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惊悚故事 >

小镇惊魂:血魔复活了

2010-11-11 09:23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安静的小镇罗特纳德发生了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凶杀案,种种迹象都让人不禁联想到传说中的吸血鬼。就在人们纷纷揣度事件真相时,几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富家子为了寻找刺激,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他们借助这起案件撒了个弥天大谎,制造出一个大开杀戒的血魔形象,想戏耍和愚弄镇民。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谎言竟然成真了!
吸血奇案
  距离美国科罗拉多州北部城市柯林斯堡东南大约30多英里处有一个风景优美的小镇——罗特纳德镇。小镇迷人的风光和悠闲的气氛吸引了柯林斯堡的富商们。每到夏季,安静的小镇便热闹起来。
  2009年刚入夏,一件离奇的凶杀案打破了小镇的宁静!
  这天,农场主卡特吃过晚餐来到院子里,准备检修一下白天出了故障的车。突然听到羊圈那边传来躁动声,他以为有狼越过篱笆进了羊圈,于是返回屋内拿起一杆猎枪冲了过去。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一个穿着黑衣、正半跪在地上的男人缓缓抬起头来,他整张脸泛着可怕的红光,两个眼睛红得仿佛能滴下血来,嘴上则沾满了羊毛与鲜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绵羊正横躺在他怀里,而绵羊的喉咙已被撕开,汩汩向外涌着鲜血。怪人仿佛对手电的强光很不适应,抬手遮住眼睛,喉咙里发出低吼,他猛地站起身向卡特扑来。精神极度紧张的卡特下意识扣动了猎枪的扳机。随着一声枪响,怪人发出一声惨叫,摇晃了几下倒在地上。惊慌失措的卡特连滚带爬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当地警局的电话。
  警车呼啸而至,警察在怪人身上没有找到任何能够证明其身份的物品。他的年龄大约20多岁,子弹穿透他的胸口,一枪毙命。根据现场判断,绵羊应该是被死者用牙咬破喉咙后吸血致死的。卡特随后被警方带走。
  第二天,这件可怕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小镇,人们不禁联想到传说中的吸血鬼:怕见光,长着锋利的尖牙专门吸食人和动物的血,而被吸过血的人也会成为新的吸血鬼……
  只是,被卡特杀死的真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吗?警方四处调查,镇上的居民却都说没见过那名奇怪的死者!案件一时陷入了迷局……随后,卡特被初步断定为防卫过当而暂时取保候审,回家等待进一步调查结果。
  不过,小镇发生的这起恐怖事件并未影响到安迪、克雷格和狄克这三个外地年轻人的度假热情。他们都来自柯林斯堡的富有家庭,整天凑在一起琢磨吃喝玩乐,追求漂亮姑娘。现在他们正同时追求着镇上最漂亮的女孩杜丽卡。
  杜丽卡是铁匠巴特的女儿,母亲在生她时因难产而死,两年前铁匠也死了,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这个女孩身上散发的野性美深深吸引了安迪等人。面对三个出手阔绰的青年,杜丽卡并不特别青睐谁,也不会随便怠慢哪一个。
  就在这时,轰动整个小镇的“吸血鬼奇案”发生了。安迪灵机一动,说自己想到一个非常刺激好玩的游戏,就是借助刚刚发生的吸血鬼案制造个可怕的吸血恶魔,吓吓镇上那些愚昧的居民。杜丽卡听了大笑,拍手称好,闲得发慌的克雷格和狄克也说这个主意不错。
  “首先,我们要给血魔设定一个背景。”杜丽卡边想边说,“他是不会被真正杀死的,七日之后便会从坟墓中复活,然后大开杀戒,每个被他咬过的人都会成为新的吸血狂魔。”
  “对,我们一起去把那家伙的尸体挖出来,这样别人才会相信他复活的说法。”安迪附和。
  可是如何让人们相信杀戮还将继续呢?“这需要有新的尸体出现。”杜丽卡喃喃地说。
  “交给我吧,森林餐厅的服务生夏普曼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我可以让他扮演尸体后再消失一段时间。”处处想有所表现的安迪立刻接口。
  当天晚上,趁着夜深人静几个人悄悄来到镇郊的墓地,由于案件还没有侦破,而小镇又不具备冷冻尸体的条件,所以只好暂时把那人的尸体掩埋在这里。几人很费了一番力气才把棺材掘出来,安迪又壮着胆子扛起僵硬冰冷的尸体放进汽车后备厢中。之后他们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将现场复原。
  第二天一早,镇上的居民发现,小镇的大街小巷的地面上一夜之间出现了很多用红色粉末写成的字,读上去感觉像是某种谶语:七日之期/血魔从坟墓中爬出/他要用大量的鲜血抚平愤怒/地狱之门已然洞开/黑暗的主人正张开双臂迎接他新的仆人们……
  血魔是什么?人们纷纷揣度,突然有人想到了不久前被卡特打死的“吸血鬼”,顿时,一种不祥的气氛悄悄笼罩在小镇上空。当警长凯恩听说了此事,想要亲眼看看那些字时,却发现这些红色粉末早已随风散尽了。
血色魅影
  身陷“吸血鬼”案的卡特常向邻居抱怨说自己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张血淋淋的脸龇着白森森的牙齿要咬他的喉咙。
  这天他喝了很多酒,黄昏时摇摇晃晃回了家。第二天天还没亮,熟睡中的人们就被一阵凄厉的狗吠声惊醒。
  顺着狗叫声人们来到卡特的院子前。由于平时爱酗酒后打老婆,卡特的妻儿早已弃他而去。
  几个胆大的青年瑟缩地探头往里一看,顿时惊得魂飞魄散:卡特巨硕的身躯横躺在门后早已气绝!
  凯恩接到报案立刻赶了过来,但是尸体状况着实让他吃了一惊:除了血肉模糊的右手腕,卡特身上没有其他伤痕,他是因腕动脉破裂失血过多而死。但现场没有太多的血渍,流出来的血都到哪里去了呢?再查看手腕上的伤口并不像利器划过那般整齐,更像是被某种动物撕咬而留下的,加上卡特嘴边残留的血迹和细碎的皮肉,种种迹象似乎都说明了一个可怕的秘密:卡特是自己咬破腕动脉,又吸干了自己的血!
  卡特离奇的死亡方式引发了巨大的恐慌,人们不由自主联想到几天前神秘出现的谶语。为了打消人们的顾虑,凯恩带人打开无名者的坟墓,结果可想而知。镇民们听说坟墓是空的更加惊恐,于是血魔复活的传言甚嚣尘上。
  最害怕的要数安迪等人了,他们收买服务生夏普曼假扮尸体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真正的杀戮就开始了!
  “安迪,你说实话,卡特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杜丽卡狐疑地问安迪,安迪拼命否认。这时,克雷格突然叫道:“尸体呢?只要无名者的尸体还在就证明他没有复活!”这下提醒了众人,他们连忙跳上车直奔新的藏尸地——安迪家别墅的地下室。为了度假方便,他父亲专门修建了这座别墅。
  然而空空如也的地下室让几个年轻人吓坏了,杜丽卡发出轻轻的啜泣,狄克则铁青着脸喃喃地念叨:“他真的是血魔!他真的复活了!而克雷格苍白着脸说他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第二天,安迪与杜丽卡前来为克雷格送行,可是负责打扫的女佣却说克雷格昨晚一直没有回来。他能去哪里呢?两个人骤然紧张起来,就在这时,安迪的手机响了,接着传来狄克略带哭腔的声音:“克雷格、克雷格,死了……”
  克雷格的尸体是在卡特的农场里被发现的,他的脖子被撕开了一个大洞,身体里的血液流干了!
  面对克雷格的惨状,狄克的精神瞬间就崩溃了,他带着安迪与杜丽卡直奔警局,向凯恩坦白了他们的荒唐游戏。
  凯恩听后极为震惊,本来一开始他怀疑凶手是卡特。首先,小镇上没人见过死者,凯恩推断可能是被卡特绑架后藏在汽车货厢带回农场的;第二,案发时卡特喝了很多酒,他曾有过酗酒后用猎枪恐吓妻儿的行为,说明他喝醉时会失控;至于咬破绵羊喉咙吸血的做法应该是模仿那些吸血鬼电影而故意安排的噱头,很可能是卡特用猎枪威逼死者做的,好让人相信他杀死的是一个吸血鬼,以为这样能逃脱刑事责任。于是凯恩故意放卡特回家,继续监视他。
  然而卡特死了,凯恩的追查一下失去了方向,所有迹象似乎表明小镇真的出现了一个嗜血恶魔。此刻,这几个年轻人又告诉他,流言是他们故意散播的,凶手到底是人是鬼呢?
  此时,被送往柯林斯堡的无名怪人尸体的血样检验有了结果。专家们发现此人患有一种罕见的病症——造红血球性原紫质过多症。
  患有这种病的人由于身体产生过量紫质,会显得面色发红,并终日不能见阳光,只能待在黑暗的角落,否则皮肤就会产生水肿、奇痒难忍。而该病发作时,患者会产生强烈的饥渴幻觉,对普通食物丧失食欲,唯独对动物的新鲜血液感兴趣。因为此病极其罕见,医学界的解释是因人类近亲通婚引起的遗传性疾病。更有科学家认为,这种疾病患者就是传说中吸血鬼的原型。凯恩反复研究着鉴定结果,心中微有所动,他蹙眉凝神在脑海中努力搜索,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跳起身向外跑去……
血色魅影
  狄克从警局出来后就离开了小镇,而安迪为了心爱的女孩还是咬牙留了下来。因为杜丽卡好像受到了极大刺激,整天呆在家里不愿出门。安迪无所事事,感觉快要发疯了。
  这天傍晚时分,安迪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打电话的人显然是想隐瞒身份,刻意尖着嗓子告诉安迪,今晚血魔将会降临在杜丽卡家里。
  “你是谁?”安迪大叫,可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心急如焚的安迪立刻跑到杜丽卡家。
  “你还好吧?”安迪心疼地问,杜丽卡猛地扑到他怀里痛哭起来,安迪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温言安抚着。
  就在这时,屋后突然传来一声异响,安迪连忙示意杜丽卡安静,同时摸出刀子小心翼翼向屋后摸去,杜丽卡跟在他身后。房后的墙根下不知被谁丢了只割开喉咙的小羊,小家伙还未断气,鲜血仍不断向外冒着。安迪只感到杜丽卡的手剧烈一抖,连忙回过头却被杜丽卡的神情吓了一跳。
  只见杜丽卡紧紧盯着羊喉咙里涌出的鲜血,眼中闪动着极度渴望的光芒,扭曲的脸上泛起狰狞的红光。
  “你,你怎么了?”安迪惊叫,杜丽卡猛地甩开他,一下扑到羊身上贪婪地大口喝起血来。安迪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像中了定身法一般呆立在那里。
  “这就是血魔的真相了。”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安迪回头,发现是一脸悲悯的凯恩。“你大概没听说过造红血球性原紫质过多这种遗传病吧。”凯恩说。
  “你是说,她、她……”安迪指着杜丽卡颤声问,“没错,我突然想起了铁匠巴特与自己的妻子正是近亲结婚,而在杜丽卡之前,他们还育有一子,名叫加林,这个孩子长到十几岁时,突然失踪了,铁匠说他掉进了镇东的阿布旺河里,自己没能将他及时救上来,当时也没人对此产生怀疑。联想到那个神秘的‘吸血鬼’,我突然明白了,其实加林没有死,而是突然发病了,因为这种病不能见阳光,也注定无法为小镇居民所容,铁匠夫妻便将他偷偷隐藏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他就是被卡特杀死的‘吸血鬼’。”
  此时,在痛饮了一番鲜血后,杜丽卡已经恢复了正常,她站起身凄楚地望着安迪说:“警长说得没错,我和哥哥身体里都潜伏着吸血鬼的基因,就在卡特死后没几天,我发现自己开始发病了。”“那么卡特与克雷格是怎么回事?难道都是你杀死的?”安迪悲愤地吼道。
  “卡特他是罪有应得。”杜丽卡眼中燃烧着怒火,告诉他们,就在一年前,卡特无意中发现了杜丽卡哥哥的秘密,便以此为要挟占有了杜丽卡,此后不断地骚扰杜丽卡的生活。那天晚上,加林不知怎么偷偷跑了出去,被喝醉了酒的卡特打死。早就对卡特心怀仇恨的杜丽卡下决心要杀死这个害死哥哥又夺去她清白的男人。正在这时,安迪想到了那个“好主意”,于是她将计就计趁卡特喝得烂醉之机咬破他的腕动脉吸干了他的血,又把血抹到卡特嘴上伪造成血魔复活。
  至于被三个年轻人挖出的加林尸体,也被杜丽卡悄悄转移到河边埋葬了。杜丽卡发现自己也像哥哥一样,对鲜血产生了越来越强的渴望,并开始讨厌阳光,于是她尽量减少了白天外出的活动,大部分时间都躲在黑暗的屋子里。
  “对于克雷格,我真的很抱歉,他那天晚上无意中发现我偷饮羊血的秘密……”安迪再也听不下去,大叫一声转身狂奔而去,杜丽卡望着他决绝的背影顿时泪流满面。
  “走吧。”凯恩叹息着为杜丽卡戴上手铐。这时,已坠到地平线上的夕阳拼尽全力向上一跳,在天边留下一抹如血的惆怅后又陡然落下去,随后整个大地陷入一片黑暗……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