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悟生命 >

尼泊尔小镇命运生死书

2010-10-13 10:06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在尼泊尔王国的北部地区,有个小镇叫阿拉比斯。镇上的女神庙里有个活女神,活女神年轻而美貌,每天坐在神龛上接受当地人的祈福与膜拜。然而近来,活女神却并未给小镇带来详和,一系列恐怖离奇的事件,让阿拉比斯镇上的居民人心惶惶,而这一切,皆因一封神秘的“命运生死书”而起……
命运生死书
塔帕是阿拉比斯镇上掌管寺庙事务的四大长老之一,每过十年,他都要跟另外三个长老从族里的刚满十五岁的女孩子中严格挑选出一个美丽的少女来重新接替活女神的神位。
一天塔帕收到一封奇怪的匿名信,信封上用寺庙里涂饰神佛的红漆写着“命运生死书”几个字。信里告诉塔帕,他现在面临着生与死的选择。如果塔帕选择生的话,他必须在三天内将一个自己怨恨的人杀死,否则,他将被默认为选择死亡,他将在三天内死去。
塔帕认为这是一个荒唐的恶作剧,他警告他的朋友们,不要跟他开这种无聊的玩笑。然而三天后的深夜里,一记枪声惊醒了阿拉比斯正在熟睡的居民。
人们快速地赶到塔帕的家里,发现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脑门上的枪口还在冒着子弹的烟气,而凶手却早已从窗口逃得无影无踪。这时,塔帕的朋友们才惊骇地想起,三天前的那一封命运生死书,并非一个恶作剧。
次日凌晨,阿拉比斯的许多居民们便都陆续接到了自己的命运生死书。阿拉比斯变得沸腾起来,居民惊惧不安,愤怒地讨论这张生死书。然而就在当天傍晚,小镇上的居民再次听到了枪声。
枪声从另一个寺庙的长老塔芒家里传来。塔芒躺在椅子上,同样是脑袋中了枪。塔芒的妻子哭泣着向大家说,其实三天前塔芒也收到这张生死书,当时他也认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这时,阿拉比斯镇上的居民的恐惧就更加强烈了。人们不再相信那封信只是个恶作剧,许多人当即便奔回家里,把门窗严锁起来,忧心忡忡地度过每一个时刻。
晚上的时候,阿拉比斯变得冷清起来,完全笼罩在恐怖气氛之中。街道风声呼啸,侧耳细听,屋子里的人仿佛能听见自己的邻居正在擦拭枪支的声音。每个人都在担惊受怕,每个人都在对自己的邻居产生怀疑,而那些收到生死书的人,手握着枪在屋子里痛苦挣扎,考虑着到底要不要冲出去,把自己的怨恨的人杀死……
复仇之子
恐慌无法遏制,像瘟疫一样蔓延,事情发展到极其严重的地步。
马哈扬是阿拉比斯镇上的警官,负责调查这宗恶性事件。马哈扬发现所有命运生死书的出现都跟镇上的寺庙有关,便立即拜访了阿拉比斯镇上管理寺庙事务,另外两位长老,布达索基和古隆,尽管马哈扬费尽口舌极力想从他们口中得知一些有关塔帕和塔芒生前是否得罪过某些人的线索,但布达索基和古隆牙关紧闭,话语含糊,始终不愿透露半点信息。马哈扬无奈地告别。
马哈扬走在阿拉比斯的街道上,发现许多居民都向女神庙的方向走去,女神庙门前的队伍排成了一条长龙。命运生死书的恐惧震颤着居民的神经,大家都在忧心忡忡地向活女神祈求平安。马哈扬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查出始作俑者,否则阿拉比斯镇将会陷入可怕的灾难之中。马哈扬跟随着人流走进女神庙,看见美丽的活女神高坐在厅堂之上,神情木讷地接受居民的祈福。只有十八岁的活女神,美丽的容颜让马哈扬倾慕。他不由叹了一口气,这么美丽的女人,却要在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位置上耗费掉她这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十年。
马哈扬像其他虔诚的信徒一样,跪倒在活女神面前,向她祷告。这时,马哈扬突然发现寺庙一旁的角落里,有一双可疑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马哈扬刚抬起头,身影便立即隐入了人群。马哈扬立即紧追,随后见那可疑的身影逃进到一条小巷里,这是一条狭长的深巷。马哈扬刚追进巷子里,一个黑影便突然向他扑了过来,一根棍子重重砸在马哈扬的脑袋上。他差点晕了过去,倒在地上,抬头看那黑影,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那是一个脸上没有五官的人,整个脸惨白如纸,犹如鬼魂一般阴森森地站在他的面前。
马哈扬不由惊问:“你是谁?”鬼魂喉咙发出几声嘶嘶的声音,说:“我是复仇之子,你不要来破坏我的好事。”说完便再次向马哈扬扑了过来,双手用力勒紧了马哈扬的脖子。马哈扬正感到绝望,巷子口传来几声脚步声,鬼魂突然被惊动,立即逃进了深巷里。突然出现的两个人见马哈扬躺在地上,一脸的惊疑,急忙扶起马哈扬说:“古隆长老叫我们来找你。”
真相之谜
古隆长老坐在一间暗室里,听了马哈扬的遭遇,脸上不由露出悲痛的神色。他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罪恶依然来临了!”古隆拿出一封命运生死书,指着信内的字迹告诉马哈扬说:“这个字迹我认识,写下它的人叫哈达吉。哈达吉曾经是我们寺庙里的管理人员,十年前,他和前任的活女神香蒂双双违反了圣规,两人相爱了。我们制止了这件事,并对他们进行了惩罚,却没想到香蒂不久便上吊死了,而哈达吉也突然在镇上消失,他的房里只留下一张信条,写着:记住这一切的仇恨与悲痛,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复仇之子回来,到时血将染红你们的虚伪面具!
“事后,我们为对两个年轻人进行惩罚感到内疚,但后果已经酿成,我们也只能祈求神灵饶恕我们的罪恶,希望时间能慢慢淡化掉这件事。塔帕和塔芒死后,我把信封上的字迹跟以前哈达吉书写的字迹仔细对照,才知道是哈达吉回来复仇了。布达索基一直对这件事讳莫如深,所以之前我们向你隐瞒了这事,可我想,现在镇上人心惶惶,该是尽快终止这件事的时候了。”
古隆说完,深叹了一口气,神情里似乎有一丝解脱的轻松。马哈扬听古隆讲述完,想起刚才复仇之子如鬼魂一般的脸和那命悬一线的时刻,心悸之余也产生了疑惑,如果刚才袭击他的人真的是哈达吉,那他那没有五官的脸,又是怎么回事呢?丑恶和恐惧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哈达吉似乎对阿拉比斯镇上寺庙怀有无比强烈的怨恨,所以利用命运生死书,企图让寺庙里的人员自相残杀,一旦恐慌恶性循环下去,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马哈扬想到这里,立即要求古隆聚集所有收到命运生死书的寺庙人员,将大家聚集在一个寺庙的大堂里,日夜看守,避免再次出现自相残杀的事件。
自从命运生死书出现后,阿拉比斯总共死去了五个人。经过调查,马哈扬发现除了长老塔帕和塔芒有可能是被凶手亲手杀死之外,其余三个人皆是被怨恨他们的人杀死。这是一个阴险毒辣的阴谋,抓住人们心理的弱点而让其充当自己的刽子手。马哈扬想起哈达吉那没有五官的脸,心里便一阵愤怒。在将所有收到命运生死书的寺庙人员聚集起来后的第三天,事情似乎得到了控制。所有收到生死书的人同处在寺庙的大堂里,受到了严密的监视,凶手哈达吉似乎无从下手。许多收到生死书期限已过的人,发现自己还没死去,于是大家心里恐慌的情绪也渐渐平稳了下来。与此同时,马哈扬派出警员在阿拉比斯镇上暗中搜索,然而却一无所获。
深夜罪孽
阿拉比斯镇的深夜如同往常一样冷清,长老布达索基像往常一样开着一盏小灯坐在他的办公桌上,神情专注地整理着文件,这时,一把手枪无声无息地抵在他的后脑上。布达索基放下手中的文件,平静地说:“你终于来了。”身后的声音传来:“是的,我来拿你的命了。”
布达索基转过身来,昏暗的灯光下看清了面前一张苍白没有面目的脸,惊愕问道:“你是哈达吉?你的脸怎么了?”
哈达吉把脸慢慢靠近灯光,随后头部突然一晃,脸上竟神奇般恢复出五官来。哈达吉向布达索基冷笑一声说:“这是十年来我在中国四川学到的变脸,我就是靠着它躲避你们的搜捕的。哼哼,布达索基,十年来我忍受着仇恨与悲痛,终于等到了今天,回来拿你们的命了。”
面对哈达吉狰狞的嘴脸,布达索基却勃然大怒起来:“你这个杀人凶手,香蒂是被你害死的,是你玷污了我们的活女神,玷污了我们的信仰,是你害了她。”
“你胡说!”哈达吉将枪口紧紧地抵在布达索基头上,脸色在灯光下涨得通红,“你们这些自以为德高望重的死老头,我和香蒂彼此相爱,就因为她是活女神,你们就残忍地拆散我们,是你们逼得香蒂自杀的,你们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杀人凶手!”哈达吉说着,就要扣动手枪的扳机。
布达索基这时却忽然笑了起来,“哈达吉,你以为你的阴谋能得逞吗?我们为了引诱你出来,已经等了你两天了,看看你的身后吧。”哈达吉愕然转过头去,便看到马哈扬和古隆站在身后正拿着枪对准着他。哈达吉怔了一下,随即对着三人轻声笑了几声,便突然右手一把迅速搂住了布达索基的脖子,把他挡在自己身前。他把枪顶在布达索基的脑门上,对着他的耳朵说:“我逃不了,我也要拉你来陪葬。”哈达吉紧紧把枪顶着布达索基的头,大喊着说:“该是你们放下你们的枪!”
马哈扬把枪对准了哈达吉:“你知道我是警察,我不会放下我的枪的。”“哦!那试试……”哈达吉话还没说完,连续三声枪声便响了起来。古隆惊愕地看着面前的场景。布达索基中了哈达吉的枪,而哈达吉躺在地上因为中枪身体也在抽搐。古隆把脸转向马哈扬大吼:“你为什么开枪?布达索基在他手上。”马哈扬径直走到哈达吉的身体旁,捡起了他手上的枪,说:“我一向不跟罪犯作交易的。”他说完突然把手一扬,拿着哈达吉的枪便往古隆身上开了两枪。马哈扬把脸靠近他面前,说:“其实,现在的活女神达露尔一直都在与我相爱,我怨恨你们四个长老很久了,我也恨不得你们都通通死去。”马哈扬说完,用手慢慢帮古隆死不瞑目的眼睛闭上。
意外收获
次日早晨,马哈扬便向上级完整报告了他关于阿拉比斯镇这一系列命运生死书杀人案件的调查结果。他解释道:阿拉比斯镇自古传承下来的严格活女神制度,已极不符合时代的发展以及阿拉比斯镇青年们对自由的精神向往,从而导致了十年前前任活女神香蒂自杀身亡的悲剧,也因此引发十年后香蒂的恋人哈达吉化身为复仇之子归来,导演了这出悲惨的命运生死书连环杀人事件。马哈扬因此向上级建议,必须尽快对阿拉比斯镇的活女神制度进行改革。而马哈扬在报告中,也自然瞒报了是自己开枪杀死古隆的真相,而把罪名通通归结到已经死亡的哈达吉身上。
上级在听完马哈扬的报告后,立即接受了马哈扬关于对阿拉比斯镇活女神制度进行改革的建议,并且提出了改革的提案:在保证活女神拥有充分的人身自由的基础下,将原来活女神十年一届的任期改为三年一届。这项改革提案最后交由阿拉比斯镇的全体居民投票决定,结果以多数赞成票的投票结果通过了改革。阿拉比斯镇的青年们欣喜若狂,因为从此以后,他们美丽的活女神不再那么神秘莫测,不可靠近了。
三个月后,阿拉比斯镇挑选出了新一任的活女神,旧女神达露尔提前卸任了。在脱下重重的仿如桎梏的活女神神服后,达露尔欢欣无比的倒在她的恋人马哈扬的怀里,泪流满面激动地说:“亲爱的马哈扬,我真不敢相信,这一天会这么快的来临。”
马哈扬也喜极而泣,紧紧地抱住她,在她头上不住的亲吻,激动地说:“亲爱的,我也不敢相信,这一切,真是多亏了突然出现的命运生死书寄送者,复仇之子哈达吉……”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