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惊悚故事 >

波西米亚“花瓣算命”惊魂

2010-11-11 09:21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在捷克共和国的南波西米亚地区,有个小镇叫克鲁姆洛夫,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小镇之一。历史上,这里曾是吉普赛人的聚集地,数百年来,这个神秘的地方流传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传说,但不久之前,这里发生了一系列离奇恐怖的事件,引得人心惶惶,流言四起,这一切都跟吉普赛人的古老秘术“花瓣算命”有关……
神秘的花瓣算命
  艾文是南波西米亚小镇克鲁姆洛夫的一名游船导游,这个高大英俊的年青人最近陷入了热恋,恋人是他的好朋友蜜琦介绍给他的,女孩名叫伊普莎。艾文第一次见到伊普莎时,就爱上她了,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脱俗的女孩!天鹅绒般的黑发,深黄色的明眸,整个人袅袅婷婷的,眉间凝着一丝淡淡的哀愁,这简直就是从少女漫画中走出来的女主角。伊普莎对他也很有好感。于是不久之后,克鲁姆洛夫小镇的酒吧、电影院、湖畔等地都留下他们的身影。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他们已经交往了一周,但对艾文来说,伊普莎的软语莺啼让艾文永远听不够。一次,伊普莎说,要给艾文讲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从前,她有个懂花语占卜的朋友叫丽莎,她喜欢用花瓣算命。一天,丽莎一边在河边等她的恋人,一边用纤细的手扯着花瓣,一片片落下,嘴里念着:你会来,你不会来,你会来,你不会来……当丽莎最后说到“你不会来时”,她手中的花剩下了最后一片花瓣了。丽莎哭了,因为她知道,她等的爱人永远也不会来了。后来,丽莎带着那束残败的花托跳入了河中……
  艾文取笑伊普莎在编故事,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傻的女孩?等人没等到,没必要去死,要是等的人真来了,岂不是白死了?伊普莎没理会艾文的调侃,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古怪:“丽莎要等的那个男孩,在来的路上,遇车祸,真的死了。”伊普莎的话让艾文打了一个冷战,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邪的事情,听起来真恐怖。
  伊普莎很喜欢花,她在市政小街78号开了一家花店。艾文去过那里,花店布置得很特别,四面墙上挂满了奇奇怪怪的饰品,有的装饰品居然是用人骨和骷髅雕刻出来的。艾文对这家花店的感觉很不好,每次进去,总会觉得心里发毛。但是,花店的生意很好,客人们似乎都很满意。
  后来,艾文才知道,伊普莎和她故事中的丽莎一样,喜欢用花来算命。伊普莎说,这种方法可邪了,有人能用它预测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尤其是爱情。占卜时,一定要随意的选花,花种不限,最好是浓密的复瓣花,花瓣越多越准。
  艾文在网上看了许多花瓣占卜的资料,结果让他很惊讶,那上边讲了许多例子,有的不可思议,有的诡秘异常,有的十分恐怖。花瓣占卜的方法在匈牙利、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等地历史悠久,是由吉普赛人传到东欧的,就像东方的《易经》、吉卜赛的塔罗牌一样神秘难解。
  艾文始终不相信这种事,一朵小花怎么可能决定人的命运?但伊普莎却信誓旦旦地告诉他,花瓣占卜绝不简单,一年365天的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生日花,每个人也有自己的生日花和星座,只有用特定花预测特定的爱情时,结果才准。但艾文还是不信,伊普莎有点生气了:“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一算!”“好,那你算一算我的初恋吧!”艾文随口笑道。伊普莎一口答应了,她从花店角落的冰柜里挑了一只大朵的车矢菊,一边摘花瓣一边念念有词。艾文听不清她说什么,只见花瓣落了一地,当花托上剩下最后一片花瓣时,艾文听清了最后一句,“她死了!”伊普莎把结果告诉艾文:“你的初恋情人淹死了!”艾文大吃一惊,脊背冒汗……
  艾文的初恋情人6年前死于一次意外溺水。会不会是他的朋友告诉伊普莎的呢?但艾文立刻否定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甚至连他的父母都不清楚具体细节,艾文的家乡在斯洛伐克,而自己来到捷克才两年,应该没有人清楚这件事。花瓣占卜怎么会这么灵?那些飘落满地的花瓣让艾文有些害怕,那是车矢菊,一种上坟时用的花。
诡异的占卜女孩
  艾文和伊普莎的恋爱很顺利,她是艾文的第四个女朋友,希望也是最后一个。这天是伊普莎的生日,艾文买想一束玫瑰,当然不能去伊普莎的花店,他记得花语说,玫瑰代表爱情恒久。当艾文走进一家花店时,看到角落的一个瓶子插着一束开得十分饱满的玫瑰,旁边写着“预测爱情”。那个穿吉普赛裙装的女老板忙向他推销:“小伙子,预测一下自己的爱情嘛,很灵的!”在女老板的怂恿下,艾文买下了那束价格不菲的玫瑰,花瓣浓密,真的挺适合占卜。
  艾文来到和伊普莎常去的餐厅,伊普莎还没来,他无聊地拿出一支玫瑰,心里没来由的紧张。艾文只好念念有词,稳定情绪:“她爱我,她不爱我,她爱我,她不爱我,她爱我……”暗红的花瓣在艾文的指尖飘落,当他念到最后“她爱我”时,手中正好还剩下最后一片花瓣,艾文心中一阵狂喜,玫瑰预测结果是:伊普莎爱他!
  他表情喜悦,桌上的落花组成了一个奇美的图案。这一刻,艾文有点喜欢花语占卜的游戏了。不久伊普莎就到了,她看起来好美,看了眼桌上零乱的花瓣,笑道:“不知道你是摧花凶手呢,还是占卜大师,你居然也信这个,在算什么?”“在算我们的爱情!”艾文兴奋地回答。“那么结局一定不错吧”伊普莎迷起眼睛笑道。“是啊,玫瑰告诉我,你爱我!”艾文将剩下的玫瑰递给女友,然后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里边装着艾文用一个月的薪水买来的法国香水。
  “谢谢,花很美。对了,你的那个占卜花从哪买的?”“一个吉普赛花店老板介绍的!”艾文得意地说。伊普莎笑得花枝招展:“你受骗了,那是骗人的花,花店里这种占卜花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一般人预测都是先说好的,然后说坏的,所以他们把花瓣剪成偶数。这种花算出来结果都符合算命者的心思,这是花店的伎俩,当然也是善意的谎言。”
  “原来是这样,那我重新算一下!”艾文说着从那束花中抽出一束。“你不要再算了,结果可能会使你伤心!”伊普莎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目光也有点诡异。伊普莎的神态让艾文一惊,没理她,拿起那只花开始算,结果是:”伊普莎不爱我!“他又拿出一朵,结果还是:“伊普莎不爱我”,他把剩下的花都算遍了,所有的结果都是:“伊普莎不爱我。”
  “简直太不可思议!”艾文大叫,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我真的不爱你!今天来,就是跟你说分手的,我们永远也不能在一起,因为我还爱着他!他死了,四年前死于一场车祸,我就是那个故事中的丽莎,跳河后被人救上来了……”伊普莎的脸上都是泪水,艾文被眼前的突变惊呆了。
  艾文和伊普莎分手后,伤心了好久,介绍两人相识的朋友蜜琦也劝他想开点。对方告诉艾文,和那个伊普莎分手没什么可惜的,那个女孩太诡异了,最好离她远点。艾文忙问缘由,蜜琦的语气很神秘。原来,伊普莎是她以前偶然买花时认识的,开始两人关系还不错,蜜琦还把自己的朋友都介绍给她认识。可是,大家都感觉到,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她自称是斯洛伐克人,也有人说,她是来自罗马尼亚的茨冈人。伊普莎很擅长占卜,她曾经为许多人算过爱情,并且结果准得惊人,但结局一律都很惨,她预测的那些情侣,总有一方会遭到意外,大家觉得她像个不吉利的吉普赛女巫。
  蜜琦的话让艾文心底发凉。果然,进一步了解到的情况让艾文真的惊呆了,伊普莎给十多个人占卜爱情,有男有女,结果这些人无一例外,或死或伤。
  艾文好几次站在伊普莎的花店外偷看她,他心底还爱着她,不过更多的是好奇。伊普莎在没有顾客的时候,总是默默地扯花瓣,她的花店是神秘的,但伊普莎本人更神秘,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就好像这个世界上突然凭空多出一个花店和一个卖花占卜的女孩。
残忍的真相
  越是这样,艾文越想弄清伊普莎的底细。他找到了一个波西米亚海关的朋友,托对方查一查伊普莎签证的原属地。不久,朋友打来电话,伊普莎的原名叫瑞耶斯·丽莎,今年27岁,是斯洛伐克的米哈洛夫采城人。艾文一阵惊喜,自己就是斯洛伐克人,米哈洛夫采城距离自己的家乡只有30公里,艾文的舅舅就在米哈洛夫采城警察局工作。艾文马上给舅舅打了一个电话,请他查查这个叫瑞耶斯·丽莎的女孩。
  两天后,舅舅打来电话,语气严肃地告诉他,那个叫瑞耶斯·丽莎的女孩四年前就死了。那是桩有名的案子,全城的警察都记得当时的情景,那个少女的死相极其凄惨,她的尸体被打捞上来时,是赤裸的,尸身被树枝和石头刮得面目全非,舅舅说,那是他当警察以来见过的最恐怖的尸体。
  “她死了?!”艾文的额角渗出虚汗,最后舅舅还说,那个女孩似乎很邪,以前在米哈洛夫采城的吉普赛集聚区开了一个花店,据说凡是到她花店占卜的人,自己或身边的人都遇到了不幸,这件事还引起了当地警方的注意,但碍于她所在的居住区是吉普赛的自治地,当地警方也不好深究。女孩死时没有留下遗书,警方判定她是投水自杀身亡。但令人震惊的是,就在女孩自杀的前一个小时,她的男朋友开车时也遇到了车祸,同车的另一个女孩也死了,丽莎的男朋友死前,手机上正显示着丽莎发来的短信。他应该是在赴丽莎约会的路上。警察查出,那辆汽车的刹车系统遭到了破坏,显然丽莎男朋友的死是有预谋的,这件事一直是桩悬案。
  艾文放下电话时,浑身发抖。如果那个叫瑞耶斯·丽莎的女孩四年前死了,现在这个伊普莎又是谁?他来到伊普莎的花店,“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真的是瑞耶斯·丽莎吗?”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不是丽莎,因为丽莎四年前已经死了,她没被救上来!”艾文的语气咄咄逼人。伊普莎笑得诡异,她的声音让艾文毛骨悚然,花店里的那些骷髅仿佛也露出狰狞的笑脸。
  “我已经放过你了,为什么还来纠缠我”,丽莎的眼里露出凶光。“我只想知道四年前那件事的真相,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花瓣预测会那么准?”丽莎沉吟了片刻:“四年前,我的男友背叛了我,和我约会时,还同时和另一个女人约会,他必须付出代价!我在他车上动了手脚之后,伤心欲绝,准备投河自尽,但当时我没死,漂流到下游被一个渔夫救了。警方捞上来的是另外一具女尸,那女尸面目全非,但跟我身形很像,被我的家人错认了。至于我的花瓣占卜,的确很准,是我的吉普赛老祖母教给我的。我为许多人算过,我的花瓣对真心相爱的人来说,是最美好的祝福;而对那些背叛爱情的人来说,则是最恶毒的诅咒。那些欺骗爱情的人都罪有应得,包括你的那些朋友,当然也包括你!”
  瑞耶斯·丽莎的话让艾文大吃一惊。他看到对方拿出一支惨白的车矢菊,诡异的笑着,然后撕扯花朵上那些细长的花瓣……“还记得你的第一个恋人是怎么死的吗?”对方的话让艾文魂飞魄散,他大叫:“不要……”
  “你会死,你不会死,你会死,你不会死…………你会死!”丽莎的低语仿佛让艾文回到十年前的黄昏,19岁的艾文和他的初恋情人在河里游泳,突然,河水猛涨,女孩瞬间被巨浪卷走,艾文本可以救她,可他怕那些巨浪也卷走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初恋情人在挣扎中消失……
  “你会死!”丽莎捻下最后一片花瓣。艾文疯了一样冲出花店,突然,一辆疾驶的车扑面而来……
  半年后艾文出院了,那场车祸让他的双下肢粉碎性骨折和严重的脑震荡,艾文的记忆永远停留在花店里那个占卜女孩手中的最后一片花瓣上。艾文出事后,瑞耶斯·丽莎就从克鲁姆洛夫小镇消失了。女孩说过,她的花瓣对真心相爱的人来说,是最美好祝福,而对那些背叛爱情的人来说,则是诅咒,朋友们都说她是个幽灵,但艾文更相信瑞耶斯·丽莎是一个手执花朵的复仇天使。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