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惊悚故事 >

英吉利海峡寻宝魅影

2010-11-18 14:53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神秘莫测的大海上,一艘失踪已久的豪华游艇突然现身。神秘的求救信号,船舱中诡异骇人的死亡现场,让赶来施救的“胜利号”船员疑窦丛生,船上存在着某种未知的邪恶力量。而就在他们想逃离时,却发现为时已晚……
遭遇恐怖“公主号”
  家住英国曼彻斯特的马克·贝科夫沉迷于各种传闻中因沉船而消失在海底的古代宝藏。2007年,他倾其所有,与好友弗兰斯·德瓦尔合伙开了一家海上探宝公司,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寻宝事业。不过,他们的运气很差。一晃两年过去了,探宝公司却连一块旧船板都没能打捞上来。眼见投入的巨资所剩无几,极度灰心的弗兰斯萌生退意。马克也很焦急。就在这时,他接到一个可靠消息:美国著名海上探宝公司、有着“寻宝猎人”之称的奥德赛公司正秘密组织船只前往英吉利海峡,他们发现了300多年前沉没海底的“处女号”的踪迹,并把搜寻范围划定在数百公里的范围内!
  马克立刻兴奋起来,要知道,沉没的“处女号”上可是满载着至少10吨的金币!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呢!在他的劝说利诱下,弗兰斯同意再做最后一博。
  2009年5月,马克与弗兰斯驾驶着他们的寻宝船“胜利号”驶入英吉利海峡。为了不引起对手注意,“胜利号”沿着奥德赛公司划定的搜索范围边缘,开始对海底进行勘探。
  进行到第9天时,海面突然起了风暴,“胜利号”只得停止工作。临近傍晚时分,风雨才渐弱。
  这时,负责通信联系的艾迪突然跑过来向马克报告说,刚刚接收到一条求救信号,信号发出的地点距离“胜利号”大概有3公里。弗兰斯认为“人命关天,不能坐视不管”,原本不想惹麻烦的马克只好命令“胜利号”在夜色中循着信号发出的方向驶去。很快,借着探照灯的光亮,一艘船只的轮廓模糊地出现在前方,但这艘船上没有一星灯火,像个巨大的黑色幽灵随着波浪上下起伏着。
  “怎么回事?”艾迪嘟囔着,“向它发信号,怎么不回答呢?”这时,灯光扫过船身,马克一惊,失声叫道:“公主号!这竟然是公主号!”
  提起“公主号”可谓赫赫有名。10年前,英国矿业大王克雷格·卡丁出巨资定造了这艘私人豪华游艇,一度轰动全国。游艇上不仅配有豪华泳池、电影院、舞厅,甚至还有停机坪,极尽奢华。而卡丁不定期组织的海上豪华派对,由于每次限额不超过20人,也成为上流人士竞相追捧的目标。
  半年前,“公主号”又载着包括卡丁在内的上流人士23人,从英国北部港口威克出发驶入大西洋,从此便杳无音信。尽管当局曾出动了大批搜救人员,却毫无线索。人们猜测,这艘船应该早已沉没在浩瀚的大西洋下了。没想到,时隔半年,“公主号”却出现在了南部的英吉利海峡!这一神奇的发现,让“胜利号”上的所有人都惊奇不已。难道半年过去,船上还有人幸存下来吗?但它现在为何没有一丝动静?
  “我们可以派条小船过去看看嘛。”船上胆子最大的船员史蒂夫提议。于是,一艘汽艇被放入海中,艇上载着三个人:史蒂夫、弗兰斯和船员加里。
  “嘿!船上有人吗?”史蒂夫一踏上甲板就扯开大嗓门叫了起来,可是黑黢黢的船舱里静悄悄的。一层船舱主要是餐厅和休闲区,窗子大都破裂了,到处水渍斑斑,里面的物品也都零乱不堪。“好像真是条空船啊。”加里说。史蒂夫不再说话,顺着弦梯爬上了二层。二层是居住区,逐间看过去,却发现各个豪华卧室的大床上被褥散乱潮湿,也是空无一人。这下,连弗兰斯也变得不安起来。游艇三层是娱乐区,传说中的超大型泳池和装备了顶级音响的歌舞厅都在这里。三人无心欣赏,一踏上顶层,史蒂夫便直奔船头的驾驶室。同样空荡荡的驾驶室里,所有设备都沉睡着,只有通信台的指示灯闪着幽幽的绿光,像一只邪恶的眼睛戏谑地向他们眨动着。
  “信号真是从这里发出的!”胆子再大,史蒂夫也不禁心头一凛。船上空无一人,谁在这里发的信号?“我们四下找找,说不定真有幸存者呢。”史蒂夫硬着头皮说。
  找到最后一个房间,他们发现这是一扇紧闭的白漆金属门。史蒂夫伸手推了推,门从里面反锁上了。他拍了拍门,叫道:“里面有人吗?”依旧一片死寂。这时,加里手中的电筒不经意扫过脚下,他叫道:“看,这里有串钥匙!”说着,俯身拾起那串钥匙交给史蒂夫。
  史蒂夫一把把试开那些钥匙,在试到第5把时,钥匙顺利地插进了锁眼中,用力一拧,大门应声而开!门推开的一刹那,三个人感到一股阴风扑面而来,影影绰绰中,一个个人形闯入眼帘。三人不约而同举起手电照过去——天哪!这间不太宽敞的房间内竟然坐满了人!加里发出一声尖叫,抛下电筒连滚带爬地向外跑去!史蒂夫壮着胆子照了照离自己最近一个人的脸,只见他的脸像涂了蜡一般,嘴角露出奇怪而诡异的微笑,眼睛已经干枯,只剩两个黑窟窿瞪视着他。史蒂夫再也撑不下去,发出一声恐怖的号叫掉头就跑,弗兰斯随后也跌跌撞撞地狂奔而出……
海上魅影杀机
  听罢史蒂夫等人惊魂未定的描述,“胜利号”上顿时炸开了锅,多半人叫嚷着应该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马克此时表现出了超常的冷静,思考片刻,一摆手说:“今夜暂时与公主号保持一定距离,等明早天亮了,我过去看看。”
  这一晚谁都没有睡好觉。第二天清晨,爬出船舱的人们发现咆哮了一天一夜的风暴终于停止了,随着一轮红日跳出海面,昨夜的阴霾似乎消散了不少。马克已经作好探险的准备,他手里拎着那支老式来福枪,看起来斗志昂扬。不过,却无人响应,只有船员高登表示愿意在汽艇上接应马克。就这样,在众人的远眺下,马克孤身爬上了“公主号“。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公主号”上毫无动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突然,一声枪响从“公主号”上传来,接着,马克跌跌撞撞出现在甲板上,他竟翻过栏杆,直接从五六米高处一跃而下,重重摔在汽艇上,随即小艇箭一般向“胜利号”驶回。众人七手八脚将马克拉上船,再要去拽高登时,突然,他纵身跃入波涛汹涌的大海,瞬间不见了踪影。
  马克到底在“公主号”上遭遇了什么?所有人都纳闷不解。可当他们再回头找马克时,却发现他也不见了踪影!经过一番寻找,最后,史蒂夫在船长室的地板上发现了马克。他浑身是血躺在那里,像是死了一般。弗兰斯走过去试了试他的鼻息,稍稍松了口气:“还好,他只是晕过去了。”
  众人小心翼翼将马克抬到床上。这时,马克悠悠醒了过来,不过看起来很虚弱。史蒂夫好奇地问道:“老板,你是不是在公主号上看到了那些古怪的干尸?怎么会吓成这样?”
  “公主号?”马克一脸茫然,似乎根本想不起刚才都经历了什么。大家不禁面面相觑,最后把目光投在二老板弗兰斯身上。弗兰斯思索了一阵,然后命令道:“马上起锚,离开这里。”大家立刻分头行动。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先是发现船上的通信设备出了故障,接着船的动力系统失了灵,“胜利号”无法启航。
  “是不是……鬼船上的东西不让我们离开……”一名船员颤抖地说,他的话更加深了人们的恐惧心理。弗兰斯一面命令机械师尽快排除故障,一面要大家尽量待在船舱里不要随意走动。可是“公主号”上的鬼魅似乎不愿轻易放过他们。两个小时后,到轮机室进行故障处理的机械师还没有消息,弗兰斯派人去催。十几分钟后,那人连滚带爬地跑来报告说,轮机室里除了一滩血渍,并不见机械师的身影。机械师失踪了!整个“胜利号”顿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这时,海面又起了狂风!众人纷纷钻入船舱,现在,除了听天由命,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被一声惊叫吸引到甲板上,却见加里指着前方结结巴巴地说:“看,公、公主号、不、不见了!”
  众人抬眼望去全都一惊,昨天还泊在几百米开外的“公主号”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船上并没有人,是谁开走了它?接下来,他们又发现了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情况:弗兰斯及另外一名船员也不见了,甲板上遗留了一片血渍。
  “快看!船!”突然有人大叫道。大家连忙转头,果然,沉沉的雾霭中一个模糊的船影正向着“胜利号”缓缓驶来。
  “会不会是……公主号?”加里颤颤地说。“闭嘴!”史蒂夫怒吼了一声,加里吓得闭了嘴,可是恐惧却已渗入每个人的骨子里。船越来越近,大家渐渐松了口气,因为船体上赫然印着奥德赛公司的标志。随后,大船上的几个人乘小船爬上了“胜利号”。为首的人自我介绍叫埃德森,接着他迫不急待问道:“公主号怎么不见了?”这话又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怎么?奥德赛人也知道“公主号”?
  史蒂夫将这两天来的恐怖遭遇讲了一遍,埃德森听了,神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他低头思索良久,然后提出要见一见卧床不起的马克。此时的马克仍旧病恹恹躺在船长室不能行动。埃德森开门见山地问道:“不知道贝科夫先生独自到公主号上探险时,有没有看到一封信?”马克眼睛闪烁了几下,有些心虚地说:“我不明白,什么公主号?”
  埃德森叹了口气,自责地说:“这事应当怪我,你一定是受了‘太阳之子’钻石的诱惑才干出那些罪恶行径的。”听到“太阳之子”几个字,马克的脸色立刻变了!这时,埃德森突然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事实上,你们看到的那个求救信号是我发的!不过,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意外揭开真相
  早在几天前,埃德森在奉命为奥德赛公司海上的勘探船只运送补给时意外发现了“公主号”,于是带领几个人上船查看。在搜查到最后一个房间时,骇然看到了那群干尸!幸而当时正值中午时分,海上风平浪静,阳光明媚。他们大着胆子数了数,发现一共有21具尸体,可是埃德森明明记得当时的报道称:随“公主号”失踪的人数是23人,那么还有两个人呢?他们开始逐个角落仔细搜查。最后找到了一封署名为卡丁的信,就此揭开了秘密。
  原来,看似风光无限的大富豪卡丁由于数次投资失败,早已濒临破产边缘。半年前的那次海上派对是他精心设计的。他谎称自己手里有一颗重达84.37克拉的顶级钻石,名为“太阳之子”,并暗中向10名对该钻石感兴趣的富翁发出邀请,要在海上举行一场豪赌,赢家可以得到这枚价值连城的钻石。那些对巨钻感兴趣的富翁们于是携带巨额现金登上了“公主号”。
  当所有人聚在赌桌前时,卡丁下手了。他先是偷偷反锁了房间,然后将高浓度的一氧化二氮(俗称“笑气”),从房间的换气口处灌进去。就这样,房间里的人全都含笑而死。按照卡丁的计划,他接下来会带着作为赌注的巨款乘艇上的直升机逃往国外。可是,当他打开死亡之屋时,却惊骇地发现:房间里只有21具尸体!那些巨额现金也不翼而飞了!
  卡丁经过核查,发现少的那个人正是自己的保镖希里。就在这时,卡丁听到飞机的轰鸣声,他连忙跑到甲板上,却见直升机已经起飞了。气急败坏的卡丁顺手拿起一支AK-47突击步枪向直升机连开数枪,击中了飞机的油箱,直升机在高空爆炸了,希里连同那些钞票都化为乌有。而接下来,沮丧的卡丁发现了个更糟的事:恶毒的希里将船上的所有食物和淡水都丢进了太平洋,并破坏了游艇的动力与通信系统!卡丁感到了末日的来临,他挣扎着写下了一封信,记录下了“公主号”上的真相。至于卡丁本人,有过数十年海上航行经验的埃德森判断,他很可能由于饥饿和脱水出现了幻觉,一头扎进大海中了。
  当时,奥德赛公司正在附近秘密打捞“处女号”,埃德森决定先锁定“公主号”的方位,待向上级汇报后再作决定。可他驾着补给船驶出没多远,发现“胜利号”正在附近作业。看来,“胜利号”是冲着奥德赛公司打捞“处女号”而来的,埃德森立刻着起急来:如果被“胜利号”抢先找到“处女号”,自己公司的损失可就大了。怎么阻止对手呢?
  埃德森灵机一动,想出一个主意。他又带人返回“公主号”,让机械师修复了“公主号”的通信设备,然后发出一条假求救信号,将“胜利号”引过来。同时假借卡丁之名留下一封信,与真实信件唯一不同之处是——“如果有人看到这封信,也许会有幸在这艘船下面的海底打捞到盛钻石的蓝色盒子,祝你们好运。”埃德森在信后加上了这句话。
  埃德森判断:“胜利号”的人如果看到这封信,会暂时放弃对“处女号”的打捞,转而打捞这只范围相对更小、更容易找到的钻石盒子,这样就可以为奥德赛公司赢得时间了。谁知,阴差阳错,却将“魔鬼”引到了这艘船上,导致几人先后殒命。因为在船上停留时间最长的是马克,所以不难推断出事情的真相:独自上船的马克看到了那封信,顿时产生贪念,想独占那枚钻石,于是借着鬼怪之手除掉了合伙人弗兰斯,另外几人的死也都是因为危及到马克的安全,同时也为了使人更加相信鬼魅杀人。
  大家悲愤地瞪着马克,此时,他像只霜打的茄子,萎顿下来。“你是怎么杀死高登的?”加里气愤地问。马克知道大势已去,垂着头说:“我在船上找到一些毒品针剂,趁返回途中将它扎在了高登的腿上……”
  “那么公主号呢?又是谁开走了它?”史蒂夫还有点不明白。马克却闭了嘴不再出声。埃德森望了望浩瀚的海水,幽幽说道:“我想是马克怕船上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干脆将船凿穿了,这对他来说并不难。应该就在那天夜里,公主号永远沉入了海底……”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