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广角镜 >

拆婚侦探在行动,假戏真做酿血案

2010-11-11 09:26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2009年4月,日本东京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凶杀案。近日此案终于宣判。但引起全社会关注的,并不是一个有妇之夫杀死了自己的婚外情人,而是诱发该案的一个严重社会问题。受此案影响,日本雅虎网站决定从2010年2月起,绝不再刊登婚姻侦探公司的广告。这是日本近年来,唯一一桩由一起凶杀案引发的全国民众对一个行业的质疑。
出轨的诱惑
  五十理惠是生活在日本东京北部木市的一名家庭主妇,丈夫五十一郎是一个厨具经销商。两人结婚5年,有一个2岁的孩子。2007年以后,五十一郎对理惠态度变得冷淡,经常很晚回家。理惠虽然难受,却无法改变现实。孩子还很小,需要专职照顾,而日本生存压力大,很多男人都像丈夫这样,在外喝酒到深夜,在家则绝对的大男子主义。
  2007年6月,当理惠在离家不远的一家蛋糕店挑选甜点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小姐,冒昧地问一句,这家蛋糕店哪一种奶酪蛋糕做得最好?”理惠见是一个长得极像当红影星渡边的男子,出于礼貌回答道:“那看您是喜欢味淡的还是味浓的?”男人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喜欢味淡的,甜味中带一点点的酸。”
  理惠也喜欢淡奶酪味的,因为怕发胖,更因为淡奶酪味蛋糕若有若无的酸,就像她的生活,总有些浅浅的忧伤。男人挑了两块让服务员装起来。理惠好奇地问:“怎么,家里那位也喜欢吃奶酪蛋糕吗?”男人摇头:“不,我还单身呢,这块是为您挑的,谢谢您这么热心。”
  理惠连忙推拒,她可不愿接受陌生人的礼物。男人目光灼灼:“接受一块小蛋糕,一起享受同一种快乐。因为我们碰巧有同样的爱好,又碰巧能相遇,更因为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见。最多偶然想起,在某个角落里有一个人跟自己有一块蛋糕的联系,就不容易感到寂寞。”
  这番话让理惠好感动,多年来,她的世界里只有丈夫和孩子,她记起别人或者被别人记起的时候,总是少而又少。这个英俊男人的蛋糕的诱惑突然强烈起来,她想,放下矜持跟陌生人分享同一种食物,应该像偶尔跟陌生人共一把伞,或者分享公园的一条长凳,是不必担心危险又有些隐晦甜蜜的,于是点头答应。
  走出超市,理惠觉得拿着蛋糕走人似乎不太礼貌,于是跟男子一起在街边椅子上坐下,边吃边聊。男子递给理惠一张名片,介绍他叫桑原初,是东京一家科技公司的职员,做市场调查来到木,肚子饿了想买块蛋糕充饥,又不了解这家蛋糕店,所以才冒昧问她。桑原初话题一转:“太太是一个好细致的人啊,知道蛋糕分哪几种,细微的区别是什么。有您的照顾,家里那位该是多么幸福啊。”这话正好戳到理惠的痛处,她眉头紧锁欲言又止。正巧桑原初的电话响了,他站起身:“抱歉,我要走了,名片上有我的邮箱和电话,也许多个朋友就多一份快乐。”
  桑原初走了,理惠捏着名片,不知道是否应该将它带进家门。最后带着对丈夫一丝丝报复的快意,她将名片藏在了提包的最深处。桑原初是一个多么温存体贴的人啊,知性,浪漫,说话句句触动她的心弦。她想给他写邮件或者打电话,就当是给沉闷的居家生活打开一扇聊以透气的心灵窗户。
  正当理惠心上像爬满了蚂蚁,又痒又疼的时候,五十一郎突然决定出差几天,彻底的空巢生活,让理惠更加想跟桑原初联系,当接连三天都买同一款抹茶奶酪蛋糕,细细地吃下,仍然不能安抚内心时,她终于大胆了起来。
  她给桑原初发去了一封邮件,内容无非是礼貌地问候他,以及对那块蛋糕的谢意……
惨淡的离婚
  邮件发出去后,理惠发现,宣泄不是弥合了她心上的窟窿,而是撕开了更大的空洞。她每时每秒都在等候桑原初的回信,但是好多天信箱里都空空如也。但就在五十一郎回家的前一夜,邮箱里突然飞来了桑原初的问候,他的文笔跟他的面目一样灿烂:“一个人漂泊在东京,一直没有遇到苦苦寻觅的人,直到遇见你。尽管这样的话对于已婚的你来讲太过冒昧,我也知道相见恨晚必须遵守的原则,所以我能期望和要求的东西只能少而又少,就像现在,你的来信就足以安慰我数天的失眠……”
  被爱和被尊重的幸福环绕理惠的全身,她恨不得马上给他回信,告诉他,自己也爱上了他。然而,爱来得越快,理惠越有一种脚不着地的感觉。出于女性特有的谨慎心理,理惠想隐蔽地调查一下桑原初的身份。她按照桑原初名片上的办公电话拨过去,声称自己是桑原初的客户,一时联系不上,想请他和家人周末一聚,对方回答:“这小子还没成家呢,周末一般都是没安排的,请您留下联系电话好吗?”
  理惠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给桑原初发邮件说自己爱他,是一见钟情的爱,也是无法禁锢的爱。桑原初很快给她回了邮件,同样言之切切。理惠像在幸福的云端里一样,以至于丈夫的冷遇,在她看来再也不是一种折磨。只有偶然面对孩子童稚的眼睛时,才感到一丝丝自责。
  2007年7月中旬,通信半个月后,桑原初突然向理惠发来一封邮件:“我要见你,我什么时候才能完整地拥有你?”理惠万分心疼,明白桑原初希望她离婚,但是维持了四五年的家,不是说散就能散的,孩子、财产、亲人,哪一方没有处理好,今后都会有麻烦。于是,理惠为了安慰桑原初,约他到离家很远的新宿见面。他们一同进餐,一起唱卡拉OK,几杯酒下肚后,桑原初克制不住地吻她,最后她放弃了一个已婚女人的底线……这时离他们初次见面不过二十来天。
  随后,理惠像一辆开上高速公路却发现刹车失灵的车子,惊惧又无法停止地继续和桑原初幽会,新宿、六本木的许多快捷而便宜的爱情旅馆里,都留下过他们欢腾的身影。当年9月,她一时一刻也离不开桑原初了,便决定向丈夫谈离婚。可还没开口,2007年10月,她突然接到法院的传票,丈夫五十一郎竟然先提出了离婚,理由是发现她有婚外情。理惠慌了,不明白她跟桑原初交往的事情是怎样被丈夫发现的。她在电话里向桑原初哭诉。对方安慰她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勇敢面对,她还有他。
  桑原初的安慰稳住了理惠的阵脚,她勇敢地跟五十一郎对簿公堂。可没想到五十一郎在法庭上展示了偷拍到的她跟桑原初手挽手出入新宿爱情旅馆的照片,气愤地指出,理惠应该为破坏家庭的行为付出代价,他要求全部的家产和孩子。理惠百口莫辩,一败涂地。领判的当天,她在电话里哽咽地对桑原初说:“我只有你了,以后即便是全世界都抛弃我,你也不能。”桑原初在电话里诺诺地答应。
卑劣的阴谋
  离婚后无处可去的理惠想搬来跟桑原初同住。但一直表现很勇敢的他竟然为难起来:“我们被抓住了把柄,等事情淡下来,我们再在一起。”理惠只好搬回家跟父母同住。但父亲恼恨女儿不守妇道,没有一点好脸色。日子变得非常难过,而桑原初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总是推说很忙。在一次争吵后,桑原初彻底玩起了失踪,电话关机,消失了整整一个月。更让她着急的是,至今她竟然还不知道桑原初的住处,想到公司去找他,又怕丢他的脸,让他更不理她。
  就在理惠差不多快疯掉的时候,桑原初终于露面了,说经过一个月的冷静思索,他意识到她对他很重要,决定要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照顾她的一生。
  理惠很感动,2008年春天,她和桑原初租房同居,只要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理惠什么也不在乎了。同居的岁月表明桑原初的确是爱理惠的,他依然很忙,但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礼物,而且在家的时候也非常好。要说有什么遗憾,就是他始终不提结婚的话题,总是说要等经济宽裕。
  2009年,理惠想给桑原初一个惊喜,到公司约他吃一顿浪漫的晚餐。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那里根本不存在什么科技公司,更没人认识他。恐惧袭来,为了弄清楚他到底什么职业,为什么三天两头出差,理惠决定不动声色,暗中跟踪。
  第二天,桑原初又说要出差,理惠尾随其后。他来到一家女装店,向一个富态的中年妇女搭讪。两人交谈良久,桑原初买下了两件衣服,送给妇女一件,然后离去。理惠拦下中年妇女,说她是刚才那个男人的老婆,问妇女跟他是什么关系。该妇女一脸的惊诧:“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说我长得很像他姐姐,想送姐姐一件衣服做生日礼物,要我帮忙试穿。最后说找到一个如此像家姐的人是种缘分,非要送我一款同样的裙子。”妇女还拿出了一张桑原初送给她的名片。理惠惊呆了,上面居然写着他叫小野章郎,游泳教练。
  一切都那么似曾相识。理惠像惊弓之鸟一样回到父母身边。傍晚桑原初打来电话,理惠本想立即揭穿他,但又怕争吵让年迈的父母担心,于是称父亲生病,稳住了桑原初。
  第二天,理惠来到警察局报案,经过照片比对,她得知这个欺骗她感情的人叫桑原武,31岁,札幌乡下的一个青年农民,已婚,有两个孩子。理惠震惊得几近昏厥,但警察告诉她,桑原武跟其交往的过程中,并未涉及经济诈骗,而情感纠葛不属于立案范畴。理惠崩溃了,她拨通桑原武的电话,把她所知道的一切全都嚷了出来,表示今生今世再也不想见他这个可耻的骗子。桑原武也很慌乱,他一再说他这样做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是真爱她的。为彻底摆脱桑原武,理惠同意开诚布公地谈一次,她前往新宿sterri旅馆。
  桑原武冲进门就迫不及待地解释,他的确是札幌乡下的农民,5年前到东京来谋生,利用体面的外表,在一家私人侦探社做了拆婚侦探。他受雇于一些想离婚的男人,勾引他们的妻子,制造出轨的证据,让他们迅速而低成本地离婚。理惠的丈夫五十一郎有了新欢,急于离婚便雇用了他。
  在走近理惠前,他已经做成过好几笔生意,每次都按照行内规矩,事成之后就立即从勾引对象那里消失。但理惠是他遇到的最年轻漂亮,也是最纯真的女人,他真的爱上了她,对她离婚后一无所有的境况充满了愧疚。终于在消失了一个月后,他向爱情投降,重新出现在理惠面前。他虽然继续接单,但将照顾理惠作为他良心仅存的标志。他每坑害一个女人,都会对理惠多一份关爱。桑原武声泪俱下:“爱你,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我一直害怕这一天的到来,为此一次次地在你面前撒谎。请你别离开我,我愿意离婚,愿意抛弃这份职业。我们重新开始……”
  但是这样的表白已经不能感动理惠了,她震惊于为之奉献青春和生育梦想的丈夫,禽兽不如地制造了离婚的阴谋,震惊于让她的心重新鲜活的男人,是一个超级骗子。她对于男人以及整个世界都失去信心,固执地要离开,哭喊着说如果桑原武继续纠缠她,她就要公开一切,让他身败名裂。
  理惠冲向门边,桑原武紧紧地抱住她。她咬他,踢他,朝他吐口水。为了让她冷静,桑原武箍她脖子的手越来越紧,理惠还是不屈服,他改用双手去掐她的脖子。理惠的眼里射出仇恨的光芒,桑原武意识到他将永远地失去这个女人,丧心病狂使尽了全身力气。终于理惠不再挣扎,桑原武发现自己杀了人,仓皇地逃离现场。很快人们发现了理惠的尸体,由于她生前报过案,桑原武便成了重点嫌疑对象。2009年5月,逃逸半个月的桑原武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向警方自首。
  这起情杀案在案发之初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2010年1月,案件进入终审宣判阶段,桑原武字字血泪地交代了他与理惠交往的过程,反复强调他爱她,才违背职业操守回到她的身边。而辩护律师指出桑原武与理惠相遇,是受其前夫雇用,他用作欺骗道具的名片以及来往的邮件,都是“无忧侦探社”所策划。律师认为,桑原武固然是杀了人,然而其帮凶却包括理惠的前夫,无忧侦探社,以及允许私人侦探社存在的日本社会制度。基于以上原因,法官并没有判桑原武死刑,而只是让他领刑17年。
  判决结果宣布后,在日本社会引起热议。因为日本人向来不喜欢直接对抗,遇到纠纷总找中间人出面,这催生了大量的私人侦探社。而近年来,由于婚姻诚信危机,私人侦探被广泛地应用于解决各种情感纠纷。不仅想离婚的男人会雇侦探诱惑妻子出轨而离婚,发现丈夫有外遇的女人,也会雇侦探去勾引丈夫的情人,来一个“釜底抽薪”。而那些对儿女对象不满意的父母也往往去找人将他们拆散。全日本有将近2000家大小侦探社,将引诱手段完善到极致,在本案中,制作假名片,接理惠电话,告诉她桑原初单身,以及拍下他们在旅馆幽会照片的,全是无忧侦探社的人马,配合得天衣无缝,使得理惠虽然警惕,还是上当受骗。另外,这些侦探社还通过网络等途径大作广告,要请一个侦探非常容易。
  桑原武案让日本上下开始质疑这种职业的伦理和合法性,认为它不仅让人们不再轻易相信爱情,也给社会造成不安定的因素。理惠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终身不会原谅被告和雇用他的我女儿的前夫,也永远不能原谅这种玩弄人类感情的职业。”鉴于日本舆论的呼声愈高,2010年2月,日本最大网站雅虎网站宣布不再刊登侦探公司的广告。这也许是理惠之死,照进现实的唯一亮光。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