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风雨人生 >

“假爸爸”原是亲生父,“夺子大战”促进好姻

2010-11-18 14:38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重庆千万富姐欧萌萌因为不能生育导致婚姻失败,心灰意冷的她独自领养了儿子欧乐童。为了童童健康成长,欧萌萌在报纸上刊登启事招聘“代理爸爸”。不料,招来的是童童的亲生父亲王江。
  生父、养母、爱子,其乐融融的一家……做了半年“代理爸爸”的王江渐渐没了安全感,害怕欧萌萌再婚使自己与儿子分离,于是开始收集证据向欧萌萌讨要孩子的抚养权。与此同时,王江的前妻——当初因为王江网恋出轨而谎称小产的沈琳,也从美国回来讨要被自己遗弃的童童。
  一场“夺子大战”一触即发……
女富豪征“代理爸爸”,
千挑万选签订协议
  今年35岁的欧萌萌于2000年和同事张晓光结婚。2002年,她辞职开了一家地产经纪公司,随后参与朋友的地产开发,几经倒腾成了千万富姐。
  事业的光环掩盖不住婚姻的不幸。因输卵管堵塞,欧萌萌患有不孕症,结婚不到两年,丈夫就提出了离婚。婚姻失败让鸥萌萌心灰意冷,为了感情上有个寄托,2003年底,她领养了一个男孩,取名欧乐童。童童为欧萌萌孤寂忙碌的生活增添了乐趣。
  2007年,童童上幼儿园了,开始懂事了,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接送,羡慕得哇哇大哭:“妈妈,为什么别人都说我没有爸爸呢?”欧萌萌赶紧哄道:“爸爸在很远的地方上班,等童童长大了,就会回来的。”谎言只能暂时安抚孩子,从那一天起,童童就惦记上了爸爸,每天起床就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要爸爸。
  童童的成长情况也让欧萌萌忧心,由于从小跟她形影不离,童童的性格很像女孩子,特别胆小,特别孤僻。欧萌萌急在心头。
  就在欧萌萌为难的时候,她在网上看到了这样的新闻:一名单身妈妈给儿子招聘代理爸爸。而所谓的代理爸爸,就是以爸爸的名义和孩子相处,但不会和孩子的妈妈发生关系。这则消息给了欧萌萌启发,雷厉风行的她很快在重庆的报纸上登了高薪招聘代理爸爸的启事,要求对方人品好,有爱心,能够给孩子带来父亲一样的温暖。
  招聘信息登出后一个星期就来了三百多名男士应征。欧萌萌选了几名,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不是觉得对方没有尽心,就是觉得对方抱有明显的目的,压根不是冲孩子来的。就在她有些失望的时候,一个叫王江的男人出现了。
  王江时年30岁,是一名程序设计员,单身的他有充足的时间和童童在一起,并且十分有耐心,让欧萌萌觉得十分熨贴。这天,童童和王江堆了两小时的积木才到饭厅吃晚餐。吃饭时,童童有些挑食,不吃青菜。王江笑着说:“童童,你看过动画片《大力水手》吗?”“当然!”童童得意地回答。“那你怎么不吃青菜呢?你不想成为大力水手那样的勇士?”听了王江的话,童童一改往日的执拗,居然自己夹菠菜吃。
  就这样,王江跟欧萌萌签订了一份雇佣合同,约定王江每周末保证陪伴童童六个小时以上,必须像亲生父亲一样疼爱、关心、照顾、教育童童。而欧萌萌每月支付王江5000元的报酬。
好爸爸原是负心汉,
带着目的上门应聘
  欧萌萌并不知道,王江是带着目的来的。
  2001年6月,王江研究生毕业后就职于西安一家电脑公司。女友沈琳放弃了去美国深造的机会,不顾家里反对执意跟他结了婚。王江家在重庆农村,每个月都要从工资中拿出一部分补贴家里,因此这对刚刚参加工作的小夫妻日子过得非常紧巴。2001年底,沈琳怀孕了,日子更是捉襟见肘。当新婚的热情退去,原本隐藏的矛盾开始激化,沈琳屡屡抱怨,王江越来越压抑,夫妻俩争吵不断。
  妻子怀孕,夫妻不和睦,为了发泄长久以来的压抑和不痛快,王江迷上了网聊。2002年5月,王江和一位叫“桃之夭夭”的女网友发生了一夜情,此后一直保持联络。沈琳发现了丈夫的QQ聊天记录,暴跳如雷,连夜就收拾好东西,坐火车回了娘家。
  当时,沈琳已经怀孕七个月了。王江懊悔不已,赶紧去给妻子赔礼道歉,却被丈母娘喊了亲友一顿打骂。无奈之下,他只得先回到西安。2002年7月底,眼看孩子的预产期快到了,王江又去恳求沈琳的原谅。谁知刚到岳父母家,又是一顿劈头盖脸地臭骂。原来,沈琳小产了。岳母徐桂珍告诉他:沈琳回来后,情绪一直十分低落,有一天跟朋友外出吃饭,因为神情恍惚,过马路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孩子没保住,大人也差点一命呜呼……王江听了呆若木鸡,自责不已。
  随后,王江多次登门道歉,但是岳父母根本不让他进门。2002年11月,沈琳提出离婚,王江和沈琳结束了这段不到两年的婚姻。离婚后,王江一直生活在对前妻的自责和愧疚中,无心谈情说爱。转眼三年过去了,考虑到父母年事渐高,王江返回重庆工作。
  2006年6月初,王江和几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吃饭。酒过三巡,都有点醉意,王江感慨起婚姻不幸,一个叫张佩达的朋友拍着肩膀安慰他说:“你虽婚姻失败,血脉没断呀。” 张佩达的老婆闻丽是沈琳的高中同学,跟沈琳关系十分亲密。“什么血脉?”王江觉得张佩达话里有话,一再追问下,张佩达终于说出了让他大吃一惊的秘密:沈琳当年其实生下了孩子。王江又惊又怒,次日就赶去前妻家中质问,但沈琳的父母坚持说沈琳当年小产了,现在去了国外,不想再和他有瓜葛。
  想想当年的情况,王江觉得的确有些蹊跷,他决定弄个水落石出。2007年4月,闻丽见王江为孩子的事情奔波了近一年,有些不忍,于是告诉他:沈琳当年生下的儿子被送给一个叫欧萌萌的女人收养了,沈琳出国前,她们俩还一起偷偷去看过孩子。得知这一消息,王江兴奋极了,多次到欧萌萌家附近逡巡,每次看到欧萌萌带着童童出门,就充满了前去相认的冲动。就在这时,欧萌萌为童童招聘“代理爸爸”了,于是王江满心欢喜地上门应聘……
“代理爸爸”原是亲生,
一份协议搅起巨浪
  给童童当了半年“代理爸爸”后,王江认回孩子的心越来越迫切。他有心偷偷地去做亲子鉴定,但是律师告诉他:“欧萌萌有正当的收养手续,是童童的合法母亲。你可以偷偷带童童去做亲子鉴定,但欧萌萌完全可以不认可那是童童的DNA。”做亲子鉴定的事暂时搁浅了。
  王江的出现让童童性格越来越开朗,欧萌萌对王江也越来越信赖。2008年3月的一天,欧萌萌要去北京出差一周,担心保姆一个人照料不好童童,便请求王江住到家里,每天接送童童上学。王江欣然同意了。一周后,欧萌萌回到家里,看到王江正在跟童童一起做游戏,童童的笑声充满了整栋别墅。欧萌萌感慨万千,吃饭的时候,她试探问王江:“要不,你就搬过来住吧,方便照顾孩子,童童也开心。”
  这么久相处下来,王江觉得欧萌萌是一个很优秀的女性,不仅事业有成,而且对童童很是用心,特别是得知欧萌萌不幸的婚姻后,对她更多了一份难言的情愫。于是他很爽快地答应了。王江搬进别墅后,童童特别高兴,晚上还缠着要跟他睡。原先空荡荡的别墅里,充满了笑声。有时候,欧萌萌觉得,这就是她想要的家……
  2008年8月31号,在外地出差的欧萌萌因为临时有事推迟了归期,于是打电话给王江:“能不能把童童带到学校去报名?”原来,这天是小学报名最后一天了。王江按照欧萌萌的指示,到书房找童童的户口本。户口本没翻着,却翻出一张让王江目瞪口呆的 “收养协议”来,送养人一栏赫然写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沈琳。
  那一刻,王江如遇雷击,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他又仔细看了下日期,没错,正是沈琳小产后。童童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虽然一直以来,王江将童童当成儿子看,但看到这一铁证,他的手还是颤抖了……王江在煎熬中等到了欧萌萌的归来,他好几次忍不住想把事情说出来,可话到嘴边又打住了——毕竟,童童已经对欧萌萌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她的照料下幸福地生活着,他不能打破这美好的画面。拖到后来王江竟觉得越来越说不出口。
  2009年1月初,欧萌萌在饭桌上谈笑说有人给她介绍男友,王江心里有一丝失落,同时也猛地警醒:她总有一天要重新组织家庭,难道要让自己的儿子管别的男人叫爸爸?于是,当天晚上,王江鼓起勇气找到了欧萌萌:“欧姐,我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想跟你聊聊。”在欧萌萌诧异的眼神下,王江一字一顿地说:“欧童童是我的亲生儿子。”欧萌萌被王江的话吓了一跳!王江拿出那份收养协议,还有自己和沈琳的离婚证书,把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清楚楚。最后他说:“欧姐,我知道你对童童是非常疼爱的,可是童童毕竟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想把他带回身边生活。”王江表示,如果欧萌萌不归还孩子,他将诉诸于法律来要回孩子的抚养权。
  王江的话让欧萌萌一下蒙了。突然之间,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左思右想冷静下来后,她决定还是先去问一下公司的法律顾问。律师的回答让欧萌萌大惊失色:“童童的生母没有经过生父的同意就把孩子送给你了,这是违反法律的,虽然你们签了协议,办了手续,收养关系也是无效的,打官司您铁定输。”
  欧萌萌一下子没了主意,只得再找王江商榷。在欧萌萌一次又一次苦苦地哀求下,王江左右为难……
孩子争夺战,
共同的爱让他们组成了家庭
  王江才来要孩子,欧萌萌又接到了沈琳的电话。
  原来沈琳与王江离婚后,在亲戚的帮助下去了美国,并与一名美国人结了婚,夫妻感情很好。2006年,沈琳生下一个女儿。女儿出生后,沈琳便常常思念儿子,夜不能寐。2009年初,沈琳打电话给闻丽诉说心事的时候,得知王江准备起诉欧萌萌索回抚养权。沈琳大吃一惊,和丈夫商量后,决定把儿子要回来自己抚养。
  欧萌萌这下可真是傻了眼,童童的亲生父母都出现了,而且都要同自己争夺童童的抚养权,这可怎么办呢?六年了,她一直把童童视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如今她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他走的啊。欧萌萌想来想去,决定再找王江商量。
  其实王江也一直想找沈琳,虽然他当年错在先,但她说什么都不该把孩子送人。当欧萌萌告诉他沈琳回来了,还索要孩子的抚养权,王江气愤极了,立马跑去沈琳家,问个究竟。
  王江的出现让刚刚从美国回重庆的沈琳吃了一惊,面对王江的质问,沈琳有些心虚:“是你先对不起我,你还敢来问我?我把孩子送人就是想报复你!现在我回来接孩子了,他没有你这样的父亲!”说着沈琳又开始流泪:“送走孩子是我不对,如今我后悔了,孩子我一定会要回去的!你别同我争,法官一定会把孩子判给母亲的。”
  沈琳的话让王江失魂落魄,于是他和欧萌萌一起找律师咨询。律师先对欧萌萌说:“欧总,您要是想打赢这场官司,恐怕很难,但是王江可以,因为我国的法律规定了,对他人之间的诉讼标的,有独立请求权的人,可以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到合同当中。所以我建议王江立刻向法院申请,也要求确定收养关系无效,但是要求把孩子判给自己来抚养,而且,我还有一个小建议。”他看了王江一眼,说:“这段时间以来,我对你们的关系也有所了解,如果你们有婚姻关系,法官考虑到你们跟童童多年的亲密关系,把童童判给王江的可能性就更大。”
  律师的话让王江的心起了波澜,两年相处下来,他对欧萌萌是有好感的,但欧萌萌是这么光彩夺目,他没想过自己能高攀上她。欧萌萌也对王江有了一种微妙的感情。王江的出现,让这个缺席父亲的家庭,多了欢乐的笑声,也多了一份安全感。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他看成了家里的一分子……欧萌萌最终决定,自己先迈出那第一步。
  欧萌萌诚恳地对王江说:“那天律师说的,其实也正是我想的。你看,在孩子心目中,我就是妈妈,你就是爸爸,这两年相处下来,你是个怎样的人,我看得很清楚,不如我们组成真正的家庭吧。”王江脑子轰的一下就炸开了,结结巴巴地说:“欧姐,我……我怎么配得上你呢。”欧萌萌大方地说:“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我这些年不结婚,不也是因为我曾离过婚,受过伤。但这两年里,不光是童童依赖你,我对你也很依赖,我觉得吧,我们三个能走在一起,这都是上天的安排,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珍惜这难得的缘分呢。”欧萌萌的这番话让王江感动了,他紧紧抓住欧萌萌的手,郑重地点了点头。
  2009年4月6日,王江和欧萌萌办了结婚手续。
  当王江与沈琳再次聚在一起时,沈琳的眼神暗淡了:“我的律师也跟我分析过了,只是我没想到,你们竟真的为了童童结婚了。”王江说:“我们不仅是为童童,也为了我们的感情。”突然,沈琳笑着说:“祝福你们。欧萌萌虽然不是童童的亲妈,可我相信她会一辈子将童童视如己出的,而你这个做父亲的,我就不担心了。”
  经过多次沟通,2009年8月19日,双方在律师的调解下,签署了一份长达九条的协议。在这份协议中,不仅王江追认了欧萌萌对欧乐童的收养,而且确立了王江和欧萌萌对欧乐童的共同抚养权。沈琳拥有随时探视权,但三方均不得在欧乐童未满18岁之前透露其身世真相。
  今年8月23日,沈琳以童童表姑妈的身份带着童童去了游乐园。 童童虽然对这个远道而来的“姑妈”十分陌生,但也玩得十分尽兴。看着儿子开心的模样,沈琳的笑脸上泪水模糊了双眼……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