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聚焦围城 >

捍卫婚姻,“古老通奸法”判罚小三900万

2010-10-13 10:05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最近,美国北卡罗莱纳州作出一项令天下小三闻风丧胆的判决:第三者安妮•伦德奎斯特的离间夫妻关系罪成立,必须支付原告辛西娅•谢克福德“通奸伤害”赔偿金900万美元。这不仅是震惊全美的婚外情高额处罚,还是首次针对第三者的重罚。而该判决依据竟然是一项19世纪的法令。
恩爱夫妻,一朝反目
2005年之前,辛西娅•谢克福德平静地生活在北卡罗莱纳州格林斯伯罗市。丈夫艾伦是一个律师,会赚钱又顾家。大女儿是医生,小儿子是助理律师,一家人其乐融融。
2005年6月23日,是辛西娅和艾伦结婚32周年纪念日,艾伦却碰巧要出差。辛西娅很遗憾,艾伦在结婚纪念日离开还是第一次。晚上,辛西娅散步走向三个街区外的一家咖啡馆。近年来,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都在这家咖啡馆度过,所以今晚即便艾伦不在,她也想到这儿来坐上一会。
但是,她居然发现了丈夫艾伦!他的对面是一个明艳动人的女人。艾伦为什么要撒谎,他跟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一直单纯地生活在家庭里的辛西娅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妻子,艾伦十分震惊,而女人出奇镇静,她站起来向辛西娅问好,然后微笑着告辞。女人离开后,艾伦恢复了常态,他解释说出差临时取消,他赶往咖啡馆,本想给辛西娅一个惊喜。但半路上,这个叫安妮的客户打电话说有紧急事要与他面谈,他只好将她约到了这里。
闻着残留的浓郁香水味,辛西娅半信半疑。已经晚上9点了,一个有急事要见律师的女人,怎么还会细致装扮?
随后,艾伦表现得更为奇怪,他常常说胃口不好,不和她共进晚餐。他还说她身上的体味难闻,提出分床睡觉。他更加频繁地出差,不管辛西娅是不是高兴,说走就走。
女儿提醒辛西娅,说这是男人出轨的征兆。联想到咖啡馆的一幕,辛西娅也紧张起来,开始查艾伦的手机和汽车,让辛西娅气愤的是,艾伦在家时总是魂不守舍地接发短信,等她查看时,短信又被删除。在他的汽车里,她好几次发现金色短发,在记忆里,安妮也是金发。
辛西娅当面质问艾伦,艾伦无辜地说,安妮是当地私立名校盖德福德学院的董事会成员,分管法务,最近学院有意聘请他当法律顾问,所以两人接触自然很多。
“辛西娅,几根头发就能证明我出轨吗,那三十多年前,我的头发全被烧光了,证明什么?”辛西娅顿时无语。三十多年前,她是一个美丽的中学老师,身边有许多追求者,她不知该如何取舍。直到有一次公寓起火,她打电话向那些追求者求救,只有艾伦冲进火里,赶在消防队员前将她救出,可他的头发却全被烧光。正是那一刻,她认识到只有他才是真爱,所以毫不犹豫嫁给了他,尽管那时他不过是个贫穷的社区工作者。在艾伦获得律师执照变得越来越忙碌后,她果断辞职当起了家庭主妇,全力支持丈夫。
回忆让辛西娅的紧张得到缓解,一个视她为生命的男人,怎么可能移情别恋,一个有身份的私立学校法务长怎么会当人情夫?她说服自己不要多疑。
辛西娅还去找婚姻专家,专家分析说婚姻长了容易让人没有激情,加上辛西娅当全职主妇以来,除了照顾家庭没有其他追求,身材臃肿,知识单一,艾伦可能因没有共同语言才对她冷淡。他分析艾伦正处在出轨的边缘,建议辛西娅和他一起前来接受婚姻辅导。
艾伦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可他上婚姻辅导课的同时,却常带着口红印和牙印回家,身上还留着安妮的香水味。直觉告诉辛西娅,他们已经上过床了。她实在不明白艾伦既然愿意接受辅导,为什么还肆无忌惮和另一个女人做爱。
和艾伦在同一个律师所工作的儿子比尔替她分析说,这像一个法律圈套。因为北卡罗来纳州实行无过错离婚制,夫妻的任何一方都可以以感情破裂为由起诉离婚。只要一方有确凿证据证明夫妻关系无法挽回,即使另一方不同意,法官也会判决离婚。而艾伦跟她分床睡觉,接受婚姻辅导等,都是感情破裂的直接证据。他大概急于想跟她离婚,所以一边制造证据,一边留下跟安妮缠绵的印记,以刺激她知难而退。
辛西娅不相信,艾伦曾经那么爱她,为什么年过六十还急切地要跟她离婚呢?比尔说,这一切肯定是安妮指使的,他经常看到安妮打扮得花枝招展出入父亲的办公室,那样子显然不是为谈工作而来。
“妈妈,不要以为他过去爱你,就代表他永远爱你,安妮比你年轻漂亮,又懂法律,爸爸肯定是昏了头了。而他又是有钱有名的大律师,安妮当然要下手抢了。”
比尔言之凿凿,辛西娅浑身战栗。原来咖啡馆相遇不是偶然,而是这个女人的挑衅,原来是她在制造圈套,而色迷心窍的丈夫竟然对她言听计从。辛西娅发誓要保卫自己的婚姻,将安妮从丈夫身边赶走!
独辟蹊径,奋起维权
辛西娅询问儿子,既然安妮可以动用法律抢她的丈夫,她是不是也可以找到法律依据,保护自己的婚姻并惩罚她。比尔无奈摇头,“北卡罗来纳州法律里虽有通奸罪,但主要是惩罚婚内出轨的一方,目前还没有直接惩罚第三者的法律条款。您最多只能起诉爸爸跟人通奸,在离婚时要求经济补偿,但这需要直接证据,而您收集的安妮的头发,以及在爸爸脖子上看到的牙印,都不能成为他们偷情的直接证据。”
于是辛西娅让比尔去跟踪艾伦,看能否拍到他们幽会的照片。可是过了一段时间,比尔泄气地告诉辛西娅,因为都精通法律的缘故,在偷情这件事上,艾伦和安妮做得滴水不漏。他们的约会地点常常是安妮的家,而私宅神圣不可侵犯,任何人都不能闯进她的家里去拍照取证。
  2006年1月,艾伦搬出家门正式跟辛西娅分居。2007年5月,在法定的18个月分居期满后,艾伦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他和安妮要达到目的了。
在法庭送达的财产分割书中,辛西娅惊讶地看到艾伦将财产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作为家庭财产划归儿女,一部分作为夫妻财产平分。这不仅将辛西娅参与平分的财产数目变小了,还一下子将两个儿女拉拢了过去。尤其是儿子比尔,看到艾伦把一部分房产和律师事务所的股份划归了自己,对母亲的态度由过去的明朗变得暧昧。
“妈妈,安妮和艾伦可能产生了真正的感情,况且安妮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等到艾伦老了,那些钱还不是我跟姐姐的,看在我们的份上,你就在离婚文书上签字算了。”
辛西娅伤心到极点,安妮,这个始终躲在幕后操纵她丈夫的女人,因为社会地位比她高,懂的比她多,现在又轻而易举抢走她的孩子们。
凭直觉,辛西娅认为艾伦划分财产的方式不公平,应该所有的财产都作为夫妻财产平分,再由她决定给儿女多少。而财产纠纷是让法官推迟作离婚判决的最好理由,于是辛西娅向法庭递交申请,法官果然允许她对财产重新进行清查。
想到安妮不过是凭懂得比她多而欺负她,辛西娅一边物色律师,一边自己翻看法律书籍,以便更好地反击安妮。
一次,她翻到一本案例集,里面提到1963年吉森市的一个男子,引用1883年通过的一个通奸法案,控告与她妻子偷情的第三者,获得巨额赔偿。
辛西娅发现该男子跟自己的处境很相似,也是找不到直接证据才搬出这项古老法律的。因为该法律规定,原告无须提供通奸的直接证据,只用证明夫妻感情的确被第三者破坏就行。他通过让法官明白只因男子用各种方法刺激妻子,才导致夫妻关系破裂。结果法官判决第三者赔偿他3万美元。
为什么1883年的法案到1963年还起作用,它到现在还有没有效力?辛西娅知道美国是判例法国度,已经生效的判决具有指导同类案子的效力,只要该法案还有用,那么她就找到了惩罚安妮的法律依据了。
那段时间,辛西娅经常看美国有线电视法制节目,她给主持人写信,咨询相关情况。一周后,这个为弱势人群提供法律服务的节目,给她寄来回信,解释了该项法律的由来。
1883年,美国还是男权社会,妻子被视为丈夫的私有财产。在这种背景下,联邦议会通过了这项通奸法案。当时的人们认为,男子跟别人的妻子发生关系,就好比小偷偷马,被偷时主人不知情,马也不知道自己被偷,时间久了甚至还会喜欢小偷。作为马的主人,不必提供马被偷的细节,只用证明马是他的就行。所以妻子跟人偷情后,丈夫不必提供两人通奸的直接证据,只用证明她是自己的妻子就行。而小偷偷了马,除了要赔偿主人丢失期间的损失外,还要加以罚金,所以勾引他人妻子者,除了赔偿精神损失也要处以罚金。
这项法律直到上世纪60年代才相继被一些州宣布废除,只有相对保守的北卡罗莱纳州、夏威夷州、伊利诺斯州、密西西比州、新墨西哥州和犹他州保留了下来。但法官们的判案原则却随着时代发生了变化,考虑到有些通奸双方是出于爱情,所以不能把偷人当做偷马对待,所以法官们大多依据普通法典来处置通奸案,这条法案便渐渐被人遗忘。
但主持人最后说:“没有废除的法律都有法律效力,主要看法官采不采纳!辛西娅,只要你能打动法官和陪审团采用此法案,就有胜诉的可能,由此你不仅要证明,安妮出现前,你跟艾伦的确很相爱,还要证明整个案件中,是安妮在恶意勾引你的丈夫,他们之间没有真正的爱情。”
以罚试爱,老妇大胜
看完回复后,辛西娅喜忧参半。明显地,事情有了希望的曙光;可她又担心自己证实不了,安妮和艾伦没有真正的爱情。连自己的孩子,都认为安妮并不完全是为艾伦的钱,法官和陪审团又如何界定他们没有真爱呢?
辛西娅反复思考,认为要证明偷情者有没有爱情,只有将爱情独立出来进行审视。而最好办法就是将爱情跟金钱分离。如果安妮和艾伦在付出巨大的金钱代价后,还愿意在一起,那么他们就是真爱,否则就是假的。
2007年6月,辛西娅以原告的身份进行新的诉讼,这一次是她主动状告安妮。她在诉状中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安妮出现前,她跟艾伦的确很相爱;此外,她还提供了安妮的头发,以及艾伦出现在安妮家门口的照片,以证明她和艾伦在接受婚姻辅导期间,安妮还在恶意勾引艾伦。
最后辛西娅根据古老通奸法案,提出巨额索赔,她认为安妮抢走其丈夫,让她饱受折磨,要求精神赔偿;安妮让她失去丈夫的赡养,也应作出补偿。此外,她还要求对安妮进行道德处罚,总计申请1000万的赔偿金。
辛西娅最后称:“只有剥夺安妮和艾伦在一起的财富因素,才能检验她对他是否有真爱。此外,她不仅与丈夫通奸,还设置法律圈套,逼迫自己和艾伦快速离婚,表现出要取代她的恶意。所以她还侵犯了她的配偶权,她理应掏巨额的罚金,来换得跟艾伦做配偶的权利。”
辛西娅将诉状递交到法院,没想到,负责立案的法官跟安妮是朋友,他以诉求荒唐为由,拒绝立案。
辛西娅的斗志没有被击垮,她做客法制访谈节目,展示了婚姻遭第三者无情破坏的证据,结果许多被第三者威胁的主妇们,都纷纷支持她向安妮索赔。
在众多的支持者当中,伊利诺亚州的一个少年最惹人注目。他说他的母亲不久前自杀,原因是父亲有了一个比他年轻20多岁的情妇。骄傲的母亲不想与她相斗,又不想忍受屈辱地看着家庭破碎,所以以死相搏。少年说:“如果有法律威胁第三者,不让她一个晚上打上十几个电话骚扰我的母亲,那么她就不会死,我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孤苦伶仃。”
由于辛西娅的节目引起关注,一名叫威尔乔丹的著名律师愿意义务为她打官司。转机终于在2008年出现,这一年,伊利诺亚州首次启用该法案,判决一个勾引美国男子的德国妇女,让其赔偿其妻子8040美元。虽然赔偿数目很小,却认可了:被人遗忘的法律,并不是无效法律这一事实。
同年7月,辛西娅的案子被格林斯伯罗地方法院受理。就在这时,安妮知道形势对自己不利,便辞去盖德福德学院的工作,妄图以此逃避法律处罚。
安妮出走,法庭到庭通知无法送达,案件无法审理。在婚变中变得坚强的辛西娅不想前功尽弃,60岁的她四处打听,几近流落街头,终于在2008年5月在纽约州奥罗拉市威尔斯学院找到已是学务长的安妮,成功送达了法律文书。
一计不成,安妮又生一计。她从北卡罗来纳州调来艾伦跟自己同居,表示他为了爱情不惜抛弃那里的事业,以示他对她是真爱。
安妮的逃脱行为反而惹恼了格林斯伯罗市法院的法官,他们认为她不愿意掏钱来获得跟艾伦一起生活的权利,她并不是诚心诚意地爱艾伦。此外还认为她涉嫌跨州罪。
2010年3月,辛西娅控告安妮一案终于开庭,安妮没有出庭。经过审理,陪审团一致认为安妮离间他人夫妻关系罪成立,判决辛西娅胜诉。
主审法官当庭宣布,安妮赔偿辛西娅900万美元,其中500万美元是损失性赔偿,即补偿辛西娅的精神损失以及因为失去丈夫而损失的收入等。另外400万美元则是惩罚性赔偿,意思是杀一儆百。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因为此案意义不仅在于辛西娅胜诉,更在于宣告第三者插足的法律零成本时代已经过去。  
2010年6月,辛西娅做客美国早间新闻,她说:“这是一个第三者普遍存在的社会,他们的存在,导致婚姻不再神圣,离婚率大增。婚外情是出轨方跟第三者共同的侵权行为,法律不能只追究出轨的人,只有插足的代价变得沉重,第三者对婚姻的威胁才会变小!”
辛西娅的讲话,让其他没有废除通奸法的六个州的“小三”们心惊肉跳。而受到第三者侵犯的人,则快意于找到了保护自我的方法。目前,辛西娅跟丈夫的离婚官司还没有结果,不管怎样,好戏肯定还在后头。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