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广角镜 >

夺命12人,沙特王室滴血蓝钻诅咒

2010-11-11 09:25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1989年,沙特王室一颗稀世蓝钻被盗。然而这绝不是一起普通的失窃案!它的离奇之处并不仅仅因为蓝钻本身的绝顶尊贵,更令世人震惊的是,它自此引发了泰国和沙特两个国家20年交恶——谋杀、失踪、绑架……由它引发的命案更是此起彼伏,蓝钻所到之处,血光四溅。这是一颗带着王室诅咒的钻石吗?它身上究竟有着怎样残忍的秘密?
泰国园丁偷走蓝钻丧命
  21年前,成千上万泰国人到中东谋生,仅在沙特的泰国劳工就有25万,主要从事园丁、保姆、清洁工等低技术含量的工作。在芸芸劳工中,有一个名叫江克莱的,他幸运地受雇于沙特王子,工作地点是王子位于利雅德的豪华王宫。
  江克莱主要负责重要房间的清洁工作,由于周到细致,善解人意,他多次受到王子的称赞。俨然成了王宫名人的江克莱,深得侍卫们的信任,可以随意出入王宫内的任意一个房间。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王子的卧室打扫卫生时,瞥见王子从卧室的隔间出来。这是一间相当隐秘的暗室,最里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保险箱,足有普通保险箱的三四倍大。
  发现了保险柜的秘密,江克莱兴奋不已。虽然他现在是一名忠厚老实的工人,但从前在泰国,他可是个专业大盗。到沙特打工,除了谋生之外,他更想能在阳光下生活。可是,才过上正常生活的江克莱,一下子又掉进了贪欲的沟壑——那个巨大的保险箱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叫他心神不宁。
  1989年7月,这是江克莱等待已久的日子,王子在闲聊中亲口告诉他,会选择酷热难耐的7月下旬去国外度假。当天工作结束后,江克莱躲在王宫一楼的储藏室里,入夜,他偷偷从储藏室的窗户爬到2楼,潜进王子的卧室。
  江克莱熟练地轻触机关,暗室的门应声而开,他径直走向保险柜,掏出一把螺丝刀,对准密码锁摆弄起来。江克莱的“技能”惊人,几乎没费什么周折,就轻松地打开了保险柜。保险柜内的“景色”相当壮观:有价值200万美元的蓝宝石项链,100多万美元的钻石名表,还有鸡蛋大的红宝石,鸽子蛋大的猫眼石,其中最珍贵的是一颗重50克拉、几乎没有瑕疵的超级蓝钻!它不仅是沙特王室的传家之宝,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蓝钻之一,还是“离开王室就会杀人的魔石”!
  在沙特的民间传说中,这颗蓝钻与王室的命运休戚相关,它曾受过吉普赛巫术的诅咒,但凡王室之外的人得到它都会死,而王室失去蓝钻就会皇权不保。只是,多少年来,这颗蓝钻从未离开过王室,所以没有人知道诅咒是真是假。
  江克莱一共洗劫了90公斤的现金和珠宝首饰,这些财物在当时就价值2000万美元。他用多个垃圾袋将珠宝装起来,趁着清晨光线昏暗的时候,将一车“垃圾”堂而皇之地倒出了王宫,然后假装生病,请假外出。回到自己的住处,江克莱将财宝分装在3个手提箱里,打电话叫来了快递,将箱子寄回老家,那是泰国北部南邦省一个叫帕府的村子。
  与箱子同时启程,江克莱踏上了逃亡之路。由于事先计划周详,他顺利地躲过了沙特警方的追捕,逃到泰国曼谷,最终辗转回到了家乡。江克莱虽然是个专业大盗,却绝不是专业级珠宝鉴定商,他大大低估了沙特王子收藏品的价值。当他来到哥哥家时,三个箱子已经在等他。他将其中两个埋在离哥哥家不远的丛林里,打开剩下一个,将其中的珠宝贱卖,一大批镶满宝石的项链以每条几十美元的价格出手。
  一开始向江克莱收货的都是小珠宝商,可随着出货越来越多,人们感觉江克莱好像挖到了聚宝盆,各种谣言开始传出,很快传到了泰国首屈一指的珠宝商桑迪耳中。桑迪家族世代经营珠宝,在泰国拥有规模极大的收购和销售网络,他以最高价击败所有“竞争者”,收购了江克莱拿出来卖的绝大部分珠宝。凭经验,桑迪意识到这批珠宝的来路不凡。
  得知王子的保险箱被偷,沙特王室震怒,强烈要求泰国追捕窃贼,并派出外交家穆罕默德·廓加作为大使,负责监督案件调查过程。1990年1月,泰国警方找到了江克莱的下落,但他已是一具尸体,血肉模糊地躺在树林里,眉心的致命枪伤让在场的人都不寒而栗——与蓝钻的大小相仿。
  警方在江克莱的尸体下面挖出了两个手提箱,并且追回了绝大部分已经出售的珠宝。随后,警方将追回的珠宝公开展示。1990年3月,泰国警方前往沙特举行珠宝归还仪式。
  两次热闹非凡的展示会上,名贵的珠宝首饰熠熠生辉光彩夺目,偏偏独少了那颗50克拉的大蓝钻。
诅咒显灵12人离奇丧生
  没有追回“镇江山”的蓝钻,沙特王室和政府当然不依不饶。就在归还仪式后一个星期,廓加愤怒地提出抗议,声称归还的珠宝并不是全部失物,还有很多没有找到,而且离谱的是,最简单的鉴定手段都能证明四分之三的珠宝是赝品,有些宝石甚至是塑料或玻璃做的,假到不能再假!
  廓加再次来到泰国,他要找一个人。廓加认为,造假的人很有可能是桑迪。因为一般人绝没有能力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制造出这么多的赝品。而且,能接触江克莱的人并不多。
  就在廓加准备偷偷抓捕桑迪的时候,泰国政府的消息传来:珠宝商桑迪已经被捕,鉴于他在案件中的重要性,他已被列为“国家证人”,受到最高等级的严密保护。
  1990年2月1日,廓加正在发愁不能直接审讯桑迪,有工作人员进来通报:蓝钻的诅咒再一次应验了。当天,三名泰国警察到关押桑迪的秘密地点换班时,发现“安全房”里的人全部倒在地上,包括桑迪和三名警察在内的四个人全部胸部中枪,最靠近心脏的弹孔和江克莱头上的一般大!看过尸体的人惊呆了:难道真的有蓝钻诅咒?如果不是诅咒,如此隐秘的“安全房”是怎么被找到的?
  一缕恐怖的气息在泰国上下扩散蔓延。桑迪的死让廓加很是绝望,可坏消息还在接二连三地传来。三名沙特“外交官”在曼谷街头以“处决”方式被杀害,颈部都有蓝钻大小的弹孔。他们都是沙特特工,对外身份是“外交官”。没过几天,又一名泰国警察遇难,致命伤是眉心的一击。2月14日,一名曾经和沙特遇难特工接触过的泰国商人神秘失踪。
  人们开始对沙特蓝钻议论纷纷,整个曼谷都笼罩在恐怖的氛围里。廓加慌乱了,几乎所有可能与蓝钻发生过接触的人,都以同一种方式死亡。王室的蓝钻还能找到吗?
  频繁地出状况严重影响了沙特和泰国的关系,两个国家陷入了恶战。沙特政府1990年6月开始停止向泰国发放工作签证,此后在沙特工作的泰国人骤降到不足1万人。因为没有海外工人的汇款,泰国仅这一项在三年内就损失了140亿美元。不仅如此,整整一代泰国人无法到沙特探亲。泰国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困难的外交灾难。无论每一届新政府多么努力地成立“调查委员会”,蓝钻的下落还是没有头绪。
  1994年8月,泰国一条高速公路上出现一桩交通事故,警察赶到的时候只发现一辆被撞毁的奔驰车里摆放着两具尸体。法医鉴定的结果是两人死于车祸。很快,这桩看似不起眼的交通事故被证明并不简单,死者是桑迪的妻子和儿子!廓加费尽周折才得到泰国政府的同意查看了尸体,他几乎咆哮着质问泰国“调查委员会”的负责人:“你们在蒙蔽傻瓜吗?就连我这样蠢钝的傻瓜也看到了尸体腿部大动脉处的弹孔!与蓝钻有关,对吗?诅咒又一次显灵了。”
  “调查委员会”的负责人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大汗淋漓地回答道:“因为蓝钻,死了太多的人,这么邪门,我们没有公开是怕引起全国的恐慌。”
  从江克莱开始,已经有12个人因蓝钻丧命,他们的死亡模式几乎一模一样:身上一定会有一个蓝钻大小的弹孔;现场找不到任何破案线索;这些人很可能都见过蓝钻。
  多年的追查,廓加感觉自己都要相信蓝钻诅咒了。泰国警方不会再向廓加通报与蓝钻诅咒相关的案件,但是,廓加还是通过情报机构听说了几十起“蓝钻诅咒杀人案”。不断有人在与蓝钻关联着,不断有人受诅咒而死……
  2004年5月的一天,廓加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里的男子神秘兮兮地说:“想知道桑迪一家的死因吗?”廓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蓝钻有关的线索,他用50万美元的高价换取了这个极有可能是恶作剧的情报。来电话的男人自称是绑架桑迪妻子的匪徒,他受雇于一个叫汶仁的警察。
  廓加在瞬间的震惊之后很快镇静下来,汶仁是当年保护桑迪的主要调查官,随时有理由接触证人!廓加迅速派出特工抓捕汶仁。可就在特工押解汶仁去见廓加的路上,汶仁突然咬舌自尽,他像早有预感一样,在上衣口袋里留下了一封遗书。汶仁在遗书中写道:当年桑迪的死与他无关。虽然他也很想从桑迪口中得知蓝钻的下落,但是一个叫干哈的手下比他还心急,早早打起了桑迪的主意。于是,他只得对桑迪的妻子和儿子下手。一周后,汶仁发现,根本无法从奄奄一息的桑迪妻子口中撬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只好杀人灭口。
  汶仁的遗书似乎没有什么价值,他所提到的干哈,就是1990年遇难的警察。把责任推到一个死者头上,是最简便的方法。
  有关蓝钻的线索,又断了。
贪念使得蓝钻诅咒不断
  2006年,沙特特工在泰国黑市上发现了几件华美的首饰,送回沙特鉴定后发现正是王室的失物!这再一次证明货真价实的珠宝还在泰国!就在这时,《纽约时报》的一篇名为《泰国历史上最惊人的警察腐败》的报道掀起了轩然大波。该报的记者声称看到泰国警界和政界高官的夫人们在大型仪式和晚宴上佩戴了从未见过的首饰。这些女人们一边喝着香槟,一边在攀比着珠宝的大小。沙特王室看到《纽约时报》后勃然大怒:照片上,官太太身上那些首饰正是王宫的失物!
  廓加开始频繁与泰国高层接触。他以逐步恢复外交为筹码,令泰国官方同意秘密成立另一个调查委员会。“秘密调查委员会”专门调查原“调查委员会”以高级警官查洛为首的一干警察是否有渎职之处。
  2006年底,查洛身背多项控罪被送上了法庭。庭审中,廓加向人们揭开了蓝钻诅咒的神秘面纱:当年,桑迪看到江克莱手中的蓝钻后,深知它的价值,认为这是大赚一笔的机会。没想到,江克莱虽然不识货,但他有个愿望:为未来的妻子戴上一枚大大的钻戒。而手中这颗沉甸甸的蓝钻很合他的心意。桑迪几次开高价诱惑江克莱均未得逞。
  在珠宝行业颇有造诣的桑迪当然听说过蓝钻诅咒的传说,于是他找到军火走私商,定制了一把特殊的微型手枪,这把手枪连开两枪所呈现的弹孔效果,犹如大颗钻石。
  随着沙特政府的施压,泰国警方加紧了追捕江克莱的步伐。桑迪唯恐在自己得到蓝钻之前,江克莱就被警方抓走,于是匆匆杀死了江克莱,并制造了蓝钻诅咒的假象。
  桑迪很聪明,他交出了除蓝钻之外的全部珠宝,还将江克莱的尸体放在了他藏珠宝的位置,“帮助”警方找到财物。他希望沙特王室能就此罢休。
  桑迪似乎并不走运,他交出的珠宝回到沙特后,居然四分之三变成了赝品!而且,王室偏偏只看重那颗蓝钻。
  桑迪成为“国家证人”后,很快就有警察与他套近乎,打探蓝钻的下落。干哈机灵地瞄准了桑迪的妻子,两人迅速勾搭成奸,妄想得到蓝钻后远走高飞。干哈和桑迪的妻子以儿子为要挟,逼迫桑迪说出了蓝钻的下落。干哈取蓝钻时,发现了桑迪的微型手枪。他马上明白了江克莱的死因,一个恶念开始在脑袋里盘旋。随后,干哈潜进“安全房”,杀死了所有人。他终于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地拥有了蓝钻。
  可惜,干哈耐不住性子,急于将蓝钻脱手,他频频接触珠宝商的消息传到了汶仁和查洛的耳朵里。汶仁找到干哈询问情况,干哈自知事情败露,只好承认自己杀害了桑迪,但谎称蓝钻在桑迪的妻子手里,自己只是负责联系买家。
  汶仁向上级查洛汇报了情况,还带回了干哈杀人的证据——桑迪的微型手枪。查洛哪会轻信干哈的说辞,他命令汶仁找人绑架桑迪的妻子和孩子,自己派亲信盯住干哈。
  干哈以为自己的谎言骗过汶仁,于是继续秘密接触买家。他的一切行动都在查洛的监控之中。当干哈与装扮成珠宝商的沙特“外交官”接触时,“外交官”们给出的天价让他兴奋地不顾危险,当场掏出蓝钻验货。查洛命令手下当街杀死了三名沙特“外交官”,防止蓝钻的信息走漏给沙特人。干哈也被绑走,几天之后被抛尸荒野。
  由此,“蓝钻诅咒”被越传越神奇。当初为桑迪供货的军火走私商看到了商机,他批量售出了多把那种微型手枪。于是,与蓝钻有关的、无关的谋杀案,只要从微型手枪中射出了子弹,便都被打上了“蓝钻诅咒”的标签。
  审判中,法院裁决查洛绑架和谋杀罪名成立,执行死刑。可查洛坚持自己是无辜的,既不知道蓝钻的下落也不清楚是何人调包了珠宝。叫人称奇的是,至今查洛仍未被执行死刑,在监狱里生活得颇为自在,还组织了名为“牢房摇滚”的乐队。沙特政府认为,这是因为蓝钻早就落在了更高级别的官员手中,泰国政界和警界的高层瓜分了调包的珠宝首饰。2010年,在调查部门的努力下,又有5名泰国高官被捕。
  如今,那颗沙特蓝钻被泰国人再一次称为“被诅咒的魔石”。当它安静地躺在保险柜里,它丝毫不会有邪恶力量,不会伤害任何人,没有人会因它死亡、关押或者失去未来,其实被诅咒的是贪欲。贪欲不止,诅咒不断。流落在沙特王室之外的滴血蓝钻,仍然散发着致命的诱惑之光。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