的脸,所以特警们也没能认出坐在飞机上的钱春就是视频上的女孩。当飞机迟迟不能起飞时,她还打电话给江海松,告诉他航班晚点的烦恼。
  随着时间的推移,滞留的旅客和航班越来越多,罗德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当晚6点,罗德斯将情况上报到航空安全局,然后航空安全局又将问题上报给了联邦安全局,想从反恐的渠道里寻找线索,但依然没有消息。
  直到晚上11点,C航站楼的所有旅客和飞机才完成全面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才重新放行。此时离江海松闯警戒线已经过去6个小时。其间有115个航班晚点,27个航班被取消,16000名旅客被困。机场和航空安全局出动警察300余人,直接损失2000多万美元。加上各大航空公司对旅客赔偿,以及旅客误点造成的间接损失,数字则高达1亿多美元。此时的江海松,仍然不知道一个吻带来如此大的震动。事发后,机场为了避免民众恐慌,没有将消息公布,江海松的送别视频更是当做机密文件保护。连一向嗅觉灵敏的媒体,在这个事件上也保持噤声,以给安全局一个很好的办案环境。江海松的生活一直平静地延续到1月8日。
  但是,5天时间里,整个新泽西州的警方都在连夜奋战,四处搜索,终于在8日下午7点锁定嫌犯是罗格斯大学的江海松。他们迅速前往他的住地,江海松正好在家,他毫无戒备地打开门,惊讶地看到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守候在门口。
  罗德斯告诉他涉嫌违反公共安全罪,要将他带走,他还恍如梦境。江海松被押送到航空警务局,在那里包括联邦安全局的反恐专家在内,诸多人马都在等着他。罗德斯警官告诉他,如果罪行属实,按照新泽西地方法律,他将面临30天的监禁以及巨额罚款,此外,航务公司也会就他给旅客造成的损失索赔。而如果被判牢狱,刑满后他还将被遣返回中国。
  江海松这才慌起来,他只有四个月就要博士毕业了,如果被遣返,多年的努力就要付之东流。而且1亿多美元的损失,他如何赔偿得了。江海松欲哭无泪,怎么也无法相信一个小小的浪漫,竟然闯下了弥天大祸。
真心认罪小伙获原谅
  在警务局,办案人员对江海松的身份进行了严格的盘查,一直追查到他是中国江西临川人,毕业于临川一中,父母是干什么的,女友在哪里等等,以判断他确实跟恐怖组织没有联系。审问一直持续到午夜,罗德斯这才相信,江海松的确是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的莽撞小伙。他不得不承认机场以及航空警务局都对这一事件紧张过了头,为了掩饰自己的小题大做,凌晨2点,他将江海松释放回家,告诉他必须接受监视居住,准备随后的法庭听证会。
  第一场听证会在1月9日下午举行,江海松不知道如何面对法官和听证团自我保护,他的室友、邻居、甚至房东都替他着急,在众人眼里,江海松学习刻苦,为人真诚,大家不忍心看着这样一个优秀青年,一生都毁在一次浪漫的接吻上。于是大家相约到法庭上,为江海松作道德证词。在美国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听证团的判断。
  但是道德的证人,并不足以左右法官的判决,江海松需要一个过硬的律师,才能替他洗脱或者减轻罪名。可一个留学生哪有钱聘得起名律师呢。1月8日晚,江海松以及他的室友们通宵未眠,大家都在想办法如何帮他渡过难关。
  远在洛杉矶的钱春得知消息后,万分难受,她表示要连夜飞新泽西,陪江海松一起出庭。但是江海松的室友们叫她千万别出现,因为事情就是因她而引起的,按照中国人的说法是红颜祸水,她出现反而会引起听证团的反感。忧心如焚的钱春只好在洛杉矶按兵不动。
  1月9日,当江海松和室友们走出房子时,发现门外满是摄像镜头和记者,包括福克斯电视台在内,许多人争先恐后地问江海松钻过安全绳索的那一刻心里想了什么,问他是美国的法律重要还是女朋友的吻重要。江海松生怕回答不好,给法官造成利用媒体影响判决的印象,所以三缄其口。
  戏剧性的是,江海松随后接到了新泽西大律师布鲁斯的电话,对方表示愿意免费代理其官司。他直言不讳地说,江海松案很受关注,也很浪漫,代理这样的官司,会给他带来更大的知名度和更多的人情味。
  布鲁斯曾是新泽西的一名检察官,他对于如何突破检察部门的控诉,有着厉害的套路。江海松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当日下午,布鲁斯陪江海松一起前往纽瓦克地方法庭。一路上,布鲁斯向江海松面授机宜,说主审法官南恩也是一个经常为爱情折腰的多情种,所以他要表明,他只是为爱情无心犯下的错误,而不是犯下了罪。
  果然,南恩在检察部门提出控告后,直接问江海松承不承认罪名,江海松简短地回答:“我只是想在机场和女友吻别,无意中断班机或给任何人带来不便,我不认罪。”
  一旁的布鲁斯强调,若非机场安全警卫擅离岗位,这场虚惊根本不会发生,所以应该是负责机场安全的运输安全局(TSA)承担全责。随后他表示需要时间检视检方的材料。南恩爽快地宣布第二次开庭时间为3月。
  江海松怎么也没料到,他虽然只花不到15分钟的时间,应付第一次开庭,随后却深陷一场舆论的大战。在报纸和电视对此案广泛报道后,浪漫的起因和灾难性的结果,让公众反应复杂,不同价值观的人们打起激烈的口水战。
  首先冲出来的是州参议员劳腾伯格,他认为江海松案造成了巨大损失,所以要追加联邦控罪,取消签证并将遣返回中国。持同样意见的还有联邦女参议员斯宾塞。她建议将经济处罚提高20倍,以警示他人。
  出人意料的是,对江海松言辞苛责的还有许多中国留学生。他们认为江海松带来的负面影响,会增加其他留学生获得签证的难度。说他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而国内的舆论也认为,江海松的行为跟乱穿马路,乱吐痰一样,是没有素质的表现,他给中国人抹了黑,应该严惩。
  面对各方面的舆论,江海松倍感压力,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绝不应该用浪漫的误会去掩盖。他应该弥补也应该承担。于是他跟布鲁斯交流,表达想认罪的愿望。他说威胁公共安全是过失造成的,而如果拒不认错则是故意。
  好在一些网友的观点让江海松稍感安慰。有中国网友对江海松表示理解,因为在海外的日子,并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样既轻松又风光,每天学习工作10多个小时,疲惫不堪的回到家还得强打精神自己做饭,大多数海外学子在当地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所以,江海松越过安检线吻别女友,肯定是舍不得分别,一时冲动就违反了美国安检的规定。
  也有美国网民说:“这个家伙被当成了替罪羊。真正的问题在纽瓦克机场的安全人员身上。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应该感谢这个年轻人让他们注意到了问题。难道恐怖分子发现安全人员不在岗位时会斯文地站着吗?”还有人说:“那两个闯入美国总统国宴蹭饭的家伙被指控非法侵入了吗?当然没有。而且他们还上电视捞了一大笔钱。”
  网民的大度,让江海松更清楚看到自己冒失行为背后,某些素质的缺失。从2月到3月,在等待第二次开庭的日子里,江海松开始到社区做义工,以实际的行动来表示他对美国人民的道歉。
  3月9日,第二次庭审如期举行,结案陈述时江海松一字一顿地说:“我认罪!”南恩法官宣判前意味深长地看了江海松一眼,突然问了一个跟案件无关的问题:“你的女友是不是比以前多爱你了一些?”江海松朝听众席上望过去,泪水汹涌。那里正站着钱春,她强忍眼泪,脸上满是担忧。
  这些日子以来,钱春虽然始终避着媒体,但她对网上同胞们一浪高过一浪的指责,也承受着巨大压力。但是乐观坚强的她,一直默默地支持他,说不管结果如何都将陪他面对。
  四眼相对后江海松回答法官说:“应该是我更爱她多一些,而且我看清楚了什么是爱和应该如何爱。”南恩显然很满意这个答复,他站立身体,做出“做社工100小时,罚款500美元”的判决。这个结果超出绝大多数人的预料,因为他不仅适用了地方法,还择取了最轻的处罚。
  江海松如释重负,免除了监禁,也就免除了被遣返的危险。消息传来,包括中国网友和美国部分反对人士在内,都觉得这个判决不可思议,先是大动干戈地追寻,然后又轻描淡写地处理,其间的巨大损失则由国家买单。而南恩法官则这样解释:“轻判江海松,是鼓励男人勇敢地爱,和敦促安全部门尽忠职守的最好办法。”这话听起来让人有点费解,细细琢磨还真是有道理:可以爱的时候就大胆爱,该较真的事就应该较真。世界本来就在自由和规则中运行。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