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风雨人生 >

真正的父爱:将“啃老儿”赶出家门

2010-11-18 14:39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本文资料]“啃老族”,在英国也被称为NEET族(尼特族),是指那些赋闲在家,衣食住行依赖父母的成年孩子。调查显示,受经济衰退影响,全球“啃老族”的人数与日俱增。从2009年开始,将近200万25岁至44岁英国人搬回父母家成为“啃老族”,分享父母的退休金。
  曾经是电气工程师的唐纳森和妻子加西亚退休后居住在伯明翰的家里,悠闲地过着晚年生活。可是从2009年2月开始,几个子女相继“回巢”成为“啃老族”,这不仅让他们夫妻二人的退休金出现严重“赤字”,更使一连串麻烦和危机接踵而至。于是唐纳森不得不想尽办法将几个赖家的子女往外赶,让他们重新寻找自己的人生……结果,他的经验上网后,引起了英国民政部门的关注,政府在他的指导下居然编制了一本关于父母驱赶“啃老”子女的实用手册——《父母激发手段》,一时间该书成为畅销书。
苦不堪言,众儿女回家“啃老”
  68岁的唐纳森三个孩子早已离开他们独自生活,2006年退休后,他和妻子加西亚居住在英国伯明翰的陶布里奇小镇。唐纳森喜爱钓鱼,热爱运动的他还打算学习皮划艇、登山等;加西亚则爱好培育新品种花卉,每到节假日为社区义务提供摆放花卉。他们还乐于为社区做义务服务等,并定期出去旅行。这样的日子过得恬淡而悠闲。
  可是从2009年2月开始,唐纳森的生活全被打乱了。首先是小女儿莎伦,拎着行李箱出现在他们面前,莎伦抱着加西亚哭诉道:“妈妈,韦德是个骗子,他竟然背着我和别的女人上床了,我们离婚了!我现在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妈妈,您一定要收留我!”看着落魄的女儿,唐纳森既心疼又气愤,当初莎伦不顾他们的反对执意要跟花花公子韦德结婚,这几年不仅没来看过他们一次,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现在受委屈了,才想起这个家来。尽管生气,可是总不忍心看着女儿流落街头吧!唐纳森只好让加西亚为女儿收拾房间。
  莎伦住进来没几天,40岁的大儿子辛克尔开着一辆卡车,带着老婆妮娜、6岁的儿子奥利弗以及满满一车行李物品从伦敦回来了。原来,因为金融风暴,曾是投资公司经理的辛克尔也被公司解雇了,无钱还房子贷款。辛克尔决定将伦敦的房子出租,全家搬到小镇和父母生活,以节约房费和生活费。辛克尔无助地对唐纳森说:“爸爸,现在只有您能帮我了,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失去房子或者留下不良信用记录!而且我保证不会打扰您太久,一找到工作,我们就会搬走的。”看着辛克尔一家期待的眼神,唐纳森想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
  安顿了女儿和儿子一家后,一天晚上,一个醉醺醺的人闯进他们院子,唐纳森和辛克尔出去想阻止,却发现这个胡子拉碴,衣着不整的男人竟然是辛德瑞——唐纳森最小的儿子。原来作为建筑设计师的辛德瑞一直在纽约贝伦斯设计公司工作,因为工作上的一个失误,他丢掉了饭碗。当36岁的他再次寻找工作时,经济低迷让许多公司都不再招人,何况已经不再年轻的他。他辗转了许多国家和城市都一无所获。辛德瑞花光了积蓄,心情郁闷的他回到小镇后,和朋友们在酒吧喝得酩酊大醉才回来。
  看着正陷入人生低谷的孩子们,唐纳森决定让自己的家暂时成为孩子们的避风港。就这样,在唐纳森那栋不大的屋子里一下子塞进了五个人。辛克尔一家和艾伦分别占据了两间客房,辛德瑞睡客厅。每天一大家子人在喧闹中醒来,辛克尔呵斥孩子的声音;艾伦和辛德瑞为争洗漱间叫喊声;加西亚在厨房里发出叮咚声……
  看着清净了许久的家因为孩子们的“回巢”再次热闹起来,唐纳森刚开始还很兴奋,日子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孩子们依然未成年,一大家子人温馨幸福地生活。可很快,唐纳森发现“温馨幸福的大家庭生活”只是自己美好的愿望,成年的孩子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和习惯。莎伦吃饭的时候还不忘看她的肥皂电视剧;辛克尔和妮娜迷上赛马,在饭桌上谈论的全都是马经;辛德瑞则懒得开口,吃完饭就出门和朋友泡酒吧,直到深夜才归。过久的疏离让儿女之间关系冷漠,他们再也不会在饭桌上和父母兴高采烈讲述自己的见闻了。这让唐纳森感到家里除了多出几张吃饭的嘴外,找不到一丝亲人重聚的温情。
  不仅如此,唐纳森夫妇开始有做不完的家务:家里到处是孩子们丢的脏衣服;洗衣机旁永远堆满了脏衣服;水槽里摆满了无人清洗的盘子;地毯上沾满了小孙子奥利弗随手扔掉的巧克力以及各种玩具;辛德瑞的臭袜子跑到饭桌下面去了……
  让唐纳森更无法忍受的是,这些孩子们一个个似乎都没有出去工作的打算,辛克尔自从住下后再也不提找工作的事情,他每天研究马经,梦想着一夜暴富;莎伦称这种经济环境下出去也没人愿意用她这种一无所长的人,于是她常常是拿着薯片坐在电视机前一部接一部地看肥皂剧;名校建筑设计专业毕业的辛德瑞,总是一副怀才不遇的郁郁不得志样,连连碰壁让他失去信心,一有机会就找母亲借钱出去喝酒。
  一天,辛德瑞再次开口向父母借钱时,遭到唐纳森的拒绝。心生不满的辛德瑞在家闹开来,他指责母亲加西亚宁愿出钱帮莎伦归还刷爆的信用卡,却不愿借一点钱给他。莎伦立即反击,她提出三个孩子中,辛克尔得到父母最多帮助,至今还供养着他全家。辛克尔却说自己最早离开家,受到照顾最少……三个孩子争吵不休,互相指责对方从父母那里拿了更多的钱。看着这个家乱成一团,唐纳森苦恼不已。
忍无可忍,将“啃老”儿女赶出门
  这天,唐纳森在报纸上看到一项英国最新调查显示,随着经济的衰退,英国出现大批“啃老族”,指成年失业或者不愿意工作的孩子“回巢”,分享父母的退休金,在衣食上依赖父母,还从父母那里索取不菲的零花钱,使得父母们的退休后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和被打乱。唐纳森意识到自己和妻子也正是被“啃”一族。他已经很久没有摸心爱的钓鱼竿了,皮划艇学习也暂时搁置起来;加西亚再也没有时间培育新的花卉品种。看着他们的退休金在不断减少,孩子们的到来已经打破了他和妻子这一年的旅行计划。随着开销不断上涨,他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不仅自己的退休金全都会搭了进去,孩子们也可能一直逃避下去。
  唐纳森决定不再忍受,这天早餐时,他提出让辛克尔一家想办法赶紧搬回伦敦。辛克尔好像没有听明白父亲的话,他不以为意地拒绝道:“让我走?不可能!我已经和别人签订了二年的出租合同,而且莎伦和辛德瑞都可以住在这里呢,凭什么要我们走呀。”
  这一次唐纳森没有让步,作为这个房子的主人,他坚决要求辛克尔在这个周末前搬走。这顿早餐不欢而散,妮娜和辛克尔回房后不久,就在房间里大声吵起来,接着妮娜眼泪横飞地跑出门。过了一会儿,辛克尔满脸沮丧地出来,哀求唐纳森道:“妮娜说如果失去房子就和我离婚,爸爸,求求您,您想眼睁睁地看着我妻离子散吗?”小孙子奥利弗则紧张地盯着唐纳森,唐纳森只好作罢。
  看着父亲心软下来,辛克尔一家又放心地在这里生活下来。第一次驱赶失败的经验让唐纳森意识到如果只让其中一个孩子走会让他感到不公平,于是在几天后,他再次下了逐客令,这一次是三个孩子都必须在三天内搬离他的房子,否则会报警处理。莎伦一听找加西亚撒娇哭诉:“那样我会流落街头的!”唐纳森阻止了加西亚开口说情。辛德瑞则愤怒地表示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在闹腾一番后,辛克尔看到弟弟妹妹颓然地相继去收拾东西,他知道这一次父亲在动真格的,夫妻离婚戏已经无法奏效。
  在唐纳森的“狠心”逼迫下,辛克尔一家、莎伦和辛德瑞相继很快搬离,屋子里再次恢复了宁静,这天晚上,唐纳森夫妇再也不用为一大家子人准备晚餐,可是面对突然冷清的屋子,他的心情却无法平静下来,唐纳森开始为辛克尔一家回到伦敦后的生活担忧;还有莎伦,她在这里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朋友;辛德瑞是否依然颓废地活着?妻子加西亚看着孩子们的照片也偷偷掉泪,唐纳森不禁问自己“狠心”的做法对吗?他祈祷孩子们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而振作起来。
  可是几天后,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让他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原来辛德瑞在酒吧喝多酒后,和一伙人发生了争执,打了起来,辛德瑞被打伤住进了医院。唐纳森立即赶往医院,好在辛德瑞伤势不严重。接小儿子出院后不久,又传来莎伦被控告伤害罪关进了警察局,控告人却是她的前夫韦德。原来无家可归的莎伦在所住酒店的过道里遇到韦德和他的情人在调情,想到自己都是因为这个无赖而流落街头,愤怒的莎伦抄起过道处一个装饰花瓶砸向了韦德。唐纳森赶紧将莎伦保释出来,一边为她聘请律师,同时向韦德求情撤销控告。看着唐纳森在电话里不停地祈求韦德的样子,莎伦对父亲曾经的怨恨都烟消云散,心里充满了愧疚。
  最后在唐纳森的努力下,韦德同意撤销控告,唐纳森的心这才放松了下来。这时,他开始反省自己粗暴地将孩子们推出门的做法,看着辛德瑞和莎伦又住了进来,他开始为辛克尔一家担心。这天,他接到孙子奥利弗从伦敦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奥利弗的哭泣声让他揪心。唐纳森这才得知辛克尔自从回到伦敦后越发想一夜暴富,结果染上赌博恶习,不仅输光了所有积蓄,连房子也贱卖了,妮娜这一次真的和他离婚,扔下他和奥利弗父子俩离开了。
  自此,唐纳森心中充满了懊悔,于是来到伦敦将辛克尔和奥利弗再次接回了家。他对自己激进的赶法十分懊悔,可是他更清醒地意识到:将孩子们“驱赶”出去是势在必行,他们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些急于脱离父母奔向社会的年轻人,因为渐渐步入中年,他们少了锐气和激情,因为对自我的长短处的了解,变得越来越不自信。于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采取“啃老”的方式逃避。因此要真正“驱赶”走他们,必须先让他们建立对自己和生活的信心。
妙招激励,逐客令情深意长
  这天在晚餐的时候,唐纳森拿出一份家庭协议书,上面写着允许孩子们继续在家居住下去,并为他们提供食物,不过辛克尔、莎伦、辛德瑞必须要付出自己的劳动换来这一切。唐纳德将洗衣、收拾屋子、做饭洗碗、种花等家务事采取分包的形式,要三个人轮流来完成,不能再依赖父母。除此以外还包括每天陪唐纳森跑步,一起学习皮划艇甚至是登山等运动;大家还要积极参与社区义工等事务。唐纳森还给他们三个人制订了工作表,他说:“如果谁违反此协议,就从这里搬出去,永远不要再回来。而且辛德瑞在三人中要安排更多工作,用以抵还之前向我们借的钱。”辛德瑞对此表示抗议,可是唐纳森却丝毫不理会他的意见,大家都见识过父亲的“绝情”,看着唐纳森拿着长长的协议书,三个人只能哭丧着脸签下了各自的名字。
  第二天一大早,莎伦就在父亲专门为她准备的闹钟声中醒来,今天轮到她为大家做早餐。辛克尔和辛德瑞则陪唐纳森晨跑,习惯晚睡的辛德瑞痛苦万分地起来,睡眼惺忪地跟在哥哥和父亲身后,而许久没有下过厨房的莎伦开始展示自己不错的厨艺,最后准备了满满一桌子早餐,有熏肉、煎蛋、煎肉肠等,看着大家争着抢着吃自己做的食物,莎伦觉得非常有成就感。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被人需要了。自从前夫移情别恋后,她就自暴自弃,对生活失去了热情。
  不仅莎伦有了改变,早起晨跑的生活让辛德瑞也不再颓废不振。这时,陶布里奇小镇为了满足日益增多的游人需求,决定建造几座售卖商亭,并向社会征集设计草图。唐纳森鼓动辛德瑞参与商亭的设计,曾立志要做标志性建筑的辛德瑞对父亲的提议嗤之以鼻。可是唐纳森告诫辛德瑞:“我认为设计出的建筑能服务于绝大多数人才算是真正的设计师。”
  几天后,辛德瑞改变了主意,原来是有人为了小镇商亭能征得高水平的设计,捐了很大一笔资金。而这时,辛德瑞被父亲安排许多家务劳动,还被催促早点还债,为了能早日还清当初借父亲的钱,他只好全力以赴地投入到设计比赛中。
  一个月后,辛德瑞的设计图得到一致好评。在拿到奖金的那一刻,他感到非常兴奋,失去工作后,这是他第一次单独设计作品。这笔钱不仅让他还清了向父亲借的债,更让他在大家的赞美声中神采飞扬。看到这一切,唐纳森再也不用心疼自己悄悄出的那笔设计奖金了。
  在父亲和哥哥们的帮助下,莎伦的家庭甜点工作室也成立了,经过网络宣传,她的甜点大受欢迎,每天订单都排满了,一个月后,她还雇用了一个帮手。看着莎伦走向成功,辛克尔意识到还有许多像莎伦一样有生活天赋的女人深藏在每个家庭,她们需要一个平台让她们的厨艺或者祖传的手工走向市场。颇有生意头脑的辛克尔嗅到了商机,成立了一个网上公司,专门销售这些生活能手们的劳动成果。
  不久,一家著名的甜品公司找上门要和莎伦合作,莎伦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在唐纳森的支持下,莎伦将甜品公司从家里搬了出去,将店开到了伦敦;辛克尔的网络公司因为找到了一个投资人,规模得以扩大,客户不断在增长,这样下去赢利的日子指日可待;辛德瑞设计的商亭得到英国公共设施艺术类大奖,一些公司都愿意聘请他做设计师,最终他选中了英国伯明翰的一家市政公司。
  看着三个孩子走出人生的低谷,相继搬离了家,不再是“啃老”一族,唐纳森心里很高兴。可看着空荡荡的家,他又感到几分失落和孤独,这一次他知道,孩子们如同飞出去的鸟儿,可能真的难得回来了。
  2009年12月圣诞节前夕,伯明翰下起了罕见的大雪。正当唐纳森和加西亚孤单地坐在窗前望着白茫茫的世界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唐纳森打开门一看,是辛克尔和奥利弗,还有莎伦以及辛德瑞。他们提着大行李箱站在门口,辛克尔摆出一副哭丧的脸说:“亲爱的爸爸,这一次你一定要收留我们,否则圣诞之夜我们将流落街头。”说完拿出一副手套,“这是送给我的投资人,也是我的父亲的圣诞节礼物。”而辛德瑞也掏出一条羊毛围巾说:“这个我要送给那个设计奖的资助人,是他让我走向新生!”莎伦则拿出一盒点心:“这是我新研制的一款独一无二的父亲饼!”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唐纳森热泪盈眶,孩子们终于完全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找到了各自的生活轨道。
  现在,唐纳森成功地将“啃老”儿女赶出家门的消息传遍了英国,尽管有人质疑将陷入困境的孩子赶出家门是否残忍,但更多父母却支持他的做法。这位父亲的故事在网上传播后竟引起了英国民政部门的兴趣。政府在他的指导下编制了一本关于父母驱赶“啃老”子女的实用手册——《父母激发手段》,一时间该书成为经济危机中的畅销书。在书中,这位睿智的父亲告诫所有父母,孩子们如同一群鸟儿,如果长久迷恋父母温暖的巢,自己却不飞出去沐风栉雨,寻找食物,那么终有一天会羽翼退化,彻底失去生存能力。所以,老鹰会狠心将自己的孩子从悬崖推下,就是为逼迫它们学会飞翔。如果父母一味接纳“啃老”子女,不是爱,而是害。只怕等到父母有心无力时,悔之晚矣!只有让灰心的孩子找到自信,感受到希望,将他们“赶”出家门,勇敢面对自己的人生,才是父母对子女真正的爱。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