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悟生命 >

植物人拒绝安乐死,频发脑电波改写死亡标准

2010-11-11 09:18 未知 点击:我要评论(8条) 收藏 挑错 推荐
  

  5年前,英国男子查理因车祸深度昏迷,成为“永久性植物人”,这一诊断引起了查理家族的财产纷争。就在他的家属争论是否应该拔掉他的呼吸器,停止他的生命时,医生却发现查理能通过脑电波与外界进行“对话”!不仅如此,查理还通过这种方法,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决定自己生死的植物人!近日,路透社及英国媒体报道了这一生命奇迹。
植物人深度昏迷引发财产纷争
  38岁的南希是一位温柔、娴雅的女人。她在英国伦敦一所大学当芭蕾舞教师。2003年,她认识了英国投资界大亨查理。查理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他身材魁梧,风流倜傥。
  查理曾有过一段婚姻,他的前妻劳拉是地产大亨的女儿。劳拉长得艳丽非凡,可脾气骄横放任,查理终于忍无可忍,于2002年和劳拉离婚了,这虽然让他的经济受到巨大的损失,可查理认为失去的财富可以重新赚到,查理对这个决定一点也不后悔,他相信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
  直到他在酒会上遇见了南希。2004年6月,查理与南希举行了豪华的婚礼。但查理却没有得到儿女们的祝福。因为在前妻劳拉的唆使下,他们对南希产生了敌意。单纯的南希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复杂的家庭关系,她经常被查理的儿女捉弄,搞得狼狈不堪。7月的一天,他们把南希骗到游泳池,然后拿走她的衣服,再让佣人往泳池里泼颜料……
  当查理回来时,南希一改往日的温柔,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了。查理被南希的模样气坏了:“你不能承受这些那就和我离婚,你就是想气死我!”说完,查理独自开车,飞驰而去。
  不幸的悲剧由此发生了。凌晨4点,警察局打来电话:“查理出了车祸!”南希和孩子们匆匆赶到剑桥大学医院。脑科专家欧文教授告诉她,查理的头部受到了剧烈的撞击,很有可能昏迷不醒。查理的女儿指着南希说:“是你害死他的!”南希无力辩驳。
  一时间,查理家族蒙上了阴云。前妻劳拉来家里大吵大闹,查理的大儿子把公司搅得乌烟瘴气。南希不愿意再回到气氛紧张的家,她夜以继日地守护在查理的身边。南希很痛苦,因为她觉得是和查理吵架才导致这一悲剧的发生,她想对查理说声对不起。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查理没有醒来的迹象。
  2004年8月20,主治医生欧文教授宣布查理为“永久性植物人”,已经脑死亡。这一诊断导致了查理家族一片混乱,劳拉首当其冲,她要求医院立刻拔掉查理的呼吸器,因为只要查理一死,孩子们就能分到遗产。她对南希说:“查理是你害死的!他的遗产都是孩子们的,你休想得到一分钱!”
  但南希是查理的合法妻子,必须有她的亲笔签字,院方才能拔掉查理的呼吸器。可是,南希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做!
脑电波成为植物人沟通的灵媒
  然而,劳拉觉得南希拒绝签字是为了霸占查理的财产。为此,她采用卑鄙手段,唆使查理的大儿子不断要挟南希。但无论她耍什么花招,南希始终拒绝拔掉查理的呼吸器。
  南希整日守护在查理身边。清晨,她会把带有露珠的鲜花放在查理病床旁那个闪耀着星星般光泽的花瓶里;傍晚,她会给查理讲新闻,播放音乐,念他最喜爱的小说;但更多的时候,南希只是静静地陪伴着查理,陷入痛苦的懊悔中。
  2009年8月底的一个夜晚,南希握着查理的手,望着他身旁脑电波仪器上平直的横线说:“查理,也许我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向你认错了!”说这番话时,南希看到脑电波仪上绿色的线条向上抖动了一下,冒出一个突起的波纹,又立刻稍纵即逝。南希立即把这一情况报告给欧文教授。经检测,查理并无异样,可南希觉得那个抖动的脑电波也许预示着什么。
  从那天起,细心的南希开始有意识地对查理的脑电波进行观察。但一连几天,脑电波都纹丝不动。南希怀疑上一次是自己看走了眼。不料,2009年9月10日晚上,查理的脑电波又抖动了一下。南希立刻给欧文教授打电话,第二天,欧文教授请来了技术人员对脑电波仪进行了检查。他对南希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要知道,查理处在深度昏迷中,你看到的波纹,也许是因为脑电波仪器有点接触不良造成的。”然而,南希却觉得这微弱的跳动,也许是查理的一线生机。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南希开始对查理进行24小时的观察。她还是像平常一样和查理说话,但一直注意着脑电波仪的变化。9月21日晚上10点,查理的脑电波跳动了一下;9月28日深夜11点,脑电波又跳动了一下!看到南希的详细记录,欧文教授决定和南希一起对查理进行监控。他发现,每当南希情绪激动时,查理的脑电波就会发出微弱的讯号。
  欧文教授对这一发现感到十分诧异。当时,他正在研完“植物人对外界的应激反应”,他决定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功能成像仪”对查理的大脑进行扫描。这项新技术能确定人脑在执行某项任务或受到某种刺激时,大脑的哪些区域被激活。在这场特殊的检测中,欧文使用了一种开创性的方法:他首先假设“植物人”查理仍有意识,能听到他们的讲话,于是他们在实验中问了查理6个问题,并要求他在大脑中用“是”或“否”进行回答。由于“是”或“否”两种答案产生的大脑信号十分相似,很难区别。所以,欧文对查理说,如果答案为“是”,那么他就想象自己正站在网球场上和教练打网球的场景;如果答案是“否”,那他就想象自己在家里走来走去的场景。
  原来,欧文教授在之前对植物人进行外界应激反应时发现,人的大脑在想象这两种场景时,脑部活动的信号很容易区别。接着,欧文开始向查理发问:“你的父亲名叫约翰吗?”
  20秒钟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通过脑电波,查理的大脑里发出了微弱的信号:“不是。”欧文紧接着又问:“你的父亲名叫亚历山大吗?”又过了15秒,欧文对他的大脑进行扫描,查理传达了他的答案:“是。”欧文教授接着又问了他6个类似的问题。当查理思考不同问题时,核磁成像中的亮点会出现在他不同的大脑区域。在场的医学专家看到扫描结果全都震惊极了!6道题,查理一共答对了5道!通过检验发现,查理没有回答第6个问题是因为他睡着了。这种表面上看起来没有意识的植物人,实际上大脑尚可做出反应的现象震惊了英国医学界!欧文在报告中写道:“我们非常确信,查理拥有完整的意识,他能理解我们的指示,并能做出自己的判断。”
  更让人欣喜的是,欧文教授发现查理虽然脑部受到严重损伤,但一些残存的神经却仍在继续生长。
  当南希知道这一消息时,她激动地抓住欧文教授的手说:“这真不可思议,那么我也能和查理说话吗?”欧文教授非常肯定地点头。像之前那样,欧文教授告诉查理用想象的画面来回答“是”或“否”。南希用颤抖的声音问查理:“查理,你还记得南希吗?”查理回答:“是。”南希简直万分激动,她忍不住说:“我爱你,查理!”没想到,查理回答:“是。”那一刻,南希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希望的力量!她急切地问欧文教授:“查理还没有死,他没有脑死亡,是吗?”
  根据国际医学界的定义,植物人是指病人的大脑皮层功能严重受损,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但皮质下中枢可维持自主呼吸和心跳,仿佛一种“植物状态”。
  研究证明,查理依然有意识活动!而且,这是查理昏迷5年来,第一次与外界交流思想,也是世界首例“永久性植物人”通过脑电波与医生进行“对话”,国际医学界为之震惊!
  这一重大突破同时也引起一场激烈的医学伦理争论,即如何界定结束植物人生命的标准。欧文教授认为,应该对脑死亡的概念重新界定,并宣布查理并没有真正“脑死亡”!
为丈夫争取“活着”的权利
  然而,对于这一结果,劳拉认为这是把查理的死亡当成儿戏。10月20日,她找到南希说:“你这么做会让查理死不瞑目。”南希激烈地辩驳道:“查理没有死,他还坚强地活着!”
  随后,劳拉又找到了欧文教授说:“你的科学研究需要多少钱?我可以为你支付全部金额,只要你收回对查理新的诊断结论,宣布你的发现纯属巧合。”欧文教授断然拒绝了劳拉。劳拉见无法拉拢他,决定先下手为强!2009年11月6日,劳拉正式向法庭起诉。她拿出证据,确认查理之前的诊断为“脑死亡”,因此可以拔掉他的呼吸器。南希也在法庭上拿出了欧文教授最新的诊断结论,证明查理并没有真正“脑死亡”。
  可由于欧文教授对查理的诊断是科学新发现,在法律上还没有认可,与“脑死亡”相关的法律也没来得及立法,因此法官只得依据传统的“脑死亡”的定义来进行判决。由于南希提供的数据只显示了个案,证据不充分,因此法庭一审判决维持查理是“脑死亡”,南希败诉。面对这一裁决,南希很不服气。为了帮助南希打赢这场官司,又因为查理是世界首例“永久性植物人”用脑电波与医生进行的“对话”,更为了进一步证实这项科学新发现,欧文教授将这一重大研究成果发表在了最新一期的《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在接下来的研究中,欧文教授对23名植物人的脑部进行扫描,结果显示他们全都能像常人那样交替进入睡眠和“清醒”状态。
  其中有4人被扫描出脑部对外界刺激产生反应:可以想象运动场景,比如在网球场奋力击球;从一个房间走入另一个房间。当他们思考不同问题时,核磁成像中的亮点会出现在大脑不同区域。实验证明,有20%的“植物人”可通过他们发明的方法和身边的人“交谈”。 凭借这一有力证据,南希又进行第二次上诉。不料,法庭再次驳回。
  南希的败诉让医学界一片哗然,因为欧文教授的重大发现是界定“脑死亡”定义的重大突破,“植物人”命运也因此有望彻底改变。可脑死亡的立法程序却无法赶上科技发展的速度,欧文的新发现还是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
  南希败诉的消息已经通过媒体传播到了世界各地,为了保护科学新成果,更为了维护“植物人”查理生命的尊严,2009年12月8日,欧文教授接到了全世界来自不同国家的12名专家的联名声援。美国纽约威尔学院神经学家尼科拉斯发来传真,他将欧文的方法用于他所观测的植物人,发现在10名患者中,有2名能与外界“交流”,他鼓励欧文医生说,这是一项“改变一切”的医学突破,是脑死亡的界定的大转折;加拿大蒙特利尔妇女医院的帕里教授也发来邮件及其附件,证实欧文教授的研究在她那里得到了准确的印证……
  1月10日,南希第三次走上了法庭,她拿出了世界各国16名科学家提供的大量数据及病例,可令人失望的是,法官依旧维持原判,官司陷入僵局。劳拉见支持南希的科学家越来越多,她开始对查理进行生前财产评估。查理的大儿子凭借自己身居要职,在公司提前进行了人事大变动。南希看到这混乱的局面,陷入了极度悲愤中。她没想到,查理还没有“死”,他的亲人就要谋财害命。为了保护查理的财产,更为了保护查理珍贵的生命,南希决定抗争到底。
  她仔细研究了三次败诉的原因,希望能找到某种方法证明查理还“活着”。经过分析,南希觉得要证明一个人还“活着”,最有力的方式就是他本人能表达出想“活着”的愿望!
  南希的想法很快得到了欧文教授的认可。2010年1月20日,欧文教授的科学小组和南希一起对查理进行了“对话”。南希对查理说:“你还想在我们结婚10周年时带我环游世界吗?”按照欧文的要求,查理如果要表明“是”,就想象自己在网球场上打网球的情形。10秒钟后,在功能性核磁共振功能成像仪上显示,查理的大脑顶部出现了黄色区域,这表明“是”。南希又问:“你还想我给你生个孩子吗?”查理回答:“是。”看着查理的回应,南希眼里涌出了泪水:“查理,现在你是植物人,医生说也许你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必须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你想一直这样下去吗?”20秒后,查理做出了回答:“是。”南希又问:“那你想停止这一切吗?”10秒钟后,查理回答:“否。”
  那一刻,欧文教授也被感动了!通过这次“交流”,查理充分表明了自己想活着的愿望。2010年1月20日,南希第三次向法庭上诉。这一次,她拿出了最有力的证据表明查理仍然活着。律师当庭播放了南希和查理进行“交流”的视频录像。当人们看到查理通过脑电波表明自己不愿意停止使用呼吸器,而一直想这样活下去时,法庭上一片议论。这一证据足以证明查理想“活着”的愿望:他想活下去,而且他还想有属于他和南希的孩子!甚至他还记得自己给孩子取的名字!
  这时,欧洲生命权利运动的负责人博曼先生出庭对欧文的研究结果表示支持,他在法庭上宣称:“语言是表达生存最直接的方式,法律应该尊重植物人的生存权。”
  最终,法庭作出了判决:对于“植物人”查理目前的状况,由于证据确凿,不能称之为死亡。但是由于“脑死亡”的相关法律还没有重新界定与立法,所以也不能说查理没有死。因此,法庭裁决,查理的生存状态要留待医学和法律进一步发展后,最后再做出决定,目前只能将这一案件搁置。
  对这一宣判,南希感到非常满意。因为既然没有宣布查理脑死亡,那么就不能拔掉查理的呼吸器,劳拉的企图就不能得逞!最终,南希在各界的帮助下打赢了这场官司。欧文教授的科学新发现被报道后也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医学界称:“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试验,最重要的是,它第一次提供了一种方法,可以使病人向外界传达他们的想法。通过这项技术,植物人终于可以主动选择他们的命运。”专家们还呼吁,应该对所有处于“昏迷状态”的病人进行重新诊断。
  如今,南希守候在查理的身边。通过脑电波,她每天都能和查理交流。南希相信,终究有一天,查理一定会醒过来!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集团简介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鄂)字006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鄂ICP证 B2-20050116
广电总局视听节目许可证:170940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0]034